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8 articlesIn total 87451 words

读史札记|谁是被清政府杀害的第一个职业记者

一言为定

1860年9月死在北京的《泰晤士报》记者托马斯·威廉·鲍尔比,应该是中国领土上被杀的记者第一人。

流水賬|魚鳴嘴紀行

一言为定

昨天請朋友開車,去Y島拜訪了胡老師。他每年天熱的時候,都會帶夫人來青島,住在Y島魚鳴嘴附近。早些年這里極為偏僻荒涼,地價很低的時候,胡老師為著找個安靜的地方畫畫,便在這里置地建了一棟三層的房子,坐在院子里,縱目所極,就是一望無際的海面,美到讓人心悸。

读史琐记|1949,王芸生穿上了绿军装

一言为定

历史学家杨奎松《新中国新闻报刊统制机制的形成经过:以建国前后王芸生的“投降”与<大公报>改造为例》一文中说:1949年5月底,王芸生和杨刚等身著崭新的解放军军装,头戴军帽,随解放军三野部队进入上海。关于王芸生穿军装的事,他的女儿王芝芙也有回忆:“孔先生给我们带来好消息...

【旧文存档】王立军事件的新闻学观察

一言为定

按:2012年王立军事件发生后,我信手发了几条微博,谈了我作为一个新闻学教师对王立军事件的观察,当时《南方传媒研究》编辑吴自力先生看到后,要写把微博整理成一篇文章给他,下面这篇文章,就给根据他的要求写的,居然没有怎么改动,就发了出来,但是,后来我发在一些网络平台上的,均已被毁尸灭迹。

那些以家庭为剧场演戏给人看的人们

一言为定

我小时候,家住一个中学的家属院。那时候,还是文革年代,大家都住一排排的平房,每家屋前都有一个小院子,隔着一堵不高的墙。你不爬墙头,当然看不见邻居家院子里干什么,但两院子里人说话,声音可是清晰可辩。我们邻居,是一对化学老师,有三个孩子。每到星期天,我记得他们家都要开批斗会,具体批斗...

官僚需要把自己搞得很忙:《叫魂》读书笔记之一

一言为定

老老实实14天闭门不出,今天终于结束隔离居家隔离,换来这样一纸证书:解除隔离证明看到这纸告知书,我才发现,按这上面说法,需要被隔离,只能是因为四种原因:1.从武汉或湖北其他地方来陕;2.途径武汉或经过湖北其他城市;3.与前两项人员密切接触过;4.与确诊病例或疑似病例有过密切接触史。

几份简介中的高尔泰

一言为定

前几天在网上逛,无意间进了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原兰大哲学系)网站,发现“退休教师”栏目中,有高尔泰老师的照片,点击进去,有一个简介:高尔泰,江苏高淳人。1955年肄业于江苏师院美术系。历任兰州第十中学美术教师,敦煌文物研究所干部,兰州大学哲学系教师,中科院哲学所美学研究室干部,四川师范大学美学研究室主任,副教授。

宣传的功能:自欺欺人,让自己不是人

一言为定

图片来自微信群组这是昨天从微信群里看到的一个图片,是北京八宝山殡仪馆的宣传简报。很多有心的人分析人士用这个图片在分析武汉疫情的死亡率,我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不敢妄言,但是,我看了这个宣传简报,心里很难过而且有些愤怒,看看这简报里写的:“接到上级驰援武汉的通知,……八宝山殡仪馆专班工作群沸腾了。

新闻存档|外媒在武汉街头拍到尸体?家属:死者生前未被确诊为新型肺炎

一言为定

外媒在武汉街头拍到尸体?家属:死者生前未被确诊为新型肺炎中国新闻网 中国新闻周刊20200202 死者非新型肺炎确诊病例 英国多家媒体2月1日刊发法新社报道并配发照片,称在中国武汉街头拍摄到尸体。中新社记者当日从武汉市有关部门了解到,死者非新型肺炎确诊病例。

折腾百姓,当下中国官场上一种报复性泄愤现象

一言为定

刚在新浪微博上看到一个短视频,一对夫妻,丈夫是重庆人,妻子是贵州人。一家三口在贵州妻子娘家过春节,要回重庆,结果卡在重庆与贵州交界的一座桥上:重庆这边说,妻子是贵州人,不进重庆,再折返回去时,贵州方面说只许妻子进,不允许丈夫进,因为丈夫是重庆人。

記朋友圈里的一些討論、交鋒還有扯皮

一言为定

寫完《和一位青年一次不算愉快的討論》,我就在微信中設了一個分組,起名“無法交流”。起實本來想叫“不可理喻”,但想想,這個標簽顯得傲慢和缺少反思精神,有些時候,自己覺得別人不可理喻,反過來,對方眼中你也是這類。所以,我改稱“無法交流”,算是一個中性的描述吧。

和一位青年一次不算愉快的讨论

一言为定

X是我曾经教过的一个学生,上学时属于热心参加学生会及各类社团那类,但和那些眼睛只会朝上的人精学生不同,她为人朴实,热情,干活蛮踏实,听她一些同学说,学生组织那些苦活累活,都是她做的。我对她一直印象蛮好。我当时指导学生做个校园报刊,她很积极投稿,后来编辑部纳新,她也很积极地申请参加...

