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相親鳥事一籮筐

某日,樓上的同事瑪麗來了一通電話:

「ㄟ,有人要請我吃飯耶~」

「哦,那恭禧你。」

「妳要不要一起去?」

啊?

「誰請吃飯?我認識他嗎?」

「嗯……不認識。」

「那我去幹什麼?」

「其實,是有人想認識你啦。」

「為什麼要認識我?」

「哎喲,妳怎麼那麼笨!就是要『相親』啦!」

啥?

「這個……我可以問一下對方大概的條件嗎?」

「哎喲,妳見過啊!」

「啥時?誰啊?」

「小華前幾天不是在壽司店遇見妳嗎?她旁邊那個男的想認識妳啦!」

沒想到這年頭還有一見鍾情的蠢事。

「哦~我想起來了,我還以為他是小華的男朋友說,但是,我對他沒什麼印象耶。」

誰會對別人的男朋友有印象?畢竟這世上長得帥的人不多。

「見面就有印象了啊,我順便也幫小華找了一個男生來相,因為是陪客,所以我也會去。」瑪麗說。

我有點意興闌珊:「那個,我想他應該不是我喜歡的型,還是算了吧!」

其實,當時我覺得小華配他有點可惜了……

「不行!那小華怎麼辦?不管啦,下星期二晚上,就這樣,再見!」說完咔嚓一聲掛上電話。

「喂!喂!」

現代的人,做人真是很──自在后?

我踏進餐廳時,看見排排坐的三位男士,不知怎地,腦中突然浮現「心如止水」四個字。

雖然覺得無力,我還是很有風度地坐下來,當然,坐在那位指定我的男士對面,只見他長得……長得……

對不起,實在記不得他長什麼樣子,恕我無法形容。

話說每逢過年前,報上總有一堆關於生肖的來年預測,摻雜些加減乘除的遊戲,在這個尷尬時分,這種東西很容易成為眾人的話題與娛樂。

我趕緊把剪報拿出來,煞有介事地說:「ㄟ,我們同事都說這個很靈耶!」

一群人認真地研究了起來,居然還討論得嘻嘻哈哈,中途稍微了解了一下對方的工作,據說是在勞工處某單位任職,於是聽到形形色色的工程弊案內幕及黑箱作業。

那些黑幕到底有多精采呢?這個我真的不能說,因為——我忘了......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尤其是這種宴席,早散早好。

所有人輪流上完廁所後各自回家,巧的是,我跟那位男士往同一方向,當我與他併肩走著時,赫然發現:穿平底鞋的我竟然比他高!?

還在錯愕的當兒,他瞬間又矮了一截,怎麼會這樣?

我不明所以地低頭一看,原來,他剛剛走在騎樓上,現在騎樓走完,下到地面上來了。

我很想跟他說:「先生,我已經不是很高了柳,我想,我真的配不上你,請你忘了我。」

==========看到這裡,差不多可以休息一下了 ===========

不知道為什麼,有時莫名的桃花一現,就會開個沒完沒了。那陣子桃花旺到一個不行,導致我如今深深懷疑:一生的桃花額度是不是都在那時候用完了?

首先是英文班的一位男同學三番五次打電話來說要辦全班聚餐,一定要我到場參加。

電話中,我不置可否,只心想:「同學,如果當初我幫全班洗團體紀念照,跟你收一張三塊半時,你沒有回答『ㄏㄤˊ~這個還要錢哦?那你能找我一塊半嗎?啊,乾脆算三塊就好了,做人不要那麼計較啦!』的話,我會認真考慮要不要去聚餐的。」

過了幾天,一個長得像黑道大哥的印刷廠老闆帶著老婆來公司做簡報時,一邊嚼檳榔一邊說:「ㄟ!●小姐,妳人真的不錯,要不是我已經娶某了,我一定ㄆㄚˇ妳!」

當時我臉上應該出現了三條線,我真的很懷疑:坐在印刷廠老闆身邊的那位女士,真的是他老婆嗎?人真的可以在老婆面前說這種話嗎?

