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termonkey

与自己和解

那些让我骄傲的拐弯

好久没有上来写东西了,可能是过去几个月确实过得比较忙碌充实,同时也并没有过多的感慨。某种程度上,我没有在线上日记出现,就是我在线下的生活还算充实、快节奏。最近有些小感想,还是想抒发一下,最近的状态确实也没有很上道。

来到清华的几个月,在校内的生活感觉和本科也没有太多区别,而且每日几乎雷同的生活确实也感觉不到自己是生活中在清华里。但走出校园,内心还是多少有一点点的骄傲感的。每次白天从西门出去,总看到乌央乌央的旅行人群在校门拍照,从校门里穿出来,成为风景的一部分,确实很有身份感。每次深夜寒风里支撑着我能从圆明园站那么远的地方骑回来,可能也是过了那个马路直走,骄傲感的确会油然而生。每次在东南门能在双清路道路尽头一直走,不用拐弯,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同理,在地铁里走下五道口站、清华东路西口站,也有一样的感觉,哪怕对路人而言也就是一大波人下车了,可能都不会有任何感想。

我很小的时候就对这些“转弯”有很深厚的感情。我上的小学属于中等小学,没有太多的感觉。小升初的时候,妈妈有次带我路过家附近最好的中学的时候,看着里面楼梯上下楼的学生说:“要是我们宝宝能考到这里就好啦”。后来我每次经过的时候,看到穿着校服拐进那个学校的初中生都好羡慕,觉得它们不仅有机会上很好的学校,还走过了小升初这焦灼的考验。后来,那年我运气很好,进到了全省顶尖的中学,完全吊打家附近的那所。

我每天穿着校服上学都感觉好骄傲,虽然在路上可能会想着其他事情,但拐进学校那一刻一定是有自豪感的。更有自豪感的是,我一直是重点班的学生,因为在我们那一层,只有一个重点班,而且我们班是唯一一个在右边的班级。所以,每次上楼梯后,右拐才是我一天最骄傲的时刻。因为我很明确地知道我旁边的人会羡慕我,对于穿着校服踏进学校的学生可能并不会有多少人有感,但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都是“内行人”,他们知道那个“拐弯”意味着什么。

高中我也一直在这个中学读下去了,但因为荒郊野岭的,也没有什么“观众”,高中的班级夹在一群普通班中间,也没有了初中右拐的仪式感,我几乎没有因拐弯而有过骄傲感了。大学更不用提了,去了一个我200%不想去就读的学校,每次爸妈的车开过旁边的学校,每次我夜跑看到旁边学校拐出来的学生,都好羡慕。他大概率不知道我是大学城哪个大学跑出来的,他大概率也不知道我羡慕他,但他们学校就是省里最好的,这对我而言就足够骄傲了。后来去了DC,我对我的学校和新身份挺骄傲的,但DC的学校藏匿于各个智库之间,DC本来也是个大人物经常出没的城市,并不会太有自身优越感。除了偶尔路过游客的时候,我拐进学校会有一丢丢的骄傲。

来到清华,我又重新找回了初中的那种“拐弯”骄傲感。我觉得我之所以对这些拐弯有特殊的感情,不是这些拐弯证明了我有多优秀,恰恰相反,某种程度上是我认为自己受到了幸运的加持才来到这个地方,每次骄傲感的成分都更多地来源于庆幸、侥幸 。正因为足够不可思议,才能每次都有感而发。除此之外,是我知道这些学校在外界被神话得很严重,已经远远超过了它应当享有的声誉等级(当然后来证明我的“知道”还是过于浅薄,到了大学开学第一天,有同学直言“自己从未想过有机会和我们中学的人坐在一个桌上吃饭”;还有爸妈对于能进入清华参观的开心,还有爷爷的兴奋)。是因为他们眼中的虚幻,才让我的拐弯有意义有骄傲。那些拐弯时,我的骄傲,某种意义上都是搭建在不真实之上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