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霍伊泽

我在上帝心中

十年

这个男人啊,他曾是我的父亲,现在是我的兄弟,终有一天,他会成为我的儿子。

几年前,他还是我的父亲。那时我对他事事言听计从,他总爱替我规划未来,我心里不乐意,嘴上却同意着。

现在,他是我的兄弟,他会经常征求我的意见。我们还一起喝酒,有一次和别人起冲突,他是最先冲上去要替我出头的那一个。我们宛若最好的兄弟。

以后,他会变成我的儿子,事事依靠我。这一天也许不远了,毕竟他正在日渐萎缩,越活越小。

这个男人的父亲已经去世,按照民族传统,我们用火埋葬了他。如果他在去世的那一年就及时投胎转世,现在应该有四岁了,将比他最大的孙子要小整整十六岁。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投胎在一户家境好的人家中,弥补他上辈子的穷困挣扎,但也不能太有钱,我生怕他变成个纨绔子弟。如果我可以再贪心点,我希望他父母都是高素养的读书人,他从小耳濡目染的不能是俗言俗语而要是先圣们的教诲。

最好莫过于,他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当世人为爱情奔波,而他不用。

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再相遇,对,我们三人。

也许是我带父亲外出旅游,他的家人也带他外出,我们在途中结识。他喊我“叔叔”,我就想笑。

我会给他讲普鲁斯特讲卡尔维诺,多年后,他成了名作家,被记者采访,被问到文学启蒙,说除了他父母,我也是其中一个,还说我是个很好的人,只是有个怪癖……

什么怪癖?记者问。

“我每次一喊他‘叔叔’,他就总大笑不止!”

于是记者也跟着笑了起来。

但这可不怪我,想想,我爷爷管我叫“叔叔”,我怎能不笑?

但也有可能,我遇到了他,却没认出他,他与我擦肩。我们什么话都没说。

如果我死,我也要选择火葬。如果我太过潮湿,总把火弄熄,你们也别怕麻烦,拜托。

我要投胎成为一只猫。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猫,但她喜欢。我敢跟你打赌,如果她在宠物店看到我,一定会把我买下。

如果她选择再嫁,我会很开心,但我会逃跑,离开她。因为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恩恩爱爱,我难免要吃醋的。

就这样,我成了只流浪猫。这样就挺好,上一生没能实现的流浪梦,终于在多年以后实现了。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不能喝下孟婆汤。

你别替我担心,我已经在写一首诗,打算用来贿赂孟婆。虽然我才华有限,但我打算用十年的光阴来写这首诗。

在这十年里,除了孟婆,我谁也不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