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7 articlesIn total 19818 words

在厌女的影视世界里喘口气:2020-2022仍然留在我心上的影视动画

SodaWaitress

解除洗脑!

疫情日记:共同生活与LOCK DOWN

SodaWaitress

醒来收到绿的消息,说,不能再这样打扰你了,和平解封了,先去和平住几天,谢谢你收留。(一)晓园新村 我受不了和绿共同生活。还在晓园南的时候,生活变动,又要面对搬家的困苦,绿特别欢迎我,说,哎呀,来和我和小林一起住。我当时就翻着白眼说,就你家,三个人两只猫,已经熏死人了,哪儿还塞得下我和毛毛虫。

封控日记:被人利用与凄风苦雨

SodaWaitress

四年前我们在成都,平日大家出门吃火锅,来家里玩舞力全开,逛街一起工作,放下了手机面面相觑,几乎无话可说。大家做的留学行业,不少人自身有过留学经历。留学经历可以干嘛呢?入职谈薪资的时候可以比别人多五百块。这是些天南海北刚毕业入职的年轻人,最大的热切就是一起过生日吃火锅。

广州女性观影活动9.17|《我母亲的消失》

SodaWaitress

我们什么时候不使用暴力/反图像?当然是在尝试使用过暴力/图像之后。我们什么时候使用暴力/图像?当然是在尝试过不使用暴力/反图像之后。更重要的是,谁定义暴力/图像,从来不在于公正,在于谁在施力/镜头背后。这个工作坊我们想讨论 为什么 Feminism 一次次失败?

别碰我!我们彻夜讨论幸福/你不需要的东西已经长在了你的身上

SodaWaitress

首先你会闻到死物代谢的味道,三个小时之后,你就会什么也闻不到,但是你的头的上半片都是切片面包。你怎么在笑,你笑起来好恐怖。这就是我母亲的信号。她不懂,所以既不反对也不支持,无所谓。小猫也只是希望你停下来,不要站着跳着折断蜡笔,用纸把蜡笔抹进指纹里。

我到哪里领取我的樱桃小蛋糕?

SodaWaitress

听说这里排队领樱桃小蛋糕。我第一次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视网膜都还没发育好,但是那种甜蜜的氛围,靠皮肤都能感觉到众人的欢乐欣慰:你就是那个即将得到樱桃小蛋糕的人,只需要一点点耐心,排在这条队伍后面,从此一日三餐都吃樱桃小蛋糕。拿着甜蜜的兑奖券,心甘情愿去排队。

利他——我在为你而想的寄生形式

SodaWaitress

什么都没有的人太想要被爱,太想被爱的人什么都没有。

|出柜|出生|我妈比两个我加起来要小一岁了

SodaWaitress

出不了的永远被人当成问题的孤独迷宫,非常消沉敏感脆弱的一年 你一个人呆在成都,不觉得寂寞吗?妈妈问了我好几遍这个问题,然后自问自答说,要是我,肯定受不了,都没有人可以说说话。”我有人说说话。“我说不出这句话。第一次出柜好久好久之后,我才明白妈妈的心情,是被背叛。

昨日餐食和漫画不像今日在同一张桌子上

SodaWaitress

第一次离开家不想妈妈,只想妈妈做的饭。想得发疯。湖中医食堂的米煮出来打进餐盘,像沙子一样。但是以为摆脱了束缚,觉着这就是自由之米,刮得舌苔疼也是得意甜蜜过于猛烈的味道(后来知道大学及附近餐食爱用陈米,学生总吃得胃和十二指肠溃疡)。* 不自由的妈妈饭是什么味道?

伤心

SodaWaitress

清晨将醒时分 心脏或者邻近的器官 胃 肺?开始处理伤心 但现在伤心是被猫尿湿的一大床冬日棉被 无法塞进家用的洗衣机 睡意麻醉师错估了用量 心 胃 肺?被切割的人 手术中苏醒 我在胸口循环画着六芒星 祈祷把伤心传送至宇宙某一处 太空替我焚烧垃圾 但魔法失效了 伤心被理智装载进...

出门

SodaWaitress

菠萝包里加载了 昨晚的叮嘱 新下载的十几本漫画就超载的kindle 冰箱醒来发现的大只蛋糕卷 海边的夜里在加载 没加载出来 许诺了的 海边浴场 贝壳商店 拥有花园小径的民宿 加载了(无良心或恐惧 判断为无用却不可缺少的 黑狗的狂暴 前妻的担忧 你我之间加载了 “我要做...

不如今日和好

SodaWaitress

比如说,一起去逛超市吧 比如说,请听我可爱到笑出声的新键盘特效。比如说,别生气,我们和好吧。但是没办法,帐没有算清楚:到底谁更应该生气。谁甚至几百年前就应该生气,气到当场气死。昨天看宋飞说,不知道怎么走道的人,才回头,试图找找来路。方向感不好的人,哪记得什么来路,都是大脑临时给大家随便编排,假装刚刚有在运作。

五月综合症

SodaWaitress

我们去隔壁校园散步,我疯疯癫癫讲了气体行星的事。我们去动物园散步,我恍恍惚惚讲了灰色夹竹桃的事。晚上回家看了单身男子。我们在一天一天娇艳丰茂起来的花树下跑步,夹竹桃又一片片落了,木芙蓉一大朵一大朵开起来。下午两点的太阳,教学楼的影子切割路面。

入睡障碍

SodaWaitress

在床上干躺了两个小时,放弃抗争。打开灯,整理房间,房间干燥。我一个人生活了,没有人逼迫我遵循地球旋转的规律来睡觉了。抗争无意义,不如起床。我花了好多年才明白这件事,没有作息规律了,闭上眼睛脑海里出现的恐怖眼睛,睁开眼睛就可以驱散的。按点上床,是一道温柔的束缚,我在里面无声地尖叫,却真实地让我感到安全。

武汉消失

SodaWaitress

我刚到武汉的时候,武汉有很多旧书店。书从地上层层累到天花板,像某种蚂蚁的宫殿。在武汉五年,期间有三年我完全不看书,后来想看书了,这些旧书店的整栋建筑都消失在崭新的上,变成斑马线,变成人行道。武汉我最喜欢的书店是视觉书屋,也是层层叠叠,地上架上都满盈。

我有尾巴的小朋友

SodaWaitress

一) 桌上一盒球,地上蹲着一个有尾巴的小朋友。我把所有的球都扔空,有尾巴的小朋友只知道追逐,从不带回来一个。因为没必要,球嘛,无穷无尽。只要看着人类,人类就会把球全部捡回来。二) 我从武汉到成都,决定先把有尾巴的小朋友放回妈妈家。给小朋友做纸箱城堡,陪小朋友玩球。

找到一份很酷很快乐的工作的技巧:你我出卖什么,才能换得零星自由

SodaWaitress

到底怎样找到彻底快乐的工作?找到把别人当人类看待的人类。可惜这实在是太困难了,这大概已经超越找个快活的工作的命题了。和美好的人类结识,需要宝石心灵去验证宝石心灵,更需要好运气。

人类止痛药:给新女友的残酷情书

SodaWaitress

我第一次找你聊天是干嘛?我不记得了。过去的一年里,我找了太多一点都不认识的人聊天了。我有非常好的朋友桃子、格一,但是失常的痛苦像一颗正在死亡的恒星,点燃能碰到的一切事物。我不想掠夺我的朋友们。她们是非常好的冒险伙伴。我和她们一起回望各自来时的路时,原来我走过的那条小路,她们也踏足...

你将孤单度过一生|18岁生日快乐

SodaWaitress

今天小虚同学生日,我们又全体忘记了。我生日是除夕,小时候常常假装我不在意过不过,到一定的程度甚至鄙视重视仪式感的人。在十八岁以前,没有被用任何方式表达过,你是重要的,你是被人在意的。无论妈妈怎样尽量去给她能给我的爱了,我所感受到的却是,如果我不够强的话,我将什么都没有。

坠入爱情时我们的潜意识在看什么:家务篇

SodaWaitress

对伴侣的家务工具人的物化:择偶时,我们为什么还在对会照顾人的人加分?拆家主妇叫你滚!家务和性魅力之间听起来好像不大有关联,我们平时更熟悉地是听到这样的话语: “你好贤惠可爱!” “他善于照顾人的样子特别让我动心!” 显然,大脑作为第一懒汉和对什么都能发情的性器官,早就偷偷把对方做家务的能力算在了性魅力里。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