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termonkey

与自己和解

议疫情数字的背后

这一篇完全是基于自己的观察,不是什么科学的研究报告。想写下来是因为感觉时间久了我可能会忘记。

美国疫情刚开始飙升的时候,网上一直流传着一个段子说,中国人打上半场,美国人打下半场,海外华人和留学生打全场。那么”幸运“,我就是打全场的那个。

国内一月底到二月底,自钟南山院士公开确认病毒人传人、武汉封城以来,国内的日常生活及舆论环境一直笼罩在阴霾之下。作为第一个爆发国,新冠的未知让人不知所措,很多人一开始依旧如常生活,依旧投身人头攒动的春运踏上回家路。到后来出现了食品及口罩的短缺、病床的紧缺、医护人员连批倒下,谣言满天飞,钟南山院士呼吁春节时间呆在家里,大家开始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开始纷纷戴上口罩或者不再出门。

这段时间,我虽然脱离了国内日常生活的体验,但我几乎在微博上参与了全程的观察,我甚至阅读了最早发布的几篇医学论文。这一个多月,我每天累计刷微博的时间几乎都是5、6个小时,爸妈还专门劝我少刷一点浪费时间,说真的,虽然相隔万里,但这个疫情确实有影响到我的部分正常生活。微博是越刷越绝望的,你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武汉政府多么无能,不止瞒报,还不了解实情(仙桃市口罩产量事件),还开文艺晚会,还戴着N95装模作样地视察医院,但视察的是医院领导而且医院领导及医护人员戴的都是普通医用外科口罩。我知道中国人历史一贯的智慧是,我们反抗地方政府,却对中央政府表达忠诚,以护全性命。我从来不觉得在疫情初期中央政府有多么出色的表现,他们也一定早也知情,因此武汉的情况换做爆发在中国任一城市历史也不会有什么不同。我真的觉得恶心透顶,还不解决问题,每日光忙着将替罪羊顶上微博热搜,例如高福,例如黄冈市一芝麻官员。

二月如同打仗又悲情的一个月。先是2月7日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过世了,过世当晚竟然还出现真假死亡时间风波。紧接着微博充斥了各式各样的求助帖,有第一次用微博的老爷爷只为给孙女求个床位,有阳台敲锅的,有绝望跳楼的,有被困天门荒芜隔离地的,数不胜数,这些都有网友自发做过档案备份。求助帖里大家都自觉地附上了身份证、医院开出的单据、CT等等,很多人都表示得不到床位或者是试剂盒,是看得见的普通人的绝望。医疗资源绝对是非常紧张的,有辟谣医护人员用垃圾袋做防护服的,但辟谣帖的图片里医护人员正是穿着垃圾袋。熟悉的“小汤山”工程又开始了,十天建成“火神山”的神话充斥着头版头条,连我的美国同学都觉得还挺厉害。拖拉机被起了萌萌的名字,直播每日几十万观看。火神山最后是建成了,但在这次疫情中发挥的作用显然不如多建几个方舱医院。

方舱医院的探索成功开启了疫情的转折点,也为后面爆发疫情的国家提供了关键性的经验。中国后期的抗疫是成功的,做到了足够的测试、完善的密切接触者追踪和无处不在的体温计路障。中国的疫情数字虽然超过了非典,虽然初期的应对与病患体验让人恐慌,但从总体数字来看并非是很吓人的。

美国的疫情应对开头是很精彩的。因为美国当时主要也是武汉输入型案例,各大与武汉直航的机场立马做出了应对措施。特朗普政府向国会申请拨款2.5亿应对新冠,当时广为流传的视频是卫生部部长应对国会提问,基本对答如流,最后国会好像是拨款了7亿。我当时想,不愧是有制度优势的国家啊。但后来,说实话,这次美国的疫情应对第一次撼动了我对民主体制的信心。我一直以为权力的制衡可以预防同类悲剧的发生,但事实上悲剧不过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不同国家上演。虽然因为体制和国情的不同,政府不一定该背锅。像在美国,联邦政府只起到资源协调调配的作用,具体政策还是依靠州政府及市政府,而试剂的研发依靠的是私营部门。但美国的抗疫确实基本是“吊儿郎当”型的,地方政府和联邦政府的意见不合又进一步拖慢了反应速度。