张雪忠:各地可以禁入或驱赶武汉人、湖北人吗?

一言为定

按:这是张雪忠教授的文章,他嘱有公号的朋友分享,这样的文章,墙内即使发出来,恐怕很快被封杀,我把他直接上链了。各地可以禁入或驱赶武汉人、湖北人吗?张雪忠 网上流传一份岳阳市的红头文件,内容是禁止湖北籍车辆和人员进入岳阳境内,并要求对已进入者进行劝返。

教学札记|希望你永远知书明理爱自由

一言为定

据说是课堂呵护系统使用场景一学期的新闻评论课结束了,作为期末考试的最后一次限时写作,已经没有时间像前几次一样做课堂点评,写一篇小文,谈谈我看完大家最后一次限时写作的意见。已经是几年前的事儿了,我参加过一个会议,有一位据说是信息工程方面的专家正在介绍“智慧教室”,他说他下一步的目...

人民大学的底色与传统

一言为定

这篇小文,是2017年应新京报之约,为母校人民大学80周年校庆写的一篇应景文章,没想到发在博客上,被加密了。那我还是发在这里权当留个全尸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一天,我在人大新闻系资料室查找资料,无意中发现许多年代久远的藏书,居然都盖有燕京大学的图章。

一次校园抗争背后的规则意识

一言为定

对照香港大学生的行为,我觉得值得大陆同学反思的是,我们面对一项自己并不认同的规则,为什么大家都宁愿选择通过隐蔽的方式去违反,而不是诉诸公开的讨论,并进而通过种种公开的方式去寻求改变规则本身?有一年秋天到香港浸会大学,发现校园“民主墙”的讨论焦点是“给我一个不能在宿舍做爱的理由”。参与讨论者有的发千字长文,有的则是一句话点评,有的批评学校规定无理,有的则认同学校规则,认为宿舍内发生性行为的确不...

陈时伟在夹边沟

一言为定

1907年出生,湖北英山人。1948年从美国伊利诺依大学结束访学,回国担任兰州大学教授1951年4月担任兰州大学副校长。1957年12月,陈时伟在兰州大学被甘肃省委批准为极右分子。1958年8月被押送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1959年7月31日后转到劳改工厂(甘肃省酒泉新生机械厂)改造。1961年3月返回到兰州大学进行监督劳动改造。1962年6月25日,陈时伟被解除劳动教养。1973年在兰州因病...

从萃英门到夹边沟,化学家陈时伟走过怎样的路?

一言为定

写在前面的话陈时伟先生是1907年生人,1957年被打成“极右分子”时,正值生命的盛年。算下来,今年是陈时伟先生110周年冥诞,也是他受难60周年。陈时伟先生和夫人左宗杞女士都是知名化学家,留美学人,陈先生又做过兰州大学副校长,但令人费解的是,即使是在1978年平反昭雪之后,陈先生也是身后寥落,似乎一直未见有门生故旧编印纪念陈先生夫妇的文集,似乎也很少见到有人专门撰写回忆陈先生夫妇的文章,兰...

副校长陈时伟之死

一言为定

在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兰州大学副校长、化学家陈时伟教授的死,竟是一个謎团和传说。这照张片来自兰大文库网站学人风采栏目,是迄今网上能查到陈时伟先生为数极少的几张照片之一。这照张片来自兰大文库网站学人风采栏目,是迄今网上能查到陈时伟先生为数极少的几张照片之一。我第一次知道陈时伟这个名字,是读高尔泰先生的《寻找家园》。高尔泰在书中曾写道:“女右派的集中地,也在酒泉境内,但离我们很远,汽车要走一整天...

大学怎样为社会培养领袖

一言为定

住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日子,似乎赶上了学校的选举季,沿山而上,绿树掩映之下,路旁的栏杆上挂着许多喷绘,大都是学生会和各种社会组织的竞选海报,毕竟是学生,大都没钱,和街头区议员的竞选海报比,制作并不精美,但每张海报上都有团队、政见和一张张青春亮丽的面孔。...

白纸黑字有多重要?

