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12 篇作品累積創作 30368 
Jana

雜說章太炎的《五無論》及其無政府思想

東初禪師像寫完上一篇文章【中國古代的無政府思想】(鏈接見後】,發給溫州大學的金文兵教授請其批評。他回复裡提到了幾點: 1:《反對穀物:早期國家的深度歷史》,这书的观点太牛了,让我有点醍醐灌顶的意思!草原的自由和土地的束缚,确实明显!2:章太炎写过五无论,不单无政府,纯粹是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

Jana

人之常情、人之體面

我的加拿大同事說:不懂加繆這句話,不是太蠢,就是太壞。

1
Jana

讀加繆《鼠疫》:摘記、摘譯與雜感

蹉跎未幾,已然日午了。冬日的光陰,總是倏忽即逝。“蹉跎”——這個詞在腦海中出現的時候,我想起了《蹉跎歲月》這個電視劇。80以後的人們可能不知道。這幾天,從早上十點左右到下午三點,空間中蕩漾着明麗的光。還有昨夜星辰,它們在天幕的位移,變化的顏色,都顯示冬去春來。

Jana

我在想,怎么针对豆瓣的疯狂删贴禁言封号采取行动?

以上图片,只是本人豆瓣近月来删贴、禁言通知的一小部分。自去年5月以来,豆瓣像发疯的犁地机,完全没有规则、无视用户言论自由和公共平台权益,想干嘛就干嘛。和它计较似乎是和一个没有面目的庞大野兽讲理,浪费精力。但是我已经忍无可忍。虽然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自己注销,不继续受其侮辱。

Jana

隱喻的傷害

想必大家都知道曼德爾施坦姆那首為他招來厄運的詩。這個人厄運的詩,卻是一個土地上決死盛開的幾多玫瑰之一。

Jana

談話與讀書雜記01

1:人類總是掙紮的,在一定時期,各種不同的人總會一起努力改變世界;而也總會有篡取努力的利益集團。也許問題在於,一個人不可能脫離眾人而發生改變,一個人活得更像人,人的連結也才會改變。

Jana

一把從迅速消失的黑夜中拽出夢的殘骸

黎明時,我做了一個夢。在一個北方的森林地帶,類似波蘭和前蘇聯地區,在有着火光的黑夜裡,這火光,也許是篝火,也許是人家廚房爐灶中的火照亮到黑夜裡。一個十二三四歲的女孩,是當地人,但顯然,她有些不同,因為其他人都消失在當地風景和黑夜中,可感而不可見。

1
Jana

艾麗絲∙奧斯瓦爾德(Alice Oswald)兩首詩

The backyard of the Old Yonge Church, Toronto 黃昏邊的札記 現在,樹的聲音充滿世界 我仍在這兒/不在這兒 在黃昏升起的邊緣。而我應該在上面那兒。

1
Jana

蓬热(Francis Ponge):雨

雨,在我看着它落的院子,以迥然不同的速度落下。在中间,是一道细密不连续的帘幕(或是网),难以平息却相当缓慢地落着,霢霂,无休止慵懒的降水,一剂稠密的晶莹的流星雨。离右边和左边院墙不远,大点的雨更大声落着,声声晰然,不相混杂。这边,它们似乎有一粒麦子大;那边,有豆子大;而在别处则近乎一颗弹球。

31
Jana

虛無大師穆蒂斯的五個短篇

加西亞·馬爾克斯說阿尔瓦罗·穆蒂斯(Álvaro Mutis)是拉丁美洲第二傑出的作家,而Jim Christy說馬爾克斯應當是老二,而穆蒂斯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穆蒂斯以極為嫻熟的敘事構造和技巧,優美而詩性的語言,沉思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