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霍伊泽

我在上帝心中

脑子里的水

从明天起,我要把自己脑子里进的水全都取出来,拿来养鱼或者浇花。

拿来养鱼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鱼的记忆太短,短到误以为每天的太阳都新,我害怕它遗忘我。

拿去浇花么?在这钢筋水泥的生硬森林里,一朵花显然太过娇弱。我曾发誓要有一颗铁石般的心,我不能与它为伍。

又或者,为了体现自由主义者的慈悲,放任这些水蒸发,上天,在整整一个季节的等待后变成雨,淋不打伞的人。

或许我应该把这些水倒入下水道,让它随城市里最肮脏的思想一起流入地下十八层,又从那里淌进每个人的梦里。

从明天起,买针买线,我要学着缝补自己,给伤口撒盐消毒,做一个百毒不侵的人。

上帝呀,求你别再咬我了,我已经千疮百孔,我快被你吃光了。

为了防范你的阴谋,今夜我决定醒着,当你以时间为刃切割我时,我感受到了冰凉。尽管你切割时分外小心,尽管你切割过亿万人,经验丰富,我还是觉得疼。

给我一次机会吧,我还有许多壮志没能实现,我还有一个拯救世界的梦没能做完。我还不够强大,而我曾答应某个姑娘,为了她我会成为很厉害的人。

我脑子里真的进水了,现在我晃晃脑袋还能听到水声。这些水不安分,有时会冲破堤坝,一路横冲直撞,从脑子里跑到眼里,然后倾泻而下。

从明天起,多出去走走,让清风翻动我内心里的书页,我会很友好,不嘲笑它不识字。

因为久不走动,长时间呆滞,我脑子里的水已经成为死水,水里如果有鱼虾,肯定也死了个遍。

从明天起,我要当个幸福的人,把自己当成某个王国。

如果我是某个王国,那么一九九七年就是立国的元年,我可以跟别人说:伊泽元年,香港回归,多利羊出生,那是一个湿润的年份。

坦霍伊泽人民共和国,这是一个政权更迭频繁的国家,喜怒哀乐轮番上台。这个国家奉行闭关锁国政策,落后于时代。它没有什么指导思想,常想到哪儿是哪儿。

这个国家奉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靠贩卖无用的文字谋生。这个国家财富分配不均,造成了严重的贫富差距。这个国家污染严重,连年的内战消耗了太多国力,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是个将亡的国!

够了,我不能再胡思乱想,我要睡下。

从明天起,我要把自己脑子里进的水全都取出来,拿来养鱼或者浇花。

拿来养鱼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鱼的记忆太短,短到误以为每天的太阳都常新,我害怕它遗忘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