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为定

三流时评作者,偶尔在报纸上写写专栏。

流水賬|魚鳴嘴紀行

昨天請朋友開車,去Y島拜訪了胡老師。

他每年天熱的時候,都會帶夫人來青島,住在Y島魚鳴嘴附近。早些年這里極為偏僻荒涼,地價很低的時候,胡老師為著找個安靜的地方畫畫,便在這里置地建了一棟三層的房子,坐在院子里,縱目所極,就是一望無際的海面,美到讓人心悸。

我這里第三次來他這里了,前年去過,19年是和胡泳老師一起。去年疫情,他到青島時發短信讓我來,但我困在西安不能成行。這次見了,非常高興。我進門,他從屋后走過來,腿似乎有點問題,我關切問他是不是崴了腳,他說是腰椎間盤突出犯了,左邊腳長了骨刺,走路有點瘸,一年多沒見了,去年我見他時,他身體還很好,這次見,他瘦了,走路也不靈活了。

我前天又看了一遍《遼闊之痛》,心潮難平,給他講述我的感受,他仍是那么平靜地聽我說。又聊天聞海那本放逐的凝視中對他的專訪。我問他當年辭職,是不是多少也是因為是藝術家,有點不食周粟的底氣。他平靜地說,和是不是藝術家一點關系沒有,他覺得像林昭那樣,天份比你高,才華遠勝你,成就也比你高的人,他們都義無所顧,我們這些人這點何足道哉。我說我很難做到,我覺得自己沒法給家人交待。坐在對面的他夫人氛氛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