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33 篇作品累積創作 178722 
慕雲

創作有罪

我們可以想像所有從事或業餘創作者,都會面對司法機器的審問——「你是否創作證供?」然後,我們可以想像,所有需要運用口才或文筆的從業員,都會面對同樣的審問。可以想像推銷、公關、培訓、經紀、經商等各行各業甚至律師自身,都會面對同樣的審問 — — 「你是否創作證供?」

44
慕雲

舊人打卡 l Matters 500天

在這裡發生的交流、連繫和鼓勵都是其他平台罕見的,感激你們讓「創作無價」這句話從諷刺變成樂事。從你們身上感受到的人的良善,亦驅使我多加鼓勵其他創作人。希望善意可以繼續在Matters,和生活的方方面面擴大吧。

101
慕雲

對讀《月黑高飛》、何桂藍:可怕嘅係恐懼,定係恐懼嘅想像?

無論監獄內外,每個人都身處係名為體制嘅囚籠——我地要點樣應對,先係真正重要嘅事。我地要了解嘅係,被囚禁嘅人可以點保持想望及行動嘅動力?我地作為牆外嘅人,又點保持自己同彼此嘅動力?

50
慕雲

不知所蹤的HKFP杯子

不見了嘛,就再買吧。想不到竟沒有下次。

44
慕雲

我的人生座右銘?關於虛浮人生,我思考的是...

不過,琢磨人生座右銘成為契機,讓我重新反思近兩年的生活狀態。我發現,似乎找不到所謂的人生座右銘,其實反映着終極關懷及環境帶來的迷惘和空虛,所以很難確立人生座右銘去坐鎮或代表人生(和理想的人生)。

70
1
慕雲

堅盧治《翩翩愛自由》Jimmy's Hall:奏響先驅的輓歌

Alice 的話贏來掌聲,卻換不來兒子。Jimmy最後被遞解出境,身上僅餘的零錢成了他的路費,終身禁止回家。心碎的結局迎來最後的高潮,Jimmy的同伴不畏連坐,駕着單車飛奔送別 Jimmy。汽車罕見的年代也有送車師,原來人類的良善也很相似。看着他們堅毅而活潑的笑容,我浮想翩翩。

35
慕雲

從《月黑高飛》的胖子故事思考反抗

想到《月黑高飛》裡的胖子,剛進監獄的第一晚就崩潰了,不斷大叫 I don’t belong here! I wanna go home! I want my momma! 胖子不斷吵鬧,激惱了獄警,獄警狂毆他的頭部,結果胖子過不了第一晚就死了。獄警的濫刑及謀殺罪行顯然是錯誤、有罪的,但我們都需要努力不被兇惡擊潰。或許我們都可以借機思考,反抗的內容和意義是甚麼?會不會有哭鬧以外的反抗?

35
慕雲

和爸爸看《爸爸可否不要老》

一邊觀看,我開始思考,為甚麼生命會給我們這樣的經歷與痛苦呢?還是說,忘掉過去、返老還童,是幫助我們預備死後的旅程,好減少思念留戀之苦?可未知的世界還是好可怕啊,爸爸就算變得像小孩一樣,還是會恐懼死亡,甚至痛哭崩潰啊… 人生的謎團如此多,我真的能趕及在死亡之前,學會面對嗎?

46
慕雲

《詰問戈巴卓夫》:天堂跌入地獄之後

看到這裡,不禁思考起來,個人真的可以改變歷史嗎?還是當時有太多推波助瀾的因素,才造就其他國家的轉型成功?那麼,把責任推在單一人物身上,又有意思嗎?但即使改革真的發生過,現實不就在退潮嗎?轉過頭看,獨裁者也是用個人之力推翻民主與自由啊… 我好像把自己當成詰問的對象,到底該怎麼看待這個人物、歷史和現實,仍然未有答案。

38
慕雲

同流劇團《毒》:傷痛的救贖

又看了一場劇作。會多看劇作,其實是疫情下培養出的新興趣。一方面生活太苦悶,成天看netflix、電影的感覺很空虛,另一方面亦擔憂劇團營運處境,儘管微薄,也想在能力範圍內盡量支持。於是開始認識多了劇團,同流劇團是其中之一。較早前看了他們《巴黎公社的日子》的演出錄影,個人對這段歷史相...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