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7 篇作品累積創作 37911 
Jana

自从瘟疫全球大流行以来

自从瘟疫全球大流行以来 罗伯特·福恩斯 真安静。红衣主教鸟(北美红雀)在最高的树梢鸣叫,在光秃秃的树枝间它们明艳的红羽清晰可见。松鼠寻找去年秋天藏起的最后的坚果。狗扯着狗链叫着,着急要去现在关闭着的不系链公园。

10
Jana

安迪∙帕顿的信

你好,琰: 我在画一幅画,这次,不是依照中国为指向的文本。这一次,它用了一个极度浓缩的维吉尔《农事诗》一般的文本——浓缩到只有几行。我把它也附上。顺便说一下,《农事诗》的意思是“在土里劳作”。我在病毒降临我们之前开始画这幅;那时我在想气候危机。

8
Jana

“空华鸿音”(Letters That Flutter in the Śūnyatā Illusions)系列第四封信:约翰∙瑞博坦兹的信

约翰∙瑞博坦兹的信 2020年5月4日 亲爱的琰, 再次听到你的音讯实在是太好了 —— 真谢谢你的来信!我们都很好,我们也希望你和你的家人也在以良好的心态度过这段困难的时期。我们俩都衷心祝贺你通过了博论设计答辩。能够全心全意再回到翻译毕肖普的工作中你一定很快乐。

6
Jana

感時

吳湖帆臨鄭所南蘭花像在陌生而黑暗的大洋,被難以分辨的洋流和暗流裹挾,周圍不知道是何種生物或者非生物,一切事物的沉默中,是一切事物無聲的呼吸,呼吸隨著洋流湧起漲落。一個巨大的壓力艙,不知道哪一部分壓迫着那一部分,也不知道哪...

Jana

卡夫卡的寓言,噪音,尺度,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參與,比較

黃水仙 ♪ 反思 【卡夫卡】 我的頭腦裡的世界多麼不可思議!可是怎麼才能讓我自己從中解放,也讓它從我之中得到解放,而不把它扯掉?可是把它扯掉要比讓它鎖在我之中埋葬它好一千倍。終究,這是我在這兒的目的,我很確信。

10
Jana

雜說章太炎的《五無論》及其無政府思想

東初禪師像寫完上一篇文章【中國古代的無政府思想】(鏈接見後】,發給溫州大學的金文兵教授請其批評。他回复裡提到了幾點: 1:《反對穀物:早期國家的深度歷史》,这书的观点太牛了,让我有点醍醐灌顶的意思!草原的自由和土地的束缚,确实明显!2:章太炎写过五无论,不单无政府,纯粹是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

5
Jana

人之常情、人之體面

我的加拿大同事說:不懂加繆這句話,不是太蠢,就是太壞。

1
Jana

讀加繆《鼠疫》:摘記、摘譯與雜感

蹉跎未幾,已然日午了。冬日的光陰,總是倏忽即逝。“蹉跎”——這個詞在腦海中出現的時候,我想起了《蹉跎歲月》這個電視劇。80以後的人們可能不知道。這幾天,從早上十點左右到下午三點,空間中蕩漾着明麗的光。還有昨夜星辰,它們在天幕的位移,變化的顏色,都顯示冬去春來。

Jana

我在想,怎么针对豆瓣的疯狂删贴禁言封号采取行动?

以上图片,只是本人豆瓣近月来删贴、禁言通知的一小部分。自去年5月以来,豆瓣像发疯的犁地机,完全没有规则、无视用户言论自由和公共平台权益,想干嘛就干嘛。和它计较似乎是和一个没有面目的庞大野兽讲理,浪费精力。但是我已经忍无可忍。虽然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自己注销,不继续受其侮辱。

Jana

隱喻的傷害

想必大家都知道曼德爾施坦姆那首為他招來厄運的詩。這個人厄運的詩,卻是一個土地上決死盛開的幾多玫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