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2227 

不如今日和好

SodaWaitress

比如说,一起去逛超市吧 比如说,请听我可爱到笑出声的新键盘特效。比如说,别生气,我们和好吧。但是没办法,帐没有算清楚:到底谁更应该生气。谁甚至几百年前就应该生气,气到当场气死。昨天看宋飞说,不知道怎么走道的人,才回头,试图找找来路。方向感不好的人,哪记得什么来路,都是大脑临时给大家随便编排,假装刚刚有在运作。

五月综合症

SodaWaitress

我们去隔壁校园散步,我疯疯癫癫讲了气体行星的事。我们去动物园散步,我恍恍惚惚讲了灰色夹竹桃的事。晚上回家看了单身男子。我们在一天一天娇艳丰茂起来的花树下跑步,夹竹桃又一片片落了,木芙蓉一大朵一大朵开起来。下午两点的太阳,教学楼的影子切割路面。

入睡障碍

SodaWaitress

在床上干躺了两个小时,放弃抗争。打开灯,整理房间,房间干燥。我一个人生活了,没有人逼迫我遵循地球旋转的规律来睡觉了。抗争无意义,不如起床。我花了好多年才明白这件事,没有作息规律了,闭上眼睛脑海里出现的恐怖眼睛,睁开眼睛就可以驱散的。按点上床,是一道温柔的束缚,我在里面无声地尖叫,却真实地让我感到安全。

武汉消失

SodaWaitress

我刚到武汉的时候,武汉有很多旧书店。书从地上层层累到天花板,像某种蚂蚁的宫殿。在武汉五年,期间有三年我完全不看书,后来想看书了,这些旧书店的整栋建筑都消失在崭新的上,变成斑马线,变成人行道。武汉我最喜欢的书店是视觉书屋,也是层层叠叠,地上架上都满盈。

我有尾巴的小朋友

SodaWaitress

一) 桌上一盒球,地上蹲着一个有尾巴的小朋友。我把所有的球都扔空,有尾巴的小朋友只知道追逐,从不带回来一个。因为没必要,球嘛,无穷无尽。只要看着人类,人类就会把球全部捡回来。二) 我从武汉到成都,决定先把有尾巴的小朋友放回妈妈家。给小朋友做纸箱城堡,陪小朋友玩球。

找到一份很酷很快乐的工作的技巧:你我出卖什么,才能换得零星自由

SodaWaitress

到底怎样找到彻底快乐的工作?找到把别人当人类看待的人类。可惜这实在是太困难了,这大概已经超越找个快活的工作的命题了。和美好的人类结识,需要宝石心灵去验证宝石心灵,更需要好运气。

人类止痛药:给新女友的残酷情书

SodaWaitress

我第一次找你聊天是干嘛?我不记得了。过去的一年里,我找了太多一点都不认识的人聊天了。我有非常好的朋友桃子、格一,但是失常的痛苦像一颗正在死亡的恒星,点燃能碰到的一切事物。我不想掠夺我的朋友们。她们是非常好的冒险伙伴。我和她们一起回望各自来时的路时,原来我走过的那条小路,她们也踏足...

你将孤单度过一生|18岁生日快乐

SodaWaitress

今天小虚同学生日,我们又全体忘记了。我生日是除夕,小时候常常假装我不在意过不过,到一定的程度甚至鄙视重视仪式感的人。在十八岁以前,没有被用任何方式表达过,你是重要的,你是被人在意的。无论妈妈怎样尽量去给她能给我的爱了,我所感受到的却是,如果我不够强的话,我将什么都没有。

坠入爱情时我们的潜意识在看什么:家务篇

SodaWaitress

对伴侣的家务工具人的物化:择偶时,我们为什么还在对会照顾人的人加分?拆家主妇叫你滚!家务和性魅力之间听起来好像不大有关联,我们平时更熟悉地是听到这样的话语: “你好贤惠可爱!” “他善于照顾人的样子特别让我动心!” 显然,大脑作为第一懒汉和对什么都能发情的性器官,早就偷偷把对方做家务的能力算在了性魅力里。

女同性恋之间要有必要分T/P吗?这条路如何通向愉悦和爱

SodaWaitress

周六下午,我们坐在一起讨论了一个荒谬的问题,女同性恋之间要有必要分T/P吗?什么是女同性恋T/P分类:「T」是tomboy的簡稱,指裝扮、行為、氣質較陽剛的女同志。「婆」最早由來是指「T的老婆」(但近年來婆的主體性已經浮現,不再依附T之下),又取拼音為「P」,泛指氣質較陰柔的女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