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7 篇作品累積創作 86506 
王天定

【旧文存档】王立军事件的新闻学观察

按:2012年王立军事件发生后,我信手发了几条微博,谈了我作为一个新闻学教师对王立军事件的观察,当时《南方传媒研究》编辑吴自力先生看到后,要写把微博整理成一篇文章给他,下面这篇文章,就给根据他的要求写的,居然没有怎么改动,就发了出来,但是,后来我发在一些网络平台上的,均已被毁尸灭迹。

1
王天定

那些以家庭为剧场演戏给人看的人们

我小时候,家住一个中学的家属院。那时候,还是文革年代,大家都住一排排的平房,每家屋前都有一个小院子,隔着一堵不高的墙。你不爬墙头,当然看不见邻居家院子里干什么,但两院子里人说话,声音可是清晰可辩。我们邻居,是一对化学老师,有三个孩子。每到星期天,我记得他们家都要开批斗会,具体批斗...

4
王天定

官僚需要把自己搞得很忙:《叫魂》读书笔记之一

老老实实14天闭门不出,今天终于结束隔离居家隔离,换来这样一纸证书:解除隔离证明看到这纸告知书,我才发现,按这上面说法,需要被隔离,只能是因为四种原因:1.从武汉或湖北其他地方来陕;2.途径武汉或经过湖北其他城市;3.与...

王天定

几份简介中的高尔泰

前几天在网上逛,无意间进了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原兰大哲学系)网站,发现“退休教师”栏目中,有高尔泰老师的照片,点击进去,有一个简介:高尔泰,江苏高淳人。1955年肄业于江苏师院美术系。

王天定

宣传的功能:自欺欺人,让自己不是人

图片来自微信群组这是昨天从微信群里看到的一个图片,是北京八宝山殡仪馆的宣传简报。很多有心的人分析人士用这个图片在分析武汉疫情的死亡率,我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不敢妄言,但是,我看了这个宣传简报,心里很难过而且有些愤怒,看看这简报里写的:“接到上级驰援武汉的通知,……八宝山殡仪馆专班工作群沸腾了。

王天定

不出所料,不在疫区的我,终于也有家难回了

西安北站景象昨天中午,刚吃过午饭,我家人接到西安单位的电话,说西安防疫形势严峻,学校要求外出教职员工不能回来。仅仅是在大前天,还通知说身在疫区的员工不能回家,这疫区,是湖北、浙江、河南,我家人办公室有一位同事家在河南,单位只要求他不能回校。

王天定

新闻存档|外媒在武汉街头拍到尸体?家属:死者生前未被确诊为新型肺炎

外媒在武汉街头拍到尸体?家属:死者生前未被确诊为新型肺炎中国新闻网 中国新闻周刊20200202 死者非新型肺炎确诊病例 英国多家媒体2月1日刊发法新社报道并配发照片,称在中国武汉街头拍摄到尸体。

王天定

折腾百姓,当下中国官场上一种报复性泄愤现象

刚在新浪微博上看到一个短视频,一对夫妻,丈夫是重庆人,妻子是贵州人。一家三口在贵州妻子娘家过春节,要回重庆,结果卡在重庆与贵州交界的一座桥上:重庆这边说,妻子是贵州人,不进重庆,再折返回去时,贵州方面说只许妻子进,不允许丈夫进,因为丈夫是重庆人。

王天定

記朋友圈里的一些討論、交鋒還有扯皮

寫完《和一位青年一次不算愉快的討論》,我就在微信中設了一個分組,起名“無法交流”。起實本來想叫“不可理喻”,但想想,這個標簽顯得傲慢和缺少反思精神,有些時候,自己覺得別人不可理喻,反過來,對方眼中你也是這類。所以,我改稱“無法交流”,算是一個中性的描述吧。

王天定

和一位青年一次不算愉快的讨论

X是我曾经教过的一个学生,上学时属于热心参加学生会及各类社团那类,但和那些眼睛只会朝上的人精学生不同,她为人朴实,热情,干活蛮踏实,听她一些同学说,学生组织那些苦活累活,都是她做的。我对她一直印象蛮好。我当时指导学生做个校园报刊,她很积极投稿,后来编辑部纳新,她也很积极地申请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