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老油子

杂志记者·无奈观察·加速玩家·祖安狂人

拿U型锁砸开日系车车主的脑壳,是他关于爱国的最后绝唱!

發布於
爱国

这注定是一曲悲歌,但千万不能是挽歌。


2012年9月15日的西安反日大游行,距今已将近9年。李建钊,这位被U型锁击穿脑壳的受害者,仍然在无声处承受着后遗症的折磨。