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霍伊泽

我在上帝心中

母亲,成都

妈你知道吗,成都真的和你很像。

比如,成都总是阴着脸,满脸为了生计操劳的疲惫,但她绝不是没有笑脸。成都吝啬她的每一寸光线,非得每一寸日照都用在最需要它的草木山河上,不然不轻易普照。

妈,于是我又想起你时常说的,“钱要花在刀刃上”。

巴蜀的夜雨是出了名的绵长啊,像总有说不完的叮嘱。

“出门在外要学会照顾好自己。”

“天冷了记得多穿点衣服。”

“洗衣服时要分颜色、材质、脏净……”

“要好好读书,但也不要太辛苦自己。”

好多个夜晚,我倾听成都的叮嘱,不等她说完,我已经不知不觉中入睡,梦里有三千丈的乡愁。

成都也没有上过学,她街道上的树落下的叶随意之至,并没有书写什么。成都的嘴皮子功夫也不输你,很能说服人,有时我路过一条街,想回学校或者相反,总之很匆忙,可这时街尾往往飘来一阵香味,说服我停下步伐一饱口福。

成都也多病。有时候成都拥挤,车流堵成一团,像因为突然的背疼走不动路的你。

成都的风也温驯,就像你,最愤怒时也从不歇斯底里破口大骂。

成都的一草一木都像你,它们默默生长,暗暗攫取不多的阳光,过往行人的脚步无法打扰它们的生长,草木有自己的江湖,人也有自己的春秋。妈,多想春天为了你多停留几秒。

成都像你一样满足于长久的扎根,每次我醒来成都都在我眼前,不曾趁我睡着偷偷跑掉,就像你,你总站在那里等着我,仿佛一尊立了千百年的雕像。

有时我在成都的街头走着,想寻到一堵南墙让我得以一撞回头,可你不知怎么就知道了。于是我来来回回的彷徨,不过在你额头多犁出一道皱纹。

有时成都也与别的城市无多大不同——宽而直的街道,千篇一律的街灯,高耸入云的建筑……于是我突然担心自己会失去成都,好像虽然身在成都,但在成都已经找不到成都的“实质”,就像我有时会突然担心失去你,害怕某天你会不辞而别……

妈你放心吧,成都对我很好。

因为知道我不能吃辣,成都特意在我吃火锅时端上鸳鸯锅,就像在家里时,你为嗜辣成癖的父亲与不吃辣的我费尽心力。

因为怕我失了壮志,成都的楼都高可摩云,每次我自满时看到这些苦心孤诣的建筑,都羞愧难当。

因为知道我许多的不切实际的想法,成都预留了许多无人的空房,准备用来装我无处安放的梦想。

可是,妈,成都有武侯祠、都江堰、春熙路,你却仿佛只有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