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121 

坦霍伊泽

井口,一个孤独的人 井里也有一个人 他们有相似的孤独 甚至相似的面孔 而现在 井口的人决定放下水桶 砸碎那张孤独的脸

变成石头

坦霍伊泽

发笑,无声地,嘴唇轻启,露出一口牙,然后世界露出它的脖颈。你突然不忍心咬下去了。 夜这么浓了,风还是没有停,一些轻的思想开始从脚底上升,顺着你往上爬,不贪恋你,只把你当做导管,它利用你,而你也默许了它。 答应我,要尽量在脑中凝聚一盏灯的形象。 我是你身体里小小的神灵,因为你而无法上升,去到天庭。...

坦霍伊泽

我是在一个雨天开始有了不敬神的想法。 村里两面环山,每到雨季,蚂蟥先于草木复苏。那次去放牛,我被蚂蟥咬了很多伤口,回家时,极委屈地向奶奶抱怨,她告诉我:“孩子,不要心怀怨恨。蚂蟥是山神的使者,山神保佑我们,这点血是我们的供奉。山神吃饱了,才会继续庇佑村庄,这样,山里流出的泉水才会清澈,山上结的果子才会甜美……”...

脑子里的水

坦霍伊泽

从明天起,我要把自己脑子里进的水全都取出来,拿来养鱼或者浇花。拿来养鱼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鱼的记忆太短,短到误以为每天的太阳都新,我害怕它遗忘我。拿去浇花么?在这钢筋水泥的生硬森林里,一朵花显然太过娇弱。我曾发誓要有一颗铁石般的心,我不能与它为伍。又或者,为了体现自由主义者的慈悲,放任这些水蒸发,上天,在整整一个季节的等待后变成雨,淋不打伞的人。或许我应该把这些水倒入下水道,让它随城市里最...

坦霍伊泽

一把空椅子被放在那里,并不意味着谁的缺席。你不要追问是谁放下的这椅,更不要纠结于椅子的材质。生活会慢慢教会你从一把椅子中窥见一片森林,不过那也是以后的事。取消时间,取消地点,只有一把椅子在那里空着,但又非空空如也。我不知道这椅子能否够得上“人物”的资格。如同一个人执著于用竹篮打水。这个人可能到头来一场空,不过这竹篮打水的“空”却得到了一个人的执著,或者说一个执著的人。连“椅子”的命名也是对它...

我们分手吧

坦霍伊泽

什么是殉道? 一条鱼,突然有了飞翔的梦,为了达成梦想,它故意把自己暴露在飞鸟视下。从大海到鸟窝的那段距离,它独享大多数鱼一辈子看不见的风景,它看到上帝出没。 什么是我? 这一把椅是我,它拥有我的坚硬品质;路上匆匆的行人全是我,尽管我坐着,他们走着;行人脚下的道路是我,灰头土脸是我。 什么是亵渎?...

母亲,成都

坦霍伊泽

妈你知道吗,成都真的和你很像。比如,成都总是阴着脸,满脸为了生计操劳的疲惫,但她绝不是没有笑脸。成都吝啬她的每一寸光线,非得每一寸日照都用在最需要它的草木山河上,不然不轻易普照。妈,于是我又想起你时常说的,“钱要花在刀刃上”。巴蜀的夜雨是出了名的绵长啊,像总有说不完的叮嘱。 “出门在外要学会照顾好自己。” “天冷了记得多穿点衣服。”...

东西

坦霍伊泽

我是个什么东西?  与房贷、猪肉的价格这些沉重的事物一起,把父母的身腰压弯,我是一座大山。  从今以后,我要做个好东西。  比如做田野间的稻草人,惊走所有觅食的鸟雀。守护我们的庄稼,不在乎一站几年。  当我在诗里写——“我的父母荷锄来去”,这锄头的重量并没有把我誊诗的稿纸压破。  只是如今锄头生锈,诗把我写老。  我是个什么东西? ...

从一颗苹果说起

坦霍伊泽

我们认识那年,我17,她18。五年过去,我25了,她19岁。天黑得迟。我迟迟没有对桌上唯一的苹果动手,老天爷似乎也在等着我,好像一个观众等待迟迟不开演的戏剧,等得耐心渐失,脸色越发阴沉。我发誓我不会下嘴,我从苹果中看见了无法拒绝地心引力的可悲命运。我在等待,等待着这个苹果膨胀,甚至晚于韩今谅遐想过它上升,宣布自己成为星球。它会释放出乙烯,然后等风起,把自己无限扩大。好像一个活人上升成为灵魂,...

两个故乡

坦霍伊泽

墙同天色一起灰暗着,路延伸着。巷口只我,偶尔,风撞在墙上,呜咽着喊疼。  我站住,觉得这巷口似曾相识。想起故乡。  我有两个故乡,一者动,一者不动。 ...

十年

坦霍伊泽

这个男人啊,他曾是我的父亲,现在是我的兄弟,终有一天,他会成为我的儿子。几年前,他还是我的父亲。那时我对他事事言听计从,他总爱替我规划未来,我心里不乐意,嘴上却同意着。现在,他是我的兄弟,他会经常征求我的意见。我们还一起喝酒,有一次和别人起冲突,他是最先冲上去要替我出头的那一个。我们宛若最好的兄弟。以后,他会变成我的儿子,事事依靠我。这一天也许不远了,毕竟他正在日渐萎缩,越活越小。这个男人的...

从前有只丑小鸭

坦霍伊泽

(一)从前有只丑小鸭,有一天,它不幸在池塘里照见了自己,它很伤心,下定决心要改变这一切。于是第二天,它花了很大力气,把池水弄脏了。(二)从前有只丑小鸭,它因为丑而总是被其他的鸭子啄。每当这时候,丑小鸭不哭也不闹,它会找到那只比它更丑更小的鸭,狠狠地啄它。(三)从前有只丑小鸭,它的梦想是成为一只天鹅。为了梦想,它做个很多努力。于是最后,它找了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结了婚。(四)从前有只丑小鸭,因...

上帝不吃处女座

坦霍伊泽

然而。这两个字几乎是向你扑面而来,夹带着尾巴上的句号。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我们都知道“然而”是转折,然而作者却什么也没有交代,“然而”的后文也只是可多可少莫名其妙的瞎扯。你困惑了,然而?就像……像一个人从梦中醒来,失了忆,关于前尘往事,他有轻浅模糊的影,于是他说——“然而,我这是在哪里?”然而,我这是在哪里?花生壳、饮料瓶、吃剩的泡面,垃圾桶里的东西不外乎这些,我忍住了跳进去的欲望,我站着。...

黑衫短剑

坦霍伊泽

在余光中那里,它是“黑衫短剑的夜行者”,不过在俗世中,人们赋予它更简洁明了的称呼——蚊子。 蚊子用尖而急的声音称呼我,象征它恨我入骨,如果我是千百年前的古人,我会用入声字同它争锋相对。但如今,我只能忍气吞声。 “从百姓中来,到百姓中去”是它的信条,它从别人家来,预备来吸我的血。 它秉持可持续发展观,因此并没有一夜就将我的血吸干,我得以苟延残喘。...

非mansan韭菜阶级

坦霍伊泽

纳雅卡是印度的一个狩猎采集部落,他们对待动物的态度与文明社会完全不同。在纳雅卡的语言中,有一个独特的单词“mansan”,这个词用来形容那些他们认为具有独特个性的动物,比如大象就属于这一类。 人类学家丹尼·纳韦曾与他们有过如下的对话: 丹尼·纳韦:大象为什么属于“mans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