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1 篇作品累積創作 36136 

母亲节,我为母亲做核酸

小记者老油子

父亲见状,也冲过来训斥到,“人家大白那么忙,你怎么就不知道配合一下,问那么多干嘛!今天母亲节你有的测,我想测都没得测!”​

上海疫情版《含泪劝告灾民书》

小记者老油子

余秋雨写过一篇谄文,虽赢来无数骂名,但也算为维稳献出了一份力。笔者不才,权且画瓢,以图一乐。昨天从微信上一些视频看到,上海一些封控小区出现了居民不配合做核酸,要求政府发放物资甚至解封的行为。从画面上看得出,警察们正用温和的方式劝解,但居民们情绪激烈。

“苏联解体后,苏联的金灿荣、张维为们怎么样了?”

小记者老油子

早晨醒来,摸索手机关掉闹钟后的片刻,脑海中莫名想起昨日被抗疫志愿者打死的k基,谈不上感伤,但确实有一种无望的情绪。质言之,当下的每一个国人,其实都是一个资深中国人。我们都深知生存的重要性,无论这种重要性来自于本能的求生、求荣欲望,还是来自于天理亲情,其中都诉说着在大时代下个体的“理性”与“无奈”。

切实做好为华为公主接风洗尘的工作

小记者老油子

据说华为公主今晚将抵达深圳。在此,我们骄傲的拆腻子必须部署好相关接风洗尘工作。首先,重中之重,当然是防疫要求,虽贵为公主,但仍要按照疫情防控规则隔离,且捅鼻子捅喉咙等三通检测必须落实。不搞特殊化,除非有直接上级命令,或不可抗力干预。其次,是党史学习要求。

未成年玩不了游戏,最开心的是成年人?

小记者老油子

我们都是未成年

拿U型锁砸开日系车车主的脑壳,是他关于爱国的最后绝唱!

小记者老油子

爱国

论揍孩子

小记者老油子

揍不揍孩子

在解构中自我解构,在抵抗中放弃抵抗

小记者老油子

关于嬉皮士,关于五月狂潮,关于布拉格之春,有过那么几年,执迷于科恩本迪、凯鲁亚克之流的天性反叛。关于自由与完整人格的讨论暂且不表,幸而所见今日网络生态的怪现象,亦或可称之为浪漫情景。曹县是哪里,就是玩又是玩啥,还有和哥哥吃一个棒棒糖的微电影,这tm还不够朋克,还不够嬉皮,还不够抵抗?

女孩子

小记者老油子

女孩子 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在这里不要生孩子了,生活已经那么难了,要是再生个女孩出来,那怎么办啊?是啊,那怎么办啊。女孩子心理脆弱,承受不住开办补习班老师的阴损毒辣;女孩子过于乖巧,乃至于以为禽兽老师的兽行是必须服从;女孩子无力反抗,如果父母只是一介布衣,更可能沦为被侵犯后恶臭蛆虫的茶余谈资。

疫情下的另类“同路人”

小记者老油子

在全世界几乎都在为新型冠状肺炎疫情担忧之时,人们的生活自觉或不自觉地被全然打乱。受制于自然的不可抗力,人们的生活被重新定义,人与人的关系也悄然发生着变化。原本少有交集的两个群体,可能因为重新被定义的生活,而擦出新鲜的火花,甚至惺惺相惜;本就足够熟悉的人之间,也可能因生活节奏与方式的变化,对彼此有了全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