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論「到水準書局買書」之購書技巧

師大附近知名的水準書局書價之「隨興」歷來有口皆碑,記得多年前敝人高升讀書會執行祕書,為勤儉建會,決定到水準書局採買指定用書,於是在某日下班後,騎上了機車小黑前往水準書局。

在「這裡不能左轉、那裡不准右轉」的大小巷弄間,來回騎了三、四趟後,才發現水準書局的藏匿地點,可巷內車位全部客滿,竟連小黑這樣的纖纖君子,也毫無立足之地?

路邊隨便停一下沒關係吧?

不行!最近拖吊多變化,小心駛得萬年船,書買得再便宜,也抵不過一張罰單,還是辛苦點,讓小黑跟人擠一擠。

虧得我眼尖,發現某三機車間各有一小空隙,於是火速停車往回走,使盡吃奶力氣東挪西移,總算擠出小黑的容身之處,這才拍拍手滿意地走回小黑身邊。

然而,意外總是突如其來。

就在我戴起安全帽的當兒,遠遠看見一位老兄咻的一聲把他的野狼125騎進該空位,還單手把左右兩邊的破機車小移一番,再從車座上特技表演似地縱身躍出,長手夾著安全帽,悠閒自在地走開了!

我應該……呆住有10秒之久吧?拜託!怎麼會有這種事!?

對,就是有。

現實再殘酷,還是要面對,於是我又在巷內來回了三、四趟,才終於搞定小黑,走到水準書局門口,已經是半小時之後的事。

後來跟同事提起此事,她冷笑道:「拜託!找個停車位要半小時?妳以為妳停的是汽車啊?」

其實,我這人挺注重「外表」的,逛書店雖是生活中的一大樂趣,但前提是這店要夠舒服,除了書多,視野、音效、光線和溫度都不能馬虎。

可想而知,看到水準書局時,我實在……

也是沒有太失望,至少規模比我想像的宏偉、老闆比我想像的瘦、客人比我想像中的少,量量肚子有點小餓,還可以忍耐。

進店後先閃過雜誌舊書地雷區,找到一小塊乾淨的地板站穩後,觀察了一下四周狀況。

看來是按照出版社排書,幾個店員分布四周理書,這就好辦了!

攤開手上的書單,《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大塊文化,來不及張望書架上的出版社指示牌,就在收銀台前高度及腰的書堆裡找到了。但是不急,待會兒結帳再拿。

《曠野的聲音》,智庫文化,居然也在這堆書裡瞄到,加上幾本同事要我代購的書一一出現,我信心大增,心想別往人堆書架裡擠了,就黏在這堆書旁,肯定能挖到寶。

《丹諾自傳》,商周,有點歷史的老書了,能在這堆書裡找到嗎?我瞪大了眼睛掃了又掃,就是沒看到。

我不情願地往書架那頭走去,卻又忍不住頻頻回首,真的沒有?還是沒有?確定沒有?

好啦,沒有就沒有,我找就是了。

商周是吧?不就在這裡,這麼厚的一本書,眼睛糊到蛤蜊肉也不可能錯過。

算一算只有四本,還差四本,正在思考如何是好的當兒,肩頭被人撞了一下,這才發現情況不對。

老天!不過幾分鐘光景,咋就冒出這麼多客人?真是不能小看水準實力,還是速戰速決要緊。

游出這片人海,問老闆此書可有存貨,老闆表示:「沒有,書全在架上了。」

我趕緊奮力游回去,把那四本僅有的《丹諾自傳》揣在懷裡。

《活在歷史裡》,麥田,要命!怎麼又是這麼厚一本?

多虧我腳下的超級矮子樂,用力踮個腳,總算也拿到了架上的書。

算一算又是四本,水準是怎樣?凡超過三公分厚的書,一律只進四本嗎?

再疊上這四本我實在拿不動了,要不先擺地上好了,我就不信天底下會有誰剛好要買這兩本書!

《旁觀者》,聯經,大出版社應該不難找,可找過來又找過去,就是遍尋不著,正在苦惱的當兒,忽然發現目標出現了——

拜託!嫌棄人家是冷門書也不用這麼明顯吧?

那三塊磚……是說那三本書,居然被擱到書架之外的最上頭,這會兒超級矮子樂也討不到便宜了。

怎麼也沒張小凳子什麼的,我這一身套裝窄裙外加高跟鞋,是能隨便攀上書架的嗎?

開玩笑,此等有失淑女風範的俗務,當然是交給店員來做。

然後這個時候店員就一定會沒了蹤影。

請老闆來拿?我看他不但沒空,也高不了我多少。

情急之下心生一計:「要不把書疊起來當凳子用好了。」

咦?要用我的書嗎?

那怎麼行?當然是偷偷搬來別堆書。

正要脫鞋踩上去,又覺得太殘忍,只好把包包裡的筆記本拿出來墊上。

墊上後又捨不得筆記本,要不再鋪個兩層面紙好了。唉,人生為何如此艱難?

