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一通電話引發的慘劇(中)

我忍不住蹙眉:「我想沒有必要吧。」

「我們先碰面再說,以後妳認識我,或許妳會覺得○◎是一個很好的朋友,或許將來有人要給妳一千萬交換○◎這個朋友,妳都不願意呢!」

一千萬?這種事有什麼好不願意的?

我想起下午正好有事出門,於是回說:

「我今天下午有堂法拍屋的實習課,會和老師同學到台北地院實際參觀法拍屋標屋過程,如果你想和我碰面,可以到台北地院去。」

我覺得真要碰面,還是在公共場合比較好。

男子遲疑了一下:「呃,妳在工作時應該要專心,我就不過去了。」

這是說我工作不專心?

「我是想請妳吃個飯,我們可以面對面說話,我可以問妳問題,然後妳回答,妳也可以問我問題,然後我回答。」

可我不想回答你的問題,也不想問你問題。

「再說吧,我真的要工作了。」

這位仁兄的自以為是讓我很不愉快。

「好的,妳今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可以想像我的樣子……」

我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立刻打斷他:「抱歉,我不想想像任何事,我掛電話了。」

我覺得再講下去,我真的會發火,最好趕快結束通話。

「好的,那妳星期六晚上大概五、六點的時候要等我電話。」

我不悅地回說:「我不會等你電話,我會去做我自己的事。」

你誰啊?為什麼要等你電話?

「那妳的電話要開著。」

「哪個人的電話不是開著的?」

「我是說那段時間妳要在家。」

我高興什麼時候在家就什麼時候在家,為什麼要你允許?

這個人,可能真的有病......

「我會出門去,什麼時候回來不知道。」

「我就是想請你吃晚餐,到時候我們可以面對面說話,我可以問妳問題,然後妳回答,妳也可以問我問題,然後我回答。」

這人說話都不換詞的嗎?該不會正在唸著什麼劇本,不小心看錯行了?

「再說吧,我掛電話了。」

「好的,再見!」

這一切真是莫名其妙,於是我忍不住打電話跟姊姊講了這樁奇遇,正在通話的當兒,電話又響了,一接起來又是那人的電話。

這回連問安都沒有,直接就說:

「我只講一分鐘。上個月我生日的時候,到承天禪寺去求了籤,籤上說老天爺最近會給我一個禮物,我覺得妳就是那個禮物。」

我臉上的黑線應該呈等比級數增加吧?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一個接錯電話的人而已。」

「不,我覺得妳是一個禮物,可能是我這麼多年來一直在行善,所以把妳送給我。」

「......」相當令人無言以對的話。

掛上電話後,因為心煩,就不去想這件事,繼續工作,接著下午出門辦事,回到家累得不得了,早早上床夢周公了。

睡到十點多,被電話吵醒,又是那人打來的,這回又有什麼事?

「妳回到家了嗎?」

廢話,不然你在跟鬼說話嗎?

「有什麼事嗎?我在睡覺。」

「對不起,妳通常都幾點睡覺。」

「不一定,我今天比較累,七點多就睡了。」

男子十分驚訝:「七點?七點?怎麼會七點就睡了?」

法律有規定人民不准七點就睡覺嗎?

我高興幾點睡就幾點睡,你管得著嗎?

「你有什麼事嗎?」

「那妳休息,我明天再撥給妳。」

隔天早上一大早,電話就響了,正是這位仁兄打來的,我一點也不意外。

「妳醒了?妳今天要做什麼?」

「工作。」

「妳什麼時候不工作。」

直到你不再打來的時候。

「工作做完為止。」

「我想過了,我可以去妳家,妳可以一邊工作,我就坐在妳旁邊看妳工作,妳可以弄妳的部落格給我看,告訴我部落格是怎麼操作的,妳是怎麼寫文章的……」

STOP!

「等一下!我不可能讓你來我家,如果要見面也只能在公共場所,我又不認識你,怎麼可能讓你來我家?」

「我不會傷害妳的,這是一份很美好的緣份,我怎麼可能傷害妳?笑死人了!」

是你想的比較好笑吧?

「反正不可能,如果是妳女兒,在電話上認識一個打錯電話的人,隔天就讓對方到她的住處,你覺得妥當嗎?」

男子沉默了一下:「妳說的對,我可以接受。」

「我不管你接不接受,我的想法很正常。」

並且也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及認可。

「妳說的對,妳說的都對,妳吃過早飯了嗎?」

「吃過了。」

「我還沒吃。」

那就趕快去吃。

「……」

「我想跟妳一起吃早餐。」

「……」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如果不同這人見上一面,他會一直打電話來。這是我對外工作的聯絡電話,一時之間也不可能換號碼。

我覺得這位仁兄已經被自己的想法催眠了,以為我就是他想像中的樣子,他的心平靜不下來,只要心靜不下來,電話就會一直打。

我想起今天早上要去看電影,於是說:「我今天要去看早場電影,如果你有空可以過來。」

「好,我們一起去看電影。」

「隨便你,那是電影院,誰都可以去看電影。」

「我是因為妳要看電影才去看電影,如果妳不看電影,我就不會去看電影了。」

那你可以不要來看,真的。

「隨便你。」

「那我們約幾點?」

「電影是十點半,我通常開演前半小時會買票。」

「那我們怎麼碰面?」

「我告訴你我穿什麼衣服好了。」

「不,妳來找我好了,我留了個小鬍子,手上會拿一本《亞洲週刊》,台灣人看《亞洲週刊》的應該不多,很好認的。」

這個人,好像一直要彰顯自己很厲害、很高人一等的樣子。

有小鬍子和手上拿一本雜誌,哪裡好找了?找起來很麻煩好嗎?

我暗自嘆了一口氣:「你可以描述一下你的長相嗎?」

「我啊,我留著小鬍子,手上經常拿一本《亞洲週刊》。」

奇怪,我問的問題很難理解嗎?

我有點不耐:「我是說身高外貌之類的。」

「我的身高一百七。」

我想起很多一六十幾公分的男生都號稱自己有一百七。

「我留著小鬍子,很多人都說我長得很像艾森豪將軍,他們都說我長得很像混血兒。」

這年頭是有誰知道艾森豪將軍長什麼樣子嗎?

「我盡量找找看。」

我不想問他手機,那表示我可能也要給出手機號碼。

「請問你有男朋友嗎?」

「我很多男的朋友。」

「請問有人追求你嗎?」

「有。」

廢話!誰還沒被一、兩個人追過?

「真的嗎?」

「不信就算了。」

「我想我可以追求妳,如果妳覺得不錯,我就可做你的男朋友,我們可以……」

我真的發火了:「不要隨便把別人編進你的未來,你這種自以為是的說法真的令人很不舒服。」

「對不起,可是我這種想法也很正常,我只是很誠實地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所以只要誠實,就可以不顧別人的心情,想什麼就說什麼嗎?

那我可以也這麼做嗎?(待續)


這篇不大好笑,這個人真的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如果你還看得下去,敬請繼續收看下集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一通電話引發的慘劇(上)

相親鳥事一籮筐

相親鳥事第二籮筐:深深體會到什麼叫「學校」

2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