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fgq
maintainer
16 Followers
18 Articles

【译文】与 Ben Mauk聊聊新疆、哈萨克斯坦、中国和暴力

小银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绝对紧急的情况——人们正在离开新疆,他们公开发声一到两次,然后就消失或永远沉默了。或者他们迫切地想要讲述自己的故事却没有人听。那里在发生的事情,真实的现实,正面临着消失的危险,这种可能性冒犯了我存在的每一个面向:无论是作为一个记者、作为一个作家、作为一个左派、作为一个犹太人,还是作为一个人。

1

对话记者林子人:格子里跳舞,山坡上推石|围炉·FDU

围炉weiluflame

可能所有人都在戴着镣铐跳舞。如果你不做,就相当于放弃了这个舆论阵地。能放弃吗?不能。

记者阿布·阿格莱被杀害:为揭露巴勒斯坦占领区真实面貌而牺牲

中国劳工论坛

除了以色列记者需要展现团结声援外,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是,我们要反对攻击新闻自由与绿线两侧的记者——一个允许在光天化日之下攻击和噤声记者的政权,会危及全体记者的工作。此外,为掩盖占领现实而对巴勒斯坦和其他国家记者的迫害,加剧了假新闻的传播、对以色列人和全球民众都隐瞒了他们所需知道的事情。这一点标志着,以色列记者联盟亟需强有力地行动起来,阻止当局对巴勒斯坦记者的一再攻击。

徐州八孩案引民憤,中國人口拐賣何以是「輕罪」?超穩定結構下的悲劇,20220215

Heilamverse

人口拐賣

Back to All

消失的理想世界

张德志

写给以后的自己和所有离开新闻行业的人

读史札记|谁是被清政府杀害的第一个职业记者

一言为定

1860年9月死在北京的《泰晤士报》记者托马斯·威廉·鲍尔比,应该是中国领土上被杀的记者第一人。

日本記者在重獲自由後講述了永盛監獄的虐囚事件

德州通訊社

原文: https://www.frontiermyanmar.net/en/freed-japanese-journalist-tells-of-prisoner-abuse-in-insein/ 一名在報導緬甸政變後續事件時被捕的日本自由記者周五抵達了東京,此前緬甸當局對他的指控以一種外交的形式被撤銷。

我們需要記者,記者需要我們

慕雲

身為一個極其普通的會員,見證着媒體的發展和成長,不由得有種振奮的感覺,彷彿一起賭香港人的熱誠和骨氣。當極權不斷以「假記者」、「黑記」污衊記者的人格,用惡法打壓記者的工作甚至生存,願我們一起撐住記者,撐住我城的歷史紀錄。

弦子上庭这一天的几个小事

張泰格

12月2日,中国一南一北有两桩庭审牵动人心,我在北边这个的现场。北京是很冷的,黄色的银杏叶上周几乎就掉光了,北京便只剩下青砖灰瓦的颜色,好在天气不错,只不过北京海淀人民法院过于威严宏大,泡桐树的叶子也不解风情,蓝色的天空几乎都被遮挡住了。弦子的庭审从中午到深夜,一直开了10个小时,外面的近百声援者也等了10个小时。

听过再多的故事,不如懂得一个原理,或为什么中国人依然不会讲理?

韓十洲

几个月前,我在一个群里说过一句话:“听过再多的‘故事’,不如懂得一个原理”,懂了的都说好。现在有了些闲,也想分享给读友们。当时,这句话(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金句的味道呢),虽是即兴之言,却也是长期以来的心得。所以,在对它进行阐释之前,请有一点耐心(柏拉图说“耐心是一切聪明才智的基础...

感叹号时代

小记者老油子

当今,即便是再想细心描绘“怀念”这种拨动人心的情绪时,我们也只能寻找到“泪目”“哭了”这种词汇了,而从前,我们说的是“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今年元月时,月与灯依旧”。2020的冬日太过漫长,以至于素来遭受冷遇的诗句重新被赋予了温度,友邦日本寄来的援助物资上附带的诗句,成为了...

传统纸媒编辑部会议记

小记者老油子

‪单位开会,一个论调是,想要在新闻圈继续发展,就逃不开网络。临睡前稍作分析,‬首先一个基本问题,新闻存不存在,领导头头是道,解释新闻是什么,我忍不住说了一句,我不懂。现在我冷静说一下,新闻在这里是不存在的。什么是新闻,书本上的东西在这不提,我只说一个简单的逻辑问题。

留恋方言:我们在怀念什么

小记者老油子

语言忠实地反映了一个民族的全部历史、文化, 忠实地反映了它的各种游戏和娱乐、各种信仰和偏见。——英国语言学家帕默尔 二零一八年六月底,一则新闻在网络上引发热议。事件的起因是沪教版上海小学二年级的语文课文第二十四课《打碗碗花》中的“外婆”全被改成了“姥姥”。

香港记者还可以被称作记者么?

郝佳林

逛matters很久了,一共两次被作者禁言,巧合的是这两位有个共同的身份—香港记者。第一篇是很久之前了,谭慧芸记者写了一篇《用别人的十年换回自己的十年》展现了理大抗争者的“人性光辉”。我读完错愕了,原来记者还可以写只关注斗争中的一方,这么春秋笔法的文章么?

中东政治时机或许是让在叙利亚被绑架的日本战地记者被救的原因

Koyanagi小柳

非作者同意禁止转载 日本战地记者安田纯平为了报道极端组织IS,于2015年6月23日入境叙利亚后就与朋友断了联络。随后有他的求救图片和视频在网络上出现,外界认为他被国际恐怖组织“努斯拉阵线”关押。直到今年10月24日,日本政府确认他被释放。被叙被武装组织关押了3年4个月后,10月25日回到了日本。...

难爱互助小组

遭遇恐怖组织绑架的日本战地记者:战地报道的意义是和平

Koyanagi小柳

卡舒吉等四位記者被時代雜誌評為年度人物

太阳系日报

文/王傑克《時代》雜誌將今年的「年度人物」稱號給予了卡舒吉等四位記者,因為他們是「事實的捍衛者」。其中第一位地球人卡舒吉是《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在伊斯坦布爾被沙特的火星人部隊殺死。第二位是地球人瑪麗亞-麗莎,她是CNN馬尼拉分部的前主管,現在負責Rappler新聞網站,這家網站報道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以禁毒之名,進行大規模暗殺的行為,據悉已經有12000無辜的地球人被火星人杜特爾特及其部队...

关注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事件

纪小城

沙特遇害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关于沙特记者卡舒吉(Jam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