Created 25 articlesIn total 47980 words

众生皆苦

monstermonkey

想停下来写写东西有些时日了,但又舍不得夜晚这仅有的寥寥几小时,也觉得自己并没有很清楚自己想写些什么。但我,常常是,越是乱,越是想不通,越觉得不写不行。回国已经数月,进入众人口中残酷的职场也已经两个月了,实话说,一切都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可能我在此之前已经想得很通了,也在此间的t...

贫贱夫妻百事哀

monstermonkey

距离上次《秋招emo》那篇已经过去挺久了。秋招emo最后只是一场误会,过程虽然有些波折,最后offer也拿到了。在这中间几个月里,实话说,解放那一刻是开心的,包括之后的几周,去看了梅艳芳那部电影,后来沉迷梅艳芳一发不可收拾,在宿舍连看了几乎几周,那段时间是真的快乐,真的解脱。

秋招emo

monstermonkey

好不容易已经走出了奖学金的emo,今天直接当头又给我来个秋招emo。其实感觉本周已经来到了秋招疲惫期。由于笔试和面试都暂且停歇,所以任务并没有显得特别繁重,但整个人的元气相比于8月份刚开始申请那会已经完全不同了。我昨天下午5点半有个面试,但感觉就是整个人已经提不起精神了,只想苟完整场面试,然后放肆地放松一下。

卷运气

monstermonkey

今天是入冬以来难得8点半就自然醒的一天,我一向对于早起的日子心花怒放,感觉白赚了几个小时,今天却是心情低落的一天。实话说从8月底开始秋招到现在,虽然没有offer,但是也没有什么低落感,可能因为一般投递都有回音,也有在频繁地笔试面试,没有什么空隙低落,哪怕10月初有一天两个我以为...

畏难与逃避

monstermonkey

“和你交流的这一年时间,我发现你有个毛病,你畏难,你没有办法聚焦,你经常挖泥土挖完发现下面是石头你就不继续了,你就换另一片泥土继续挖。这样一直挖泥土是不会有突破的。”导师一针见血。我其实很早就看到自己有这个毛病。我是没有办法很轻易地说出“我是喜欢经常被challenged和chanllenge自己的那种人”。

La Vie Est Ailleurs

monstermonkey

第一次看到这句话就被震撼到了。在未搜查其原意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感。据说这个书名是由兰波的“La vraie vie est absente”改编而来。今晚看完了这本书的中文版《生活在别处》。想看这本书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我大概从6月中开始就沉迷“妙手仁心”的一系列余波。

无处安放的自我

monstermonkey

考完试已经好几日了,好放肆地无任何后顾之忧地追了几日剧,放肆的边际效用已经越来越低,准备叠埋心水继续努力。其实放肆的时候也不见得多么开心, 可能是少左D方向、少左D动力、同埋少左D阻滞,总觉得虚无。终于得闲写翻日记,其实一路都唔算好忙,可能效率不算太高吧,时间总是睁眼闭眼地就过去了。

2020总结

monstermonkey

2020年底那会在准备期末考,立了flag说考完试写总结。结果有时间也去追剧、玩耍了,来到这个时候确实已经没有什么年底感。但还是很难得有这么一个夜晚,有结束了一周实习工作的清闲,无人打扰,无事烦神,不感疲惫,突然觉得要不就把这个空填上吧。每年写年终总结都是一样的调调,一边开着王菲...

那些让我骄傲的拐弯

monstermonkey

好久没有上来写东西了,可能是过去几个月确实过得比较忙碌充实,同时也并没有过多的感慨。某种程度上,我没有在线上日记出现,就是我在线下的生活还算充实、快节奏。最近有些小感想,还是想抒发一下,最近的状态确实也没有很上道。来到清华的几个月,在校内的生活感觉和本科也没有太多区别,而且每日几...

图书馆和人

monstermonkey

来到清华的第三周,终于走进了图书馆。由于疫情期间的规定,图书馆只有一半的座位允许坐人,每天图书馆都处于无位置预约的状态。但来到图书馆却不再见到那些熟悉的人,真的很不习惯。由于DC的学院太小,几乎大半的人都认识彼此,也只有一个main library,所以在图书馆总是能碰见熟人,图书馆几乎是另一个social的地方。

记忆的小碎片

monstermonkey

中午边吃饭边看视频,有一个up主上传了在伦敦火车站弹钢琴的视频。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是欧洲之星火车站的钢琴,那时朋友见到也去弹了一会,围过来了几个人听她弹琴。有一个狗主人驻足,我逗起了她的狗,她一边应和我一边听朋友弹琴。朋友弹完后,有人称赞,我问起她弹的什么曲子,她说就是随便弹的,那会我觉得有个技能真炫酷呀。

留学生艰难回家路

monstermonkey

3月对回国飞机穿防护服、十多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的攻略就已有所耳闻,觉得坐飞机的感染风险更高,我本无回国计划,但由于4月底突然接到双学位的offer,所以不得不也开始计划回国。因为疫情各国都关闭边境,实乃正常之举,但一般国家都会开放让本国公民回国或者派出包机接回本国公民。

极简主义

monstermonkey

回国飞机倒计时一周了,最近在清理家具和个人物品。这一年我和我室友真的基本没有购置什么家具,家具基本都是二手的,总想着多购入一件走的时候又要多处置一件。处置家具在美国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像上门回收的NGO如salvation army预约非常爆满而且还对家具的种类和好坏程度挑三拣四...

