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霍伊泽

我在上帝心中

非mansan韭菜阶级

纳雅卡是印度的一个狩猎采集部落,他们对待动物的态度与文明社会完全不同。在纳雅卡的语言中,有一个独特的单词“mansan”,这个词用来形容那些他们认为具有独特个性的动物,比如大象就属于这一类。
人类学家丹尼·纳韦曾与他们有过如下的对话:
丹尼·纳韦:大象为什么属于“mansan”?
纳雅卡人:我们住在森林里,它们也住在森林里。我们都是mansan,还有熊、鹿、老虎也都是,都是森林的动物。
丹尼·纳韦:那奶牛呢?
纳雅卡人:奶牛不一样,到哪里你都得带它们走。
丹尼·纳韦:那鸡呢?
纳雅卡人:它们什么都不是,它们不是mansan。
丹尼·纳韦:那森林里的树呢?
纳雅卡人:算是,它们已经活了这么久了。
丹尼·纳韦:那茶树呢?
纳雅卡人:喔,那是我种的,所以我才能把茶叶卖掉,从店里买我要的东西。它们不算是mansan。
就这样,纳雅卡人通过自己的独特逻辑,把某些动物降格,从独立的生命降为人类的资产。类似的事情每每发生在现实世界中,比如两个种族如果发生冲突,常常就是互相指称“不配当人”。先将“他者”称为野兽,之后才能待之如野兽
我们可以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来试着解释这些现象,这种理论认为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当不同层次的需求发生矛盾时,显然人们就需要用以上那样的理论来“自欺欺人”,进行缓冲。
这样的例子,在币圈更比比皆是。比如某老师,按照自己的投资逻辑,把人简单粗暴地分为两类:一类是契合他投资逻辑的“自己人”,另一类,就是我们这些韭菜,这些他口中的“傻逼”。一首《韭菜阶级》送给自己。
这样的心理机制是很有必要的,纳雅卡人在屠杀动物时,需要不断地告诉自己,“我现在所杀的动物是非‘mansan’,是低等的,所以我屠杀它合情合理”。人总是需要维护好自我的形象,当人们没法自律时,便通过贬低对方来完成自我的救赎。
同样的,币圈的“老师”们在利用镰刀收割韭菜时,也需要时常告诉自己:“这些人都是傻逼,资本市场本来就是血淋淋的,我不割他们迟早也有别人要割他们,所以即便我骗了他们,也是他们自己傻逼”。这样一想,“老师”们不仅腰包鼓了,理也值了,气也壮了,还敢出去宣传先进经验了。
最后,我等韭菜还是要谨记:别幻想能跑得比镰刀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