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龍事件簿
淇淇
maintainer
2 Followers
20 Articles

到底要燙還不要燙,這又是一個問題......

日光

看到網友留言:「喔,好想看花椰菜頭😁」我才想起,過年快到了,我還沒去燙花椰菜頭髮耶。其實也不是忘了,而是我超怕冷的,別說燙髮了,到了冬天,就連剪頭髮我都要考慮再三,因為剪頭髮也是可能感冒,很麻煩的,有一次剪頭髮就是這樣。在台北工作時,我的剪髮程序是這樣的: 進髮型屋後,洗頭美眉...

一通電話引發的慘劇(下)

日光

那天我本來就打算去看電影,心想順便見個面,將此事做個了斷。我相信那人是個好人,只是他真的想太多、太遠了,某種程度來說,他是一個很單純的人,心裡想什麼就說什麼,毫無包裝。因為這樣,我不忍心對他說重話、發脾氣,卻不能不讓他看清真相。男子掛上電話沒多久,又來電說他會晚到,所以我在電影院前買票時,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買兩張。

一通電話引發的慘劇(中)

日光

我忍不住蹙眉:「我想沒有必要吧。」 「我們先碰面再說,以後妳認識我,或許妳會覺得○◎是一個很好的朋友,或許將來有人要給妳一千萬交換○◎這個朋友,妳都不願意呢!」 一千萬?這種事有什麼好不願意的?我想起下午正好有事出門,於是回說: 「我今天下午有堂法拍屋的實習課,會和老師同學到台北...

一通電話引發的慘劇(上)

日光

那年我還在台北工作,某個週四早上,我正在家整理一份錄音稿,鍵盤打得如火如荼時,室內電話突然響起。我不疑有他地拿起話筒,習慣性地按了擴音鍵:「喂,你好。」 「喂,我要找李國蘭小姐。」是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李國蘭?沒聽過。「你打錯了。」我回道。

1
Back to All

保護牙齒是人生責無旁貸的神聖使命——論慎選牙科診所之重要性

日光

話說牙齒這傢伙是有靈性的吧?好像一段時間不注意它,它就會開始夭飽吵。那一年,我的牙齒在將近半年前洗牙補牙後,右邊的下臼齒變得有些蹊蹺…… 吃飯時一口熱湯進了嘴邊,就好像有把利刃在右下臼齒輕輕劃了一刀,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讓我不得不張口停筷啊了好幾秒鐘。

那年冬天特別冷:游泳一定要在夏天學

日光

每年的新年新希望總少不了「學會游泳」這一項,但是說歸說,每年夏天還是歪在冷氣間裡吃喝玩樂、一事無成,直到那年「冬」天,小珠跑來遊說我和她一起學游泳。「學游泳?這不是夏天才會做的事嗎?現在是冬天耶……」我用懷疑的口氣問,一邊想起自己第一次下水的情形—— 我從八仙樂園的滑水道頂端往下...

原來有人比我更烏龍:許醫師波瀾壯闊的回家路

日光

幫許添盛醫師整理錄音稿多年,聽了他不少烏龍鳥事,其中一則相當離奇,我特別記了下來。話說某年許醫師到香港帶一個師資班,那個週六夜晚下課後,已經超過10點,許醫師和友人坐地鐵回下塌處沙田時,得知了強烈颱風即將來襲的消息。許醫師盤算著自己可能要提前返台,否則遇到颱風,飛機停飛,恐怕就趕不上他禮拜一的門診和晚上的課。

人蟑大戰千百回(上):英勇抗蟑憶難忘

日光

我就納悶了,究竟是誰給了蟑螂「小強」這個代號?這種一無是處令人聞之色變最好下三十六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的詭譎生物,到底憑什麼叫這麼可愛的名字!?(掀桌) 話說本人平生最怕三種東西:一怕鬼、二怕蟑螂、三怕恰查某。叨天之幸,遇到第一怕的機會微乎其微(但也不是沒有),第二怕的就說來話長了...

相親鳥事第二籮筐:深深體會到什麼叫「學校」

日光

某日,在老家和姊姊及妹妹閒聊時,姊姊說:「……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結果就是我要付錢,真是『學校』!」 妺妹不解:「姊,我一直不懂你們在說的『學校』『學校』是什麼意思耶?」 我也不懂:「對ㄚ,到底是什麼意思?」 姊姊宣布:「就是台語的『衰小』啦!

