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8 articlesIn total 22318 words

所以夫妻不同姓,爱会消失吗?

Koyanagi小柳

都2021年了,霓虹精还在争取夫妻别姓的自由

工作手札/北京狗市,香河国际宠物交易市场

Koyanagi小柳

城市里的宠物店贩卖可爱,郊区狗市贩卖生育力。

《反食品浪费法》通过~是粮食危机还是要统一你的胃?

Koyanagi小柳

吃得多的人和吃得少的人谁可耻?

叙事的胜利 | 被时代的速度抛弃后,绿皮慢车变成了“扶贫列车‘’

Koyanagi小柳

全国铁路提速涨价后,继续运营的慢速绿皮火车被包装成了拍手叫好的“爱心火车”,一切只需要一个好故事。

东京大学女性新生入学比例首次突破“2成壁垒

Koyanagi小柳

——史上最高的21.1%

蒙古奇幻少年的CH漂流记

Koyanagi小柳

“我相信哈利波特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某天上午,我边上班摸鱼边听Clubhouse。在一个没有主题的闲聊房间里进来了一个名字奇怪的用户,不是中文不是日语也不是英语,我认不出来,后来他自我介绍才知道是蒙文。“ 你好,你好,喂,喂。

让广告不翻车的唯一办法是摈弃以男权叙事的营销——记2021第一拳

Koyanagi小柳

“全棉时代”是中国境内的一个生活护理品品牌,主要商品有卫生巾、纸尿裤、化妆棉、内衣等。2021年1月初,“全棉时代”发布了一个名为《防身术》的卸妆巾的广告,被不少网友质疑该广告故事情节“不尊重女性”、“侮辱女性”。在这个广告中,一位年轻女性独自走夜路被陌生人尾随,情急之下她从包里拿出卸妆巾卸妆。

大阪直美-她戴着7个被杀死的黑人名字打到了美网决赛

Koyanagi小柳

大阪直美,她有日本国籍,日本和海地混血,职业是网球选手,她也是社会活动家。2020年9月12日,大阪直美第二次拿下美国网球公开赛女子单打冠军。这次美网比赛的特别之处是,她在每一场比赛前后都会戴上一个口罩,上面写着一位被杀的非洲裔美国人的名字。

【转】95个把404纹在身体上的青年

Koyanagi小柳

by 雨露麻, at 06 April 2020 《三体》中有这样一段: 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儿站在死于武斗的红卫兵墓前,那孩子问大人:“他们是烈士吗?” 大人说不是。孩子又问:“他们是敌人吗?” 大人说也不是。孩子再问:“那他们是什么?” 大人说:“是历史。

何时我们不需要自报家门敞开交流?

Koyanagi小柳

作为一个matters潜水者,看得多写得少。最近看matters最大的疑问和关心点就是,在很多文章和留言的开头,作者都会自报家门,先亮出身份再开始抒发意见。“作为一个大陆人。。。”,“我是在HK的陆生。。。”,“我是香港人。。。”,“我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内地人。

难爱互助小组

日本退群:重启商业捕鲸,改变的却不是日本人的餐桌

Koyanagi小柳

中东政治时机或许是让在叙利亚被绑架的日本战地记者被救的原因

Koyanagi小柳

非作者同意禁止转载 日本战地记者安田纯平为了报道极端组织IS,于2015年6月23日入境叙利亚后就与朋友断了联络。随后有他的求救图片和视频在网络上出现,外界认为他被国际恐怖组织“努斯拉阵线”关押。直到今年10月24日,日本政府确认他被释放。被叙被武装组织关押了3年4个月后,10月25日回到了日本。...

难爱互助小组

遭遇恐怖组织绑架的日本战地记者:战地报道的意义是和平

Koyanagi小柳

2300萬台灣人民最大的公約數是什么?权力的最大公约数?

Koyanagi小柳

蔡英文在国庆谈话中说: “維護2300萬人民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捍衛中華民國的永續發展,維持台海和平跟區域穩定,這是全體台灣人民最大的公約數,每一個負責任的政治人物和政黨,都應該要堅持捍衛到底。...

禁止拍照的展览越来越少?所谓商业化的展意味着什么?

Koyanagi小柳

一位跳槽到上海的朋友跟我说“上海的很多展都很商业,看展还是北京的氛围比较好。” 那么所谓商业化的展到底怎么定义呢?说这个之前,讨论一下展览这个社会化的东西的存在意义吧。...

园子温的《反情色》电影,实际上是反‘为了女权的女权’

Koyanagi小柳

读过很多影评,都说园子温的作品一直在关注性。与其说是情色电影,我认为跟多是探寻生理上的变化和对生死的哲思。这一点与巴塔耶( Georges Bataille(1897-1962)...

日本存放弃婴的装置—婴儿信箱—《万引き家族》(小偷家族)的灵感

Koyanagi小柳

是枝裕和1962年出生于东京,在写电影《步履不停》的时候,住在小津安二郎常住的「茅ヶ崎館」旅馆。“电影有着把对立的人,隔开的世界联系到一起的力量。”是枝裕和在颁奖典礼上说。(来源1)是枝裕和的灵感——婴儿信箱...

不是新闻已死,而是新闻学已死

Koyanagi小柳

不是新闻已死,而是新闻学已死 2018年,大众依赖每天推送的一行新闻标题来了解世界,同时他们似乎却已经同意“新闻已死”的论断。News是永恒存在的,而Journalism却随着那激动的时代远去。 5月14日 (当地时间),美国非虚构作家、记者Tom Wolfe在纽约逝世;5月15日(当地时间)日本每日新闻社记者、特别编辑、TBS电视台主播岸井成格(Kish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