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8531 

人性大讨论 | 为什么是我,我凭什么发起一场人性大讨论?

韓十洲

人类所有的危机都是认识的危机,但严格来说,其实是“认识的认识”也即哲学的危机。这场大危机的总根源即是近现代以来的现代性哲学范式(现代化进程中的主流意识形态)——“现实主义-经验主义-实证主义”或一言以蔽之为“科学主义”——陷入了平庸的自指性回路,形同自我吞噬的咬尾蛇,也就是说,人类在实践中的自我意识与哲学认知陷入了经验-理论之间的相互指涉、相互强化与相互锁定之中。

是时候了,为什么我们亟需一场人性大讨论?

韓十洲

如何在绝望的人间重建希望的理由?如何在陷入了功利主义-唯我论的全球重建公共性与共同体?如何在相对主义-主观主义-虚无主义横行的碎片化世界里,重建思维的整体性、判断的有效性与道德的根基?

1

“小镇青年”庞麦郎承受了这个时代的精英主义恶意

韓十洲

庞麦郎的悲剧,也是我们时代的悲剧,是深重的阶级问题和身份认同的一个深刻隐喻,值得严肃地挖掘、分析和对待。

未来之辨:超越古今中西之辨

韓十洲

“未来之辨”的理论任务就是建构一套形式上类似于欧几里德几何学那样的能够被普遍接受的公理系统,通过概括出尽可能少的几条公理,然后以演绎的形式导出关于未来的完整而系统的命题、推理和意义结构,它将以连贯而一致的方式涵盖、组织、关联、阐明一些看起来似乎互不相关的事实,而且,这个“理论体系”能够推导出关于未来的一套“新概念、新范畴和新表述。

男女不同但平等

韓十洲

言语是一种矢量,携带着能量、大小和方向,可以成事,也可以败事,可以激励人,也可以伤害人,甚至是杀人,但凡有一定生活阅历的人,都不难明白这个道理,俗谚有讲“祸从口出”,福柯亦言“话语即权力”,在这个意义上而言,话术即箭术,方向性和准确性是核心标准。

未來家書 | 女兒,謝謝你的決定

韓十洲

親愛的惟儿: 你好呀!给你写信的计划,在你还在你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有了,并想好了名字——“未来家书”,你妈妈也很同意。在你出生之前,我实在是找不着“感觉”,脑子里有一些想法和关键词,心里却是空落落的,见不到真实的你,无法产生连接感;等你出生之后,见到了你,感触着你,照顾着你,我还...

“对话”到底是什么?回应项飙×陈嘉映关于对话的蹩脚阐释

韓十洲

这是一篇迟到的文章。三个多月前,看了一篇“项飙×陈嘉映”关于“对话”的对话,本没抱什么期望,但还是很大跌眼镜,不吐不快,于是想写一篇回应,但由于正赶上搬家和后来又关注跌宕起伏的美国大选就拖了下来。近日,我在”未来志iMeta社群“里讨论主体性问题时触及了“对话”概念,便想起了这个...

iMeta报告 | “内卷化”热词的病理分析:一场全球化下的中国式集体“叫魂”

韓十洲

热词是一个时代的情绪共振,也是一个时代的精神(病)投影,只不过,有时是正片(正喻),有时是倒影(反喻)。例如,“体面”这个持续流行的热词,就是一种反喻,以一种倒影形式(心理补偿)在隐喻这个时代的“不体面”,或者说体面之匮乏。缺啥说啥显摆啥,道德话语充斥的国度一定是缺道德的。

2

听过再多的故事,不如懂得一个原理,或为什么中国人依然不会讲理?

韓十洲

几个月前,我在一个群里说过一句话:“听过再多的‘故事’,不如懂得一个原理”,懂了的都说好。现在有了些闲,也想分享给读友们。当时,这句话(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金句的味道呢),虽是即兴之言,却也是长期以来的心得。所以,在对它进行阐释之前,请有一点耐心(柏拉图说“耐心是一切聪明才智的基础...

苏格拉图对话:如何拥有免于体制化的自由?

韓十洲

这是一个对话系列,一个中年与青年的探询式对话,一个以苏格代称,一个以拉图代称,但未必只是两个人,也欢迎感兴趣的读者加入对话。----------------------------------------------- 拉图:我有几个问题想向您请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