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一通電話引發的慘劇(上)

那年我還在台北工作,某個週四早上,我正在家整理一份錄音稿,鍵盤打得如火如荼時,室內電話突然響起。

我不疑有他地拿起話筒,習慣性地按了擴音鍵:「喂,你好。」

「喂,我要找李國蘭小姐。」是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

李國蘭?沒聽過。

「你打錯了。」我回道。

「那……請問那裡是?」

廢話,當然是我家。

「反正,你打錯了。」我說。

「那妳認識李國蘭嗎?」

開玩笑,我怎麼會認識李國蘭?

「不認識。」

「奇怪,那妳的電話怎麼會跟李國蘭的一樣?」

「……」你問我,我問誰?

「請問妳有這支電話多久了?」

這個說一下應該沒關係:「幾個月吧。」

「請問這是妳的電話嗎?」

廢話!不然呢?

「是我的電話。」

「妳真的不是李國蘭嗎?妳跟她的聲音好像哦。」

「我不是。」

我開始懷疑這是新的電話行銷手法。

「請問妳是家庭主婦嗎?」

「不是。」

所以是要推銷廚房用品嗎?

「那妳是剛好放假在家嗎?」

「不是,我是文字工作者。」

文字工作者不需要廚房用品,您可以掛電話了。

「那麼妳是作家囉。」

「不是,我是文字工作者。」

奇怪,這人到底想賣什麼?

「噢~那就是寫文章的囉?」

「也寫文章,凡是跟文字有關的工作都算。」

不是,我這種背景的人,到底可以跟你買什麼東西?

「那就是作家了嘛!太好了!我一向對作家很景仰。」

「不是,我只是文字工作者。」

到底要講幾遍?「文字工作者」有那麼難理解嗎?

「那文字工作者都在做些什麼?」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是不是要口氣狠一點才能掛電話?

「我不必跟一個不認識的人報告我的工作內容吧?」

「不認識的人?噢,不好意思,我姓○,我叫○◎,我在一個公益團體工作,我們的工作就是到世界各地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所以這是來募款的?還是詐騙集團的新技倆?

我要不要先報警?反詐騙要撥幾號?

男子繼續滔滔不絕:「譬如資助大陸山西省的一個小村莊裡的小學學校,送文具或課桌椅給他們。」

「……」沉默是終止對話最佳良方,只要什麼都不說,對方也就說不下去了。

「或者是到有發生戰爭的國家,去幫助戰亂中的兒童。」

「……」我繼續沉默。

「妳知道山西那個叫◆◆的小村莊嗎?」

「不知道。」這題不得不回答。

「那是當年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會戰的地方,中國國民黨稱之為追剿,而中國共產黨稱之為……(以下省略一千字民初歷史描述)」

奇怪,究竟賣什麼東西會跟國共戰爭有關?是歷史書還是DVD?

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趕快掛電話:「那個,你對歷史很有研究,但我不需要……」

「對啊,我就是學國際戰略的,我大學是念新聞的,歷史是我們必修的。」

「好,但是我不需要……」

「小姐,請問妳貴姓?」

「蛤?」胡亂編個姓好了。

可是,我為什麼要為一通沒來由的電話說謊?

說謊很麻煩耶,索性就報了真實姓氏。

「#小姐,我姓○,我叫○◎,我今年五十一歲,我在■■■■■工作。#小姐,我感覺妳是個很好的人,其實我今天早上心情很沉重,昨天晚上我的頭很痛,吃了頭痛藥,睡得很飽,通常我吃了頭痛藥就會睡得很好,我猜想頭痛藥裡面有安眠的成分……」

我突然想起,電視上有心理師教導如何拯救有輕生意圖的人,有一條好像是不要終止與對方的對話?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那我也說點什麼好了:「哦。」

可是,到底要講到什麼時候?

算了,反正也打了好一會兒字了,不如去做點別的事吧!

於是我把話筒擺在書桌上,開始拖起地來了。

「其實我心情沉重是有原因的,我告訴妳我為什麼心情沉重,昨天是一個紀念日,一年前#國和*國戰爭中死了好幾十個人,我親眼看到那些孩子慘死的模樣,即使過了一年多,想起當時的情景,我還是覺得很難受……」

洗拖把的水聲嘩啦啦響起,我不得不把話筒帶到水槽邊。

「哦。」

「#小姐,我怎麼感覺妳的聲音很遙遠?」

「哦,我用擴音講話。」

「妳不要用擴音啦。」

為什麼不能用擴音?我高興用擴音就用擴音,你管得著嗎?

「抱歉,我還要工作,沒辦法一直聽電話。」

「噢,那妳什麼時候工作完?我再打給妳。」

「你是有什麼事嗎?」

我覺得他可能不是推銷員,比較偏詐騙集團。

「呃,我想認識妳,我覺得我們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

「是嗎?」我怎麼不覺得?

「我跟妳說,我有一個要好的女性朋友,她是一位空姐,我在飛機上認識她的,最近她離婚了,心情很不好,要跟我碰面,我們每次見面要分開前都會彼此擁抱,並且親一下對方,但我們是親臉頰,不是親嘴。」

我不耐煩道:「這位先生,你每次打錯電話,都會跟對方聊這麼久嗎?」

「不,我從來沒跟一個人聊這麼久,我從三十歲到五十一歲都沒發生過這種事。」

那你三十歲到五十一歲都在幹嘛?

「我覺得妳是一個很好的女生,#小姐,妳結婚了嗎?」

「沒。」

「我跟你說,我姓○,我叫○◎,我今年五十一歲,妳今年幾歲?」

「抱歉,我不想說。」

「我今年五十一歲,我希望妳不要太年輕,我希望妳年紀大一點。」

為什麼我就得年紀大一點?

「我很怕跟二十幾歲的女孩子講話,她們太年輕,聽不懂我說的話,跟她們談《紅樓夢》、《老殘遊記》,她們聽都沒聽過。」

「……」事實上我也不懂《老殘遊記》。

「我跟妳說,我九月九日出國,十月初才會回國,這個星期五、六晚上朋友會請我吃飯,為我餞行。」

「……」那祝你用餐愉快。

「我想跟妳見個面,我想認識妳。」

「啊?」

我突然覺得,這會不會是我部落格上某個網友在惡作劇?

會是誰?是愛開玩笑的「剪刀手愛德華」?還是自稱是「老杯杯」的搞笑網友?

於是我試探性地說:「如果你想認識我,你可以上我的部落格看我的文章,那些文字可以反映出我的性格。」

「可是我不想透過文字,我想看著妳,跟妳面對面說話。」

「我很看重我的部落格,如果你對我的部落格沒有興趣,那就算了。」

「我跟妳說,我不會上網、也不會email、什麼MSN的,那些東西太現代了!」

「……」

看來應該不是網友在惡作劇,也不是認識的朋友的聲音,到底會是誰呢?

男子繼續道:「#小姐,我想在出國前和你碰個面。」(未完)


好了,已經寫很多字了,差不多可以休息了,歡迎下次收看續集,謝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保護牙齒是人生責無旁貸的神聖使命——論慎選牙科診所之重要性

有時候,要付錢給人家也是很難的……

相親鳥事一籮筐

2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