一切準備就緒,趁著四下暫時無人,我脫了鞋戰戰兢兢踩上去,可任憑我伸長了手,就是搆不到那殺千刀三塊磚

叨天之幸,此時剛好飄來了個人高馬大的男同學,我立刻把握機會叫住他,上氣不接下氣地往上一指說:

「先生,不好意思,可不可以麻煩你幫我拿上面那三塊《旁ㄍㄨㄤ者》?」

我隱約看見對方嘴角抽動了一下,然後二話不說一個側身一踮腳一伸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把那三本書抄到我面前,過程如行雲流水,簡直比吃飯還要容易。

不知怎地,此時封面上彼得.杜拉克和藹的笑容看來十分刺眼……

我還來不及稱謝,此君已面無表情說聲「不客氣」,便無聲無息地飄走了。

是我的錯覺嗎?望著這位男同學離去的背影,我疑似看到他的肩頭正在急速抽動……

算了,不研究!

就剩最後一本書,五臟廟已大唱空城計,腳酸手軟肚子餓,我覺得自己需要來個中場休息……

下一本是《奇異之眼》,麥格羅希爾,好難記的社名,一問老闆果然沒賣這本書,真是——

太好了!總算完成任務,可以走人了。

回頭把地上那堆書搬到收銀台結帳就OK了。

咦?怎麼會找過來又找過去,就是不見我的那堆磚呢?

結果一轉頭就看見剛剛堅持不露面的店員,正把那堆磚一塊塊上架,嘴裡還碎唸個不停。

「等一下!大哥,這是我要買的書,不麻煩您上架了。」

「妳的書哦?那妳要拿好啊,堆在這裡會擋住去路的。」說完轉身就走。

「……」十幾塊磚怎麼扛身上,你倒是示範給我看啊!? (右手背拍左手掌)

接下來又是高難度的挑戰——排隊結帳。

「咕嚕咕嚕咕嚕……」五臟廟祝又在唸經催促,每一分鐘都像一世紀那麼久。大概過了幾千年後,終於輪到我。

老闆在書上蓋了章,寫了些鬼畫符,指著《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笑咪咪地說:

「這本書不錯!才八本,妳買十本,我算妳便宜一點。」

「沒關係,八本就好,價錢看老闆的意思。」

就八個人你要我買十本幹什麼?

「妳可以送人啊?十本啦十本,我再送妳一本《七里香》!」

「沒關係,不用送,八本就好……」

我不但有《七里香》,我還有《無怨的青春》好嗎?

「算十本的錢啦,我再送妳一本《無怨的青春》。」

什麼!?

「《曠野的聲音》要不要買十本?我送妳別的書。」

「真的不用了……」

夜黑風高、三十幾本書、50cc小機車、餓得前胸貼後背,老闆,你一定要這個時候送我書嗎?

「《丹諾自傳》只要四本哦?不是都買八本嗎?我叫我老婆再去倉庫拿!」

「老闆,你剛剛明明說書都在架上的……」

正想據理力爭,老闆又說:「後面那個先生只買兩本書,我先結他的好了!」

沒想到先生後面的小姐只買一本書,小姐後面的弟弟也買一本書,弟弟後面的歐吉桑還是買一本書……老闆結得不亦樂乎,完全忘了我的存在。

但是!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等了又等、等了又等,我終於忍不住大罵起來:

「老闆!你聾啦!沒聽見我肚子餓得咕咕叫啊?你懂不懂什麼叫先來後到、以客為尊?會不會做生意啊你!」

當然,這種話只能在心裡罵爽的,為了達成任務,還是得保持風度等下去。

直到我覺得眼前有點泛黑,懷疑自己再站下去可能會血糖過低昏死過去,才無力地開口道:「老闆……我已經等很久了……」

拎著兩大袋書搖搖晃晃走出水準書局時,我努力保持平衡,不讓自己倒下來。

老天,這輩子從來沒有買書買得這麼累。

你聽過有誰買書從天光買到天黑、還搞到快貧血昏倒的嗎?

小黑!你在哪裡?姊姊快不行了……

為了書架上那三本《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兩本《七里香》、兩本《無怨的青春》、以及兩本《曠野的聲音》,不知費了多少唇舌和時間遊說友人收留。

不過,也不能說此行一無是處,至少歸納出了幾個結論:

一.當你要到水準書局買很多書的時候,除了價錢,請考慮當其他成本支出。

二.當你要到水準書局買很多書的時候,請挑選高、中、低三款不同身型之友人同行,以方便取書。

三.當你要到水準買很多書的時候,請於結帳前備妥足夠的糧食與飲水,以免成為社會版頭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站長,我一定會還你85塊的!

被跳蚤咬了,怎麼止癢最有效?

那個,鈣片有必要長那麼大嗎?喵嗚~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