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i
傅瑞德 | Fred Jame
maintainer
1 Followers
21 Articles

我為什麼不愛「軟體訂閱制」

傅瑞德 | Fred Jame

大概是過去被盜版困擾太久、軟體業(合理的)訂閱制也逐漸普遍獲得接受,所以Adobe就開始越玩越大,在這種小地方動起消費者的腦筋。幸好我不愛訂閱軟體,因為直接砸(小)錢買問題比較少。

3

來自「健康退書率」的互信

傅瑞德 | Fred Jame

曾經想過退休後開一家舊書店,賣自己的藏書賣到掛,也待過出版業的我,真心覺得……有些新的玩法我真的不會、即使想過也做不下手。不是因為新的商業模式不好,而是因為有些其他事情更重要。

酒店式開會法

傅瑞德 | Fred Jame

認真說,其實在公司開會要有效率不難。

「專家系統」取代的可能不是專家,而是你

傅瑞德 | Fred Jame

這一陣子AI發展的方向,變成了不是「取代專家」,而是淘汰「不具備專家能力的普通人」。這是很自然的發展。如果AI在某些程度上已經可以取代專家,要取代普通人當然輕而易舉。

Back to All

AI寫出來的東西,未來可能影響我們的認知

傅瑞德 | Fred Jame

AI寫出來的東西越來越像樣,甚至跟真人寫的東西已經難以分辨。這樣的進步當然可以幫人類做很多事情,但在它發展健全之前,我們也要小心一些事情,不要被表面的華麗給蒙蔽了。

1

也許,Facebook並不是你最好的寫作平台

傅瑞德 | Fred Jame

在以Facebook為首的集中式社群媒體出現之後,吸引了原本不太寫網路文章的人、也吸引了很多原本在寫的人,同時也吸走了所有的注意力和廣告營收。或許可以說,「部落格時代」是被社群媒體殺死的。然而,部落格型態的寫作平台仍然有它的價值。

數位化媒體之前的數位化思維

傅瑞德 | Fred Jame

很多媒體在做數位化轉型。原本有紙本的媒體通常轉型會比較困難、遭遇的內部衝突也比較多;這些都是自然現象,但既然要數位化,就必須從選材、流程、時間控管上徹底改造,而不只是「數位化的紙本」,無論是成品或是思維。

機器人應該像人嗎?

傅瑞德 | Fred Jame

除非扮演人類情感相關的角色(例如配偶),或是在人類的位置上操作其他機器(例如開車),否則機器人究竟需不需要一張「臉」、或是擁有人類的體型和思考能力?

關於「抗拒過度成長的勇氣」

傅瑞德 | Fred Jame

而如果業主只會要求不斷增加功能,而不理解使用體驗和系統流程會因此有所變化、甚至劣化,那就可以從這邊看出他們對於這個問題的認知程度、甚至是他們的企業文化了。

別忘了通訊錄背後的強大力量

傅瑞德 | Fred Jame

許多社群網站和廣告系統都已經在收集你的個人資料和消費偏好、用於服務或行為預測;但因為各家作業系統本身的通訊錄都很陽春,所以你自己反而享受不到這種從個人資料中挖礦的功能。

Jobs不會再活過來的,放過他吧

傅瑞德 | Fred Jame

吧身為經歷過40年Apple起伏的用戶和業界人士,其實我對於Apple推出新產品後動輒「不如Jobs」、「懷念Jobs」、「Jobs會氣死」的論調有些莫名其妙。也許應該說,你可能沒有真的經歷過Jobs大起大落的時代。

1

AI字型設計的強項不是設計,而是美感

傅瑞德 | Fred Jame

日本筑波大學開發了一套以人工智慧為基礎的漢字字型設計系統,號稱讓原本需要人工設計上萬字的流程,現在只要設計好五個漢字,AI就能自動設計出其他的字。其實AI在這邊能做得更好的不是「設計」,而是讓設計出來的字更美。

從《昭和40年男》到《禁斷惑星》

傅瑞德 | Fred Jame

對於我們現在50-60歲的人來說,《禁斷惑星》這本書對於那個時代的回顧,是對自己青春年華的鄉愁、對於逝去時代的致敬、甚至是是一座讓我們得以回去參拜自己的神殿。

「學歷史」的三件事

傅瑞德 | Fred Jame

學歷史最重要的其實是「脈絡」;知道史事為什麼會發生、發生了之後又如何,才能夠真的「知興替」、才真的能夠「以史為鑑」來看待人世間的事物。

「Pandemic」這個字

傅瑞德 | Fred Jame

如同過去曾經廣泛流行、甚至曾經是「絕症」的許多傳染病,COVID-19或許有一天會滅絕,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發生;在那之前,我們不得不學會如何與它共存。

30年前的「替代世界」,今天的「metaverse」

傅瑞德 | Fred Jame

我在1991年寫過一篇探討「替代現實」,也就是「在虛擬世界中建構真實生活」可能性的論文;而最近又變成話題的「metaverse」虛擬世界,在我私心看來,似乎就是當年的想法用現在的科技實現,有點老淚縱橫的感覺;然而,心中也有些不安。

談被抄襲

傅瑞德 | Fred Jame

這不是一篇炫耀文,炫耀自己文章因為寫得多好而被抄;只是想透過今天一篇很多回應的貼文、以及幾個月前的「前情提要」,認真的來講講「抄襲」這件事情,以及用抄襲來堆疊個人品牌有多危險。

1

被外送改變的未來

傅瑞德 | Fred Jame

被外送改變的未來如果在家工作某種程度上成為常態,是不是就有可能改變未來的運輸系統、都市規劃、甚至企業組織運作?

先養狗,然後養了貓

傅瑞德 | Fred Jame

「先養狗,再養貓」可能有種種理由,不一定是舊愛新歡的問題;而我身為犬派,現在卻又養貓,也無關乎背叛了狗兒的熱切眼光。總有一天,希望它們都會在我身邊。

主編離職潮

傅瑞德 | Fred Jame

朋友說,最近許多媒體主編都離職改當自由撰稿者。不知道跟疫情是不是有什麼關係?不過無論疫情與否,我是覺得這一行都很難賺。

半世紀前的F-15,現在的電動車

傅瑞德 | Fred Jame

空氣動力和機械方面的進步,每一代都要花上二三十年、甚至更久,才會有比較明顯的世代交替和技術突破;但現在的電子和電腦系統,速度和功能可能已經是50年前的100萬倍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