好不容易把黑道大哥印刷廠老闆打發走,幾十分鐘後,他老兄居然又打電話來:

「ㄟ!●小姐,妳有沒有男朋友?我介紹我朋友給你認識好不好?他跟我一樣,做人很古意實在,不奸巧虛華。妳人真的很好,大家可以認識一下……」

奇怪?我人好不好關你什麼事?管好自己吧你!這家印刷廠絕對不能往來!!

============還有很多,建議再休息一下=============

凡是人都少不了房事的困擾,我是說「租房子的事」。

剛好那陣子想換住處,因為當時住在一樓,四周被眾大樓團團圍住。

房間坪數雖大,但暗無天日,唯有一扇對外的窗,但是一打開就是一堵牆,結結實實伸手可及,所以無論白天晚上刮風下雨,進到房裡就得點燈……

等一下!講到這裡就可以了,已經偏離主題很遠了。

於是有一天,我跟同事一起到公司附近找房子,房東太太是個親切的人(大部分第一次見面的房東太太都很親切),大概覺得我長得……很直樸,不太像壞人,於是極力向我促銷她的出租雅房。

那雅房是間和室,啥牆也不靠,只用日式拉門將四周隔起,很像武俠片裡用手一擢就破、再插根煙管放迷魂煙迷昏房中之人的那種紙門,令人相當沒有安全感……哎喲,又扯遠了!

總之房東太太一聽說我在某大企業上班,立刻喜上眉梢笑道:「有一次我從國外回來,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經過你們公司,沒想到行李突然倒下來,結果你們公司有位先生很好心,不但幫我把行李收拾好,還幫我把行李送回家,真是很熱心耶!」

我漸漸發現房東太太是愛烏及屋,因為行李事件對我特別有好感,硬是要我留名片,我跟同事幾次起身要走,都被留住喝茶吃點心。

我很想提醒她:幫你送行李回家的是我們公司的人,不是我本人耶......

因為和同事一直走不掉,最後只能說:「房東太太,我們午休時間已經過了,要趕快回去上班。」房東太太才依依不捨地放人。

回到辦公室,電話立刻響起:「喂?●小姐,我是剛剛那個房東太太啦!」

欸?剛剛才見過面,不會現在就要我確認租不租房子吧?我都還沒想到婉拒的理由耶,不能多給我點思考時間嗎?

「房東太太,那個雅房我想再考慮一下……」

「●小姐,你有沒有男朋友?」

「啊?」這跟租房子有關係嗎?

「我有一個朋友,年紀配你是大了一點,不過他家境很富裕,他人住在香港,常常在台灣和日本之間飛來飛去,他人很優秀,雖然說頭髮少了一點……」

「房東太太,我們現在在上班,不方便談這個……」

「妳可以先跟他見個面,再約雙方家長出來聊聊,結婚以後,可以住在台北,他在台北有好幾間房子,只是他工作的關係,沒辦法長時間待在台灣,但是沒關係,人家都說小別勝新婚,這樣以後感情會比較好,搞不好小孩都可以生好幾個……」

「房東太太!」我不得不運氣大喝一聲,才終於打斷她。

「啊?什麼事?」

「謝謝,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我開始口不擇言。

「是哦?你們交往多久了?女孩子找對象要多比較,不要太快就定下來,這樣女生很吃虧的。

你先見見我朋友,搞不好你會發現他比你男朋友好很多,真的,我們來約時間,快點!他在台灣的時間不多。」

這位太太,妳會不會想太多、太遠了?

「啊不好意思我要進去開會了不能多說了謝謝您再見!」掛上電話後,我下意識地用力按住話筒,企圖用這種愚行阻止電話鈴聲響起。

同事見我形跡詭異,狐疑道:「什麼電話啊?有那麼恐怖嗎?」

「有,就是那麼恐怖。」

非常慶幸那是一個沒有手機的年代(是的,我曾經活過沒手機的年代),房東太太的騷擾持續了一陣子,都讓我請同事擋掉了。

不過,「相親」這種麻煩事兒還沒完,算一算這篇也寫了兩千多字,差不多要讓大家休息一下了,其他的相親驚魂事件,等心臟夠力時,再來寫寫看好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論「到水準書局買書」之購書技巧

台北公車驚魂記

站長,我一定會還你85塊的!

2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