相親鳥事一籮筐

日光

某日,樓上的同事瑪麗來了一通電話: 「ㄟ,有人要請我吃飯耶~」 「哦,那恭禧你。」 「妳要不要一起去?」 啊?「誰請吃飯?我認識他嗎?」 「嗯……不認識。」 「那我去幹什麼?」 「其實,是有人想認識你啦。」 「為什麼要認識我?」 「哎喲,妳怎麼那麼笨!

台北公車驚魂記

日光

對於「公車」這種詭譎多變的物體,除了打起十二萬分的小心,沒有別的應對辦法,大家就自求多福吧!

老天!台鐵到底想怎樣?

日光

很久很久以前,在高鐵未建成之前,我其實是長期恨著台鐵的,說不盡的陳年烏龍事,總有台鐵插上一腳。就說這大過年買車票,清晨五點五十五分就在電腦前等著訂票,六點一到網頁竟然準時當機,折騰了好幾分鐘,發覺事態不對,趕緊改成電話訂票。沒想到不過十幾分鐘的時間,所有除夕和除夕前一天的車票竟然通通都被訂光!

未命名

日光

「你老公的工作為什麼又換了?」我問。「他常常換,每次工作了一段時間就會換。」 「現在工作不好找耶,他找得到嗎?」 「他說找不到工作,可以自己創業。」 「真的嗎?好厲害哦!」我想起了很多一夜成名的新創公司。「他所謂的創業就是去賣炒米粉、賣車輪餅、賣剉冰之類的,說什麼一碗幾十塊錢,一天只要賣幾百碗的,就可以在家裡數鈔票了。

一對二的冬至高中同學會(上)

日光

冬至過了才發現今年忘了吃湯圓,不由得我想起那年的冬至高中同學會。話說某年冬至正逢假日,高中同學魚羹終於答應跟我碰面,掐指一算,我倆竟有兩年沒見了?這年頭好像很容易就跟別人好幾年沒見面后?那天我從台北回老家,一下火車便立刻打手機給魚羹。「魚羹,我到員林了。

那個,我在考駕照的日子......

日光

我一直覺得,考駕照就是件勞民傷財的事,真的。當年看著同學一個個考上駕照,開著車子滿街跑,不免覺得自己太不長進,仍是個仰人鼻息的公車族,心想沒錢買車開,考個駕照,騎騎50cc的機車,也算小有進步。(當時有汽車駕照者可騎輕型機車) 耳聞其他同事駕照屢考不過,擔心重蹈覆轍遭人恥笑,我決定私下進行駕訓班報名一事。

論「到水準書局買書」之購書技巧

日光

師大附近知名的水準書局書價之「隨興」歷來有口皆碑,記得多年前敝人高升讀書會執行祕書,為勤儉建會,決定到水準書局採買指定用書,於是在某日下班後,騎上了機車小黑前往水準書局。在「這裡不能左轉、那裡不准右轉」的大小巷弄間,來回騎了三、四趟後,才發現水準書局的藏匿地點,可巷內車位全部客滿...

論「到水準書局買書」之購書技巧

日光

師大附近知名的水準書局書價之「隨興」歷來有口皆碑,記得多年前敝人高升讀書會執行祕書,為勤儉建會,決定到水準書局採買指定用書,於是在某日下班後,騎上了機車小黑前往水準書局。在「這裡不能左轉、那裡不准右轉」的大小巷弄間,來回騎了三、四趟後,才發現水準書局的藏匿地點,可巷內車位全部客滿...

那個,鈣片有必要長那麼大嗎?喵嗚~

日光

姊姊是葡萄種久了,連送人的鈣片都挑特別大顆的?鈣片倒出來的時候,我著實嚇了好大一跳,生平頭一次看到這麼大顆的鈣片啊!可我自信滿滿,畢竟我有一口吞下「13顆藥丸加一大瓢腸胃散」的光榮紀錄,一圓鈣片算什麼?等著幾秒鐘後被我波濤洶湧的胃液淹沒吧。

站長,我一定會還你85塊的!

日光

每年的國際書展都會吸引不少愛書人駐足,當時還是出版人的我,自然不會錯過這種一年一度的盛會。記得那一年,我趁著週末騎車趕往位在世貿一館的國際書展會場。眼看信義區就在眼前,卻不小心瞄到機車油量指標停在紅色底限之下,要命!就剩這點油到得了目的地嗎?

道歉文(我榮登馬特市最烏龍社區活動提案人)

淇淇

這篇是道歉文,所以大家不用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