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5403 
张德志

北京说唱圈轶事3

这篇里我会用一些真名,因为我说的这些事儿和他们自己犯的傻逼相比简直不值一提。17年的时候爱奇艺出了一个叫《中国有嘻哈》的节目。在节目开播以前,我看到预告了评委有吴亦凡,白眼简直要翻到天上了。

张德志

北京说唱圈轶事2

玩儿说唱的头几年,我对freestyle真的很着迷。一方面是因为当时北京说唱界的很流行这个,另一方面是玩儿cypher或者在台上和人battle那种刀兵相见,血脉喷张的感觉特别爽。我第一次正式上台是高中毕业后参加Section 6,这是一个由说唱界元老王波举办的freestyle...

张德志

北京说唱圈轶事

可能因为做记者,有时候问题老是想的比较悲观、严肃。今天扯点闲篇。我大概从06年开始接触说唱圈子。当时我的父母还很担心,觉得我和这些“社会人”混在一起会有不良影响。不过我只是喜欢听音乐,并不是很喜欢参与那些社交活动。毕竟我当时也只是个中学生,对gang gang, 混club这些概念还是有点害怕。

张德志

审查如何改变了中国说唱

前两天,隔壁组的同事说要做一个关于中国说唱界为什么对Black lives matter不甚关心的选题。其实我很久没和国内的说唱歌手联系了。不过幸好还是帮到了忙。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原因,我离国内的说唱圈子已经越走越远了。

张德志

May the 4th be with me

想来想去,还是把自愿放无薪假的卖身契签了。毕竟我在香港要靠公司sponsor签证,如果不签,被砍,那我真的要面临好大的麻烦。今天社交媒体上很多人在讨论b站《后浪》那条片。里面有一句话是:“你们有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力,选择的权力。” 看到那儿,我觉得真挺讽刺的。

张德志

困惑

今天一早,收到公司通知,说经营不善,钱景堪忧,要员工签同意书,放三周无薪假。其实我自己倒也无所谓,父母健康,无牵无挂,无非是少赚点钱。很难想象那些上有老,下有小,或者家里有难处的同事,如何捱得过这一关。不过最令我气愤的是,公司高管竟然舔着脸说大家一起减薪是 ”体现团队精神“,还呼吁和家人商量去哪里共渡假期...

张德志

搬来香港后的一些思考

很久没好好写东西了。今天赶上忙中偷闲,就把思绪整理整理,一是留个档案以后自己回顾,二是和身边的朋友、有缘看到这篇东西的人说说心里话。昨天和一位同事和挚友聊了些工作上的压力和负面情绪。其实来到香港工作后,我算是经历了职业生涯中最难的两年。作为一个大陆人,我感觉从去年六月至今无时不刻不处在一个巨大的漩涡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