美国没有瞒报案例,但是连个像样的疫情数据统计网站都没有,基本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一家撑起全场,但说实话里面的数据是不够用的,很久以后多了纽约时报一家。DC政府的数据更新不仅缓慢还不齐全,所以疫情初期我自己做了个excel表每日更新数据分析走向。特朗普在疫情初期一直强调everything is under control,所以美国人民只有小部分人紧张。由于疫情初期没有足够的重视,疫情很快就蔓延开来了。很多美国人民对这个疾病并没有正确的认知,一直觉得就是个流感,南部地区迄今仍然认为这是个流感。美国没有实行过严格的封禁令,哪怕是对纽约。比起中国人惜命,美国人更担忧病毒对经济的影响,在病例没有完全控制的情况下,美国的大部分城市重新开放了。DC下周一将迎来阶段二的开放,我一直有密切关注DC政府网上的开放标准,前几日还是有数个标准没有达到的,比如密切接触者追踪率要达到90%,这一项能力在前几周直至本周初期根本不存在,周中达到了14%,我完全不明白它怎么就知道自己下周一可以达到90%。我个人觉得,在重新开放的决策里是有水份的,疫情控制并没有完全达标。

美国的疫情数字上升是非常可怕的,以很快的速度就飙升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我也收到国内一些亲戚的问候。事实上,除了疫情初期买不到消毒用品以及出现了一些爆买现象,我的基本生活在疫情期间丝毫不受影响,借助amazon fresh和whole foods delivery我基本足不出户保证食物供给,虽然缺货现象明显比疫情前更频繁了。美国人民该外出跑步的人还是照常运动,该遛狗的遛狗,DC樱花季该赏花的赏花。

数字之所以上升的这么快,我觉得有几个原因。一是病毒变异了,我看到一些研究说,欧洲病毒的毒株已经变得更具有传染性,而美国这边的毒株与欧洲的毒株是同源的。这也可以部分解释欧洲的疫情为什么这么严峻。二是美国民众没有经历过非典,甚至在本土没有经历过大型战争、饥荒等等伤亡惨重考验。亚洲人有非典的集体记忆,一旦此类传染病爆发,大家都知道很快事态就会变得严重,一切都不是开玩笑的。美国人民习惯了自由自在,这对所有人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体验。三是疫情期间美国的虚假信息misinformation真的非常严重。Fake news总统要担起大部分的责任,毕竟吞酒精之类的谣言都是他传播的。中国在疫情一开始就说明了需要戴医用外科或N95口罩才有用,要如何进行消毒。美国只有一句“勤洗手”,现在路上行人的口罩也是百花齐放。有日本同学回国前搭计程车,和司机寒暄说要转机多次害怕在机场感染,司机说没关系你多喝热水就好。

但数字如此吓人,并非代表此处的生活就是如此危险。你无论打开美国哪个城市的疫情数据,你都会发现黑人的感染率是最高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居住环境可能很难保持社交距离,他们可能在疫情期间仍要出门工作。亚裔感染者一般是数量最低的,一来是亚裔数量不多,二来是亚裔普遍更小心。次之的一般是白人。在疫情数字背后书写的是美国当今社会深刻的不平等。财富和地位的不平等直接影响着受新冠病毒传染概率的不平等。我没有查证,但我觉得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巴西可能也是同理。当你看到漫山密密麻麻的贫民窟,你就知道如此大大咧咧地防疫,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感染,那么漫山遍野的贫民都会感染。而那些坐拥大量财富的白人/富人不会成为数字之一,哪怕他们确诊了,他们也能走快捷通道进行检测并获得治疗。

其次,但可能也只适用于美国的是,美国确实有强大的医疗资源做支撑。我起初也是非常担心,看到美国试剂盒数量不够,很多有疑似症状的人无法得到检测。美国的就医手续也非常复杂,有美国同学直言离开了Kaiser Permanente自己就不会看病了。美国也很快建起了方舱医院,纽约的Javits会展中心可能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很多大型城市在学校的操场礼堂以及征用的医院内都建立了方舱。特朗普还派出两辆作秀船只,东西海岸各一艘。实情是,无论是方舱还是医疗船,使用度并不高,美国本身的医院已经足以容纳病患。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和美国让轻症患者回家的治疗方式有关,但美国的大型城市甚至是纽约,都几乎没有出现过医疗资料超负荷的情况。

中美就像在这个疫情里的两个极端。中国人戴N95,出门回家要先洗澡,消毒带出门的所有物品,食物及外卖拿回家要先消毒,不使用中央空调,家里也要定期消毒。如果所在城市出现一个新增就觉得不得了了。美国人随便戴什么口罩,戴个PM2.5防尘的已经觉得可以炫耀一下了,回家洗手,该吃吃该喝喝,现在餐厅路边座位已经人满为患。你去问路人他的城市一日有多少新增,大概率他是不知道也不关心的。国情和文化决定了疫情的反应方式和民众对政府的期待都有所不同,但对普通人来说我觉得将两国的态度中和一下挺好的,不必对新增过于紧张,也不必过于洁癖,但谨慎与科学态度是应该的。疫情数字并不代表生活可不可以正常运转,要看背后的故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