一言为定

这也是几年前写的一篇小文章,对网上信息的脆弱性的一点担忧。当时还不知道区块琏为何物,现在matters上星际系统,让我想起这篇小文,我发现当时发表这篇小文的杂志的电子版已经不复存在了。好在电脑中有原稿,我把它找出来贴到这里。有几家报纸要我写点评报意见,我一般会上网看它们的数字报。看时间长了,我发现一个现象:这些数字报上线之后不久,很快就和印刷版完全不同,许多稿件会从数字报版面上消失,原来的地...

媒体产业:最糟糕的年代,抑或充满机遇的年代

一言为定

...

困局与出路:《新闻业的救赎:数字时代新闻生产的16个关键问题》一书读后

一言为定

《新闻业的救赎:数字时代新闻生产的16个关键问题》最近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杀青出版。正如书名所言,这是一本探讨当下新闻业困局与出路的书,本书作者彭增军教授是美国圣克劳德州立大学教授,而早前,他曾是我国著名外宣媒体《北京周报》执行主编。作为一名经常来往于大洋两岸的国际学人,他笔下讲的是美国的故事,但心中所想的,却是中国的读者;作为一名业界出身的著名学者,他的话是讲给业内同行的,但同时,也是说给...

怎么书写受难者?

一言为定

这两天为着备课,比较仔细地读了许良英先生的《我所了解的束星北》以及樊洪业先生的《竺可桢日记中的束星北》等几篇文章,很大程度上,解答了我读《束星北档案》时的困惑。应该说,作家刘海军所著《束星北档案》,是一部优秀的历史传记作品,这煌煌50万言,建立在大量一手档案文献基础之上,这部书的出版,让一位历尽折磨、饱受屈辱的物理学家重归大众视野,更是打开了尘封的历史,让我们透过一位物理学家的悲惨遭遇,记住...

电话物语

一言为定

按:我2017年写在个人公号上的一篇文章,公号前不久被封了,有朋友提到我这篇文章,我把原稿发在这里存个档。独立导演老虎庙前段时间发表一篇口述史,讲述80年代初在西安开书店时安装电话的一段往事,唤起了很多人的回忆。现在移动电话空前普及,固定电话正在退出家庭,回想上个世纪末期电话进入中国家庭的情景,恍若隔世,完全是白头宫女说玄宗的感觉。杨海鹏是著名调查记者,老父亲是退休军官。他本人先做法院,后来...

对话,唤起一代人的文革记忆

一言为定

按:2016年,是“文革”发动50周年,这一年,我离开西安到青岛工作,教了一门叫《传播学研究专题》的课程,因为讲授内容涉及大众传播与社会记忆话题,我建议上我课的30多名学生对家中长辈就文革话题进行一次访谈,最后形成30多份访谈报告。这篇文章,是我当时写的一个教学总结,最早发在我的一个简书账号和新浪博客上,当时蒙一些朋友转发推荐,阅读量似乎还不错。但后来,我发现这篇文章在这些平台上悄悄失踪,而...

万古长夜闪星火:致敬“兰大右派反革命集团案”受难前辈

一言为定

1995年——2005年,我曾在兰州大学工作过整整10个年头,那10年时间里,我每天看书备课,评职称,分房子,在画地为牢中自得其乐,我不知道有一个叫陈时伟的副校长曾在夹边沟劳改农场九死一生,当然更不知道50多年前,在那个饿殍遍野的年代,兰州一批被打成右派下放天水劳动改造的大学生商议決定编印地下刊物《星火》,喚醒民众,起來反抗暴政。事发后,四十人被捕,林昭、張春元以及武山县委书记杜映华等惨遭杀...

小老板为什么热衷搞军训?

一言为定

...

雨舍寻踪:高尔泰的狮子山岁月

一言为定

1984年春天,美学家高尔泰告别兰州,南下成都。那时候的成都狮子山一带,还是一派田园风光。高老师在《寻找家园·雨舍记事》中是这样写的:(四川师范大学)是省属学校。房舍陈旧,设备简陋。但位在城外山上,长郊绿无涯,有一种古典的宁静,我喜欢。8月的一个早晨,我特意到四川师范大学的狮子山校区,横穿车水马龙的中环城路,就是四川师范大学的西南门,四周高楼林立、人流如织,早已不复往日的景象,当年刘宾雁以老...

夹边沟影像

一言为定

2000年,作家杨显惠的纪实文学《夹边沟记事》出版,某种意义上,是对“夹边沟”的重新发现。在此之前,这个地名长期以来恐怕只留存在文件档案和部分幸存者记忆之中。《夹边沟纪事》出版好像无意間打开了一个闸门,那之后的几年,类似的书籍不断推出,形成一个小小的出版高潮。我在《夹边沟书单》及《夹边沟书单》(续)中做了比较详细的梳理。除文字之外,一些媒体人及独立电影导演也加入到抢救夹边沟历史记忆的活动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