周期性热气 长期性hea

monstermonkey

其实也hea了好一段时间了,每日也只是做一点点正事,时间就悄无声息地溜走了。这周末本来是要上一几乎整个周末的国家政治风险分析的网课的,周六起了大早,却发现因为list太满被踹出来了。最近也没吃什么热气东西,可能因为每日喝咖啡吧,又上火了。在DC这一年基本每个月都上火一次,看来DC的水土也是不太行。

议疫情数字的背后

monstermonkey

这一篇完全是基于自己的观察,不是什么科学的研究报告。想写下来是因为感觉时间久了我可能会忘记。美国疫情刚开始飙升的时候,网上一直流传着一个段子说,中国人打上半场,美国人打下半场,海外华人和留学生打全场。那么”幸运“,我就是打全场的那个。国内一月底到二月底,自钟南山院士公开确认病毒人...

agua con gas

monstermonkey

前晚看了一个vlog,博主在用气泡水做饮品,我满脑子飘过agua con gas。南美大陆的饮品总是让人很有记忆点。或许没有另一片大陆像他们一样,问你要喝什么的时候,你说水,他们还要接着问agua con gas o agua sin gas(气泡水还是非气泡水),无论是西班牙语区还是葡萄牙语区的巴西都有着相似的习惯。

monstermonkey

我不是一个容易心态崩的人,我是那种死到临头也不紧张的人,毕竟我觉得焦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13岁那年第一次出国,到埗第一天被homestay的一个韩国留学生带到downtown,然后他就丢下我去见朋友了。没有导航、不懂怎么坐地铁、不知道家的地址、没有电话卡,但是我还是淡定极了,觉得肯定能回到家。

论偏见

monstermonkey

最近我部6s又坏了,昨天新手机到了,又是一番折腾,包括和online support聊了一晚美国买的Apple Care回到中国究竟会不会保修,今天一觉起来发现我的通讯录又不同步了。在捣饬着,耳边突然回响起在Berkeley的时候housemate和我说的话。

放纵的三日

monstermonkey

这周从周二晚开始到昨晚,基本是自我放弃式追剧,追到觉也不睡饭也不吃。熬夜追完地狱天使那个晚上我写了一篇文,然后去睡觉,中午1点多睡醒,3点多吃午饭开始看迷离档案,晚饭也没有吃,继续追婚前昏后和九五至尊。第二天12点多睡醒,继续看九五至尊和天地男儿。

永远前卫的90年代

monstermonkey

放假以来的第一晚熬夜献给了港剧。港剧追起来真的很耗精力,动辄都20几集以上60集也常见,追惯短小的日剧之后常常提不起勇气去追。但今晚刷了几集过于无趣的日剧,导致很不过瘾报复性追剧,一连从10点多追到了4点,还只是看完了B站上面的人物cut。

朱二猫,生日快乐

monstermonkey

写这篇文章全因一时兴起,还有今天重温了一首很喜欢的歌想分享给你。我其实还挺喜欢写长信,感觉可以分享日常觉得矫情不易启齿的那些话。写这篇之前我还去回看了之前给你写过的长信,这封可能不如毕业那封流畅,毕竟那封酝酿了很久,但这封应该比过往生日的读起来舒服,因为我觉得我们每一年都要比过去更了解对方一些。

无需退货的蛋白粉

monstermonkey

4月5号我还很惊慌失措的时候在amazon上买了一大罐蛋白粉。起因是看到微博上有人说,纽约州州长cuomo弟弟得了新冠之后暴瘦,应该是脱水了。脱水后补水已没有作用,而是需要在水中加入蛋白粉,并且预计在之后大量新冠病人恢复期需求量会上升,而且还附了amazon的链接。

平静和挫败

monstermonkey

上午终于结束了所有的期末考。我很努力地复习了每一门,目前尚未有哪一门出现了让我捶胸顿足的失落,可能也因为居家考试都改成了开卷吧。我并没有从letter grade改成pass/fail,因为这个政策宣布的时候我已经度过了这个学期的2/3,我的期中考考得并不差,虽然改pass/fa...

“26种方言唱let it go”

monstermonkey

我不太常在网络日记上写下我尚未得出结论的想法,但我这两天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着,我想把它放一放,也想警醒自己本学期的最后几天希望不要再重蹈覆辙。所以这篇可能逻辑相当混乱。我,停不下,浪费时间。刚开始停课第一周我的时间都浪费在社交媒体,后来是刷微博,再后来是追剧。

我不是一个社交的人

monstermonkey

今天是DC社交距离的第53天。我一直有在微博更新以社交距离为hashtag的隔离记录,每天数着日子,并不是生活有多么的精彩,也并不是有多么难熬,只是纯粹地想要记录,起初的心理也可能是我想看看数到哪一天会是尽头。我想要重新写写字很久了,自从学校停课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