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那個,我在考駕照的日子......

我一直覺得,考駕照就是件勞民傷財的事,真的。

當年看著同學一個個考上駕照,開著車子滿街跑,不免覺得自己太不長進,仍是個仰人鼻息的公車族,心想沒錢買車開,考個駕照,騎騎50cc的機車,也算小有進步。(當時有汽車駕照者可騎輕型機車)

耳聞其他同事駕照屢考不過,擔心重蹈覆轍遭人恥笑,我決定私下進行駕訓班報名一事。直到課程快上完,一切仍是神不知鬼不覺,只是過程……有點複雜。

要去做一件自己從來沒想過、沒做過的事,很是令人興奮,又有一點點害怕;不過當我第一天上課的晚上,坐進外型草率、開往練習場的交通車時,心中不免泛起一絲懷疑……。

練習場和報名處牆上貼的照片完全兩樣,和想像的更是相差十萬八千里,我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

昏黃燈光底下的練習場看來黑影幢幢,不時來驚心動魄的警鈴聲,這便是傳說中的「壓線」了。

教我開車的白教練一點也不白,黝黑的皮膚外帶少年秃,身著「極不考究」服裝,趿著拖鞋叨根煙,三七步地走來,向我們大喝一聲:「喂!過來!」

第一堂課繞場一週,我和另一位學員小玲兩人輪流開一部車,不到兩個小時的第一堂課裡,只聽見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和咒罵聲,我從來不知道自己這麼沒有開車的天分。

聽教練說,我只能算是「中等白痴」,車子卡在安全島上下不來,須由四名大漢合力抬車、兩車對駛於路上進退不得,相對無語惟有淚千行、車子衝破鐵絲護網而摔進場邊的淡水河等,大有人在,在像我這種「路邊停車停得歪七扭八、上坡起步連連下滑、倒車入庫壓線兼撞安全島」的,只能算小case,教練理都不想理,任我在那兒自生自滅。

一般正常上課的情形是這樣的:教練先示範一、兩次,學員在旁觀摩學習,約十分鐘之後,教練便放牛吃草,拍拍屁股聊天哈草去了,留下戰戰兢兢的學員,在場內揮汗如雨地練習。

問題是,教練說的我們都知道,可是手腳就是不聽使喚,老踩著離合器不敢放,放了離合器又忘了踩油門,車子三不五時地熄火,氣得人七竅生煙;好不容易上了手,車道又滿是學員,台北市當真是無處不塞,還沒上路就先碰上塞車問題,於是大部分的時間在等待與瞌睡之間溜走。

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我和小玲從一開始的險象環生,最後達到「兩人可以一邊開車一邊聊天」的境界,當然,大部分時候都是在說教練的壞話。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轉眼筆試已來到,對我們這種耳聰目明、剛離開校園不久的年輕人來說,考筆試跟吃飯一樣容易,我和小玲皆以滿分輕鬆過關,高興之餘也不禁為班上那些「開了十幾年車、卻因筆試沒過忍痛退出戰場」的歐吉桑們一掬同情之淚。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考驗,連教練也不敢馬虎,考前一個禮拜「比較有在盯我們」,勉為其難地上車陪我們練習。蒙此恩典,眾學員無不誠惶誠恐,用功加油,勤背考試口訣,期盼此戰一舉成功。

主考官一張鐵面無私的冷臉,對於我們的緊張充滿不屑,眼看悟性一向比我高的小玲鎩羽而歸,不由得我膽顫心驚。

輪到我上考場後,倒車入庫、路邊停車、S型車道駕駛皆安全過關,勉強鬆了半口氣。可主考官不知抽了什麼風,從頭到尾要我加速踩油門:「開快點!沒吃飯啊?」

搞得我如臨大敵、緊張萬分,長官,你有那麼急著下班嗎?當然還不忘尖酸刻薄的諷刺咒罵,彷彿我們這些靠補習考照的人全都該下十八層地獄。

結果一個綠燈轉彎,說時遲那時快,我碰的一聲撞上安全島,主考官不耐煩地吼道:「下車下車!妳根本就不會開車!台北市的交通就是被你們這些人搞亂的!」就差沒一腳把我踹下車了,我終於了解為什麼有人會對主考官破口大罵。

這個擾亂軍心的罪魁禍首,此時還敢大放厥詞,真的是很欠扁!接著教練又把我訓了一頓:「妳幹嘛開那麼快?不是叫你們開得愈慢愈好嗎?」我哭喪著臉說:「主考官我加速呀!」「妳開妳的車,管他說什麼啊!」

原來如此,有了前車之鑑,我決定實行「三不政策」:不看、不聽、不理主考官,兩個禮拜後捲土重來,前三關過得可謂完美無缺,接著來到上回失事地點,又是碰的一聲,主官冷笑道:「撞到了!」我往車尾一看:「沒撞到安全島呀!」主考官往前一指:「前面。」

前面?前面又撞到什麼了?但現在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我比較想知道我還有多少分可以扣?

豈料主考官竟道:「繼續開。」真的假的?撞成這樣還有機會?世上竟有如此菩薩心腸的主考官?我真快痛哭流涕了!

沒想到上坡起步時車子咳聲連連,熄火兼下滑一公尺,一旁的主考官仍不動聲色,直視前方,嘻!沒被趕下車,還有希望。

我硬著頭皮開完全程,然而下車時,主考官卻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妳沒有考上哦。」瞎毀?長官,這種事你怎麼不早說?你讓我待會兒怎麼跟那群嘻皮笑臉、等著恭禧我的教練和同學,解釋這一場美麗的誤會?

當我第三次赴考場時,同學安慰我:「三次算什麼!我朋友考了七次才上!」七次?那我不如死了算了!

這回又是那位「冷靜自持」的主考官,前三關當然沒問題,前兩次失事地點也安然過關,直線加速正常,上坡起步沒事,下了坡再過個平交道就OK了。

沒想到此時主考官突然抓住我的方向盤向左開去,一邊還大喊:「停車!停車!」

不是!長官,我做了什麼?為什麼要停車?

主考官直說沒事,抓了兩罐飲料下車去,留下一臉錯愕的我……。

喵的,原來他是替車道附近的同事送飲料,還跟對方哈拉了幾句,再上車繼續監考,然後正經八百地道:「三次算什麼?還有人考了十三次!」

直到多年後的現在,只要一想到自己考上了駕照,還是會開心得不得了;看到為了考駕照上補習班練車的人,還是會寄予無限的同情啊~~~

其實考照順不順利,跟駕訓班大有關係,所以千萬要慎選駕訓班;考試時一定要鎮靜,切莫讓主考官的監考態度影響了心情。其實進駕訓班就是為了考駕照,若想藉此練車技,那就是想太多,還是抱著必考上的決心努力衝刺,免得日後傷神又破財。

好吧,就在我費了九條牛兩隻老虎的力氣考上駕照之後,你猜它在什麼情況下第一次被使用?哦,它被我室友借去租漫畫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站長,我一定會還你85塊的!

被跳蚤咬了,怎麼止癢最有效?

那個,鈣片有必要長那麼大嗎?喵嗚~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