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3 篇作品累積創作 36130 

See You When The Sun Rises

裸子

第一次學會「告別」,是在十八歲那個濕漉漉的夏天;石石師問我:「你有好好跟那位叔叔告別了嗎?每次道別都要像最後一次那樣慎重對待,知道嗎?」 等石石師說完,我才恍然大悟,匆忙地滑開廢棄小學教室的門,穿上拖鞋,往生鏽的大門奔去,幸好雨天叔叔才要發動他的老舊廂型車,我小小聲地、很敬重地跟他說:「叔叔,再見。

3

在你的想像中,性侵倖存者是什麼樣子的呢?

裸子

對你而言,想像中的性侵「受害者」是什麼樣子的呢?前幾天聽了報導者《我被性侵,老師卻沉默......》這一集 Podcast,裡面有段提到,性侵倖存者在外人面前表現可能很「正常」,但正常的表象底下,也許是為了將注意力自過往傷害轉移到他處;在 Podcast 的言談中,《沉默》作者陳...

即將展開的 THE SPACE 靈魂拷問 @Logbook#1491

裸子

因為每個問題都可能有兩種形式的討論機會,一是策展當下的文字,二是吹水會的線上語音;而每個問題最終是否有明確答案,還取決於發問者是否能夠「接受」那答案。

3

正式日記|Postponement

裸子

很想說點什麼,但不知道該怎麼開頭,就去雲端硬碟翻了翻以前旅行時拍的一些照片,然後忽然發現我現在好少拿起手機拍照了,也許是因為年紀愈大愈感一切竟都如此易逝,而照片的存在僅是記憶的標點符號,可能是驚嘆號、問號或刪節號,沒有上下文;也因如此,便決定在每次的感受升起時只用力感受,而不願再讓拍照一事打斷感受的延續性。

渴望一種消失的感覺

裸子

幾年前的夏天,在一個注定被二一的學期,心情不錯時,我會去學校圖書館租借 DVD,那裏有免費的冷氣、舒適的椅子跟耳機,然後就坐在那裡看一下午的電影;偶爾,也會晃去其他樓層看看有沒有感興趣的書。那個時期因此很反常地看了很多的書與電影(畢竟我原本是一個只會追無腦愛情劇的人呀),印象中那...

正式日記 | 我是有價值的!

裸子

這個月回去跟諮商師見面,開心地跟她分享我的近況,除了實驗減少使用 3C 產品之外,同時也每日實踐並紀錄規律生活,但是儘管如此,心裡還是會有點害怕,很擔心這個穩定的狀態不會長久,況且最近生活也沒有什麼壓力來源,除了用錢須比較謹慎外,基本上不會有什麼突發狀況;所以還是很希望能夠在現階...

晚熟的人

裸子

前幾天回答了一個關於「改變」的問題;這個問題有關我幾年前的生涯轉換,好似因為這個問題,所以這幾天心底的背景活動,會默默啟動回憶的模式,而我也的確即將暫別現在的生活,以及這塊養育我的土地。沒有選擇在都市工作、打拚的年輕人仍究是少數,而留在家鄉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當妳對土地有深...

1

濕經 | 果然音樂還是得聽現場的

裸子

請讓她死去再重生

正式日記 | 性

裸子

最近生活中有很多細細瑣瑣的小事需要處理,要出門、排隊、辦理文件之類的,天氣又熱,但是可以一件一件地把待辦事項打勾勾的感覺真好;很像是把即將從手裡飄走的氣球,再度抓住般,生活再次回歸靜靜的節奏,沒有那麼多的起伏,不那麼嚇人——意指關心我的親人,似乎也能夠跟著一起鬆一口氣了。

陰道 | 當性不是唯一目的

裸子

願我們都能長出「說不的力量」

1

正式日記 | 出關了!

裸子

自從上次諮商後,開始嘗試給自己不同的練習,主要是透過在日記本上列出能夠幫助自己維持規律作息的方法,比如學習(程式)語言、跟狗狗一起散步、看書、運動、Get Creative、身體勞動、早睡早起、跟親友見面聊天等。如果當天有做到那一項,就用正字記號做紀錄。

正式日記 | 敘事者

裸子

前陣子經歷低潮期,在現實生活中「無能」跟任何友人見面將近兩個月,一度喪失維生動機,而唯一鼓起勇氣出門見面的人類是諮商師。今日見了好久未見的朋友。其實正確來說,是失聯已久的「關係」,過往我們並沒有很多的交集;從來沒有想過,如今會是因為人生出現「相似議題」而再相聚。

SOMEWHERE ONLY WE KNOW 我們的秘密基地 @Logbook#1491

裸子

這是一場「網路公共輿論廣場」的實驗,培養皿是 Matters Lab 的 Logbook,而你我的交流,是「改變」發酵的起點!: )

8

解放草藥 | 這是一種植物

裸子

Drugs,通常學生時期的英文課本上會翻譯作「藥物」;但在藥物濫用的語境中,華文卻「選擇」將之翻譯為「毒品」,大概是為了起到嚇阻作用吧;但也因如此,便或多或少限縮了此議題的討論空間。人生中第一次接觸「毒品」是在異國,更具體來說,是在一個收訊不怎麼好的農場,當時整座農場的員工住宿區...

讀《煙囪之島》| 願你我在黑夜中,保有熒熒微光

裸子

第一次知道《煙囪之島:我們與石化共存的兩萬個日子》這本書,是在幾年前的讀書會上,我們剛結束討論吳明益老師的《家離水邊那麼近》一書,便有朋友接著提議閱讀《煙囪之島》以及攝影集《南風》,然而當時的我並沒有積極地去找書來讀,儘管知道這個議題可能與我所生長的小村庄息息相關;或許是因為不似挨著石化巨獸生活的居民那般窘迫嗎?

4

正式日記 | Streak

裸子

這一篇大概真的會很像日記。用來學外語的 Duolingo 剛剛跳到第一百天了,而 Codecademy 上的 Streak 也即將來到第四個月,從去年大約這個時候開始學習的瑜珈,好像也漸漸成為一種日程。習慣大概是這樣養成的吧,給人安心的感覺,不做的話反而會渾身不對勁。

陰道 | 經痛的時候我自慰

裸子

寫在世界月經日,以及,剛洗完沾到經血的內褲,並吞下兩顆止痛藥的當下。

9

陰道 | 因疼痛而起的「實驗」

裸子

曾經有過一段時間會透過Tinder探索「身體的關係」,i.e. 炮友或床伴。一開始「很單純地」,以為我自己只是想要確認自從被性侵之後,我的陰道是不是會排斥異物的進入,想要知道我是不是「壞掉了」。「陰道排斥異物」的生理現象稱作「陰道痙攣」,亦即當有異物進入陰道時,肌肉會不自主地痙攣...

2

正式日記|妳可以

裸子

妳現在很安全,妳可以慢慢「鬆開」來了。

1

未爽 03 | 1124 PTSD

裸子

「不能哭的話,要我去死嗎?」我知道作為子女拋出這句話,對母親而言有多麼沉重。我知道。阿母轉身離開了我,悲傷在她的每一個步伐底下凝結、碎裂。

2

正式日記|喜歡妳

裸子

我有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姊姊,我都稱呼她為「香港姊姊」。第一次遇到她時,我二十歲,她已近三十。那是一間Hostel的廚房,我剛熟悉學會如何用瓦斯爐煮白飯,吃好簡單的晚餐,正在洗碗槽這邊洗碗,眼角餘光瞥見她走進廚房,彎腰找東西。我雞婆的用英語搭話,問她在找什麼,她說盤子。

3

正式日記 | 蛻

裸子

蛻,意指動物所脫去的皮膚或外殼,如「蟬蛻」;道家則指修道成仙,魂魄飛離,空遺軀殼的過程,後借指死亡,如「蛻化成仙」。

1

正式日記 | Debug

裸子

Debug,透過練習「有意識」地活著,減少讓自己再進入迴圈裡的機會。

1

正式日記 | 空空

裸子

頭殼空空空,空去仔

正式日記 | 以虛構抵抗現實

裸子

「文學,不是為了懲罰誰」

1

那些卡在腦袋裡的聲音

裸子

是死亡的前奏

1

濕經 | 暴力

裸子

一首濕

正式日記|拋與接

裸子

「妳並沒有在忽視妳的傷口哦,妳只是讓新的東西進來,允許自己向前走。」

1

濕經|快樂的間或

裸子

不知道為什麼仍然會對「遠方」或「未來」產生期待 這些未知的、不確定的 彷彿給「生活」鑿開了一個窺視小孔 供我意淫「快樂」這個間或 觸不可及的是意淫 觸手可及的是陰蒂 第一次的撫摸不叫自慰,是「探索」 小小的我在探索樂園裡迷路而感到快樂 與秘密交織著 純粹的快樂是不為任何(男)...

1

正式日記 | 卡住的時候

裸子

「妳陪一個人從山頂走到深淵,當她想要繼續往更深處走,妳卻拉不住她。」房慧真老師的這段話,給了我呈現各種狀態的一致語法,比如讀完《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後、失控的時候、寫作的時候。我好想拉住我自己、我是有病識感的人了。所以,最近我的寫作卡住了,因為我得練習在「安全」的狀態底下寫,我不能拿自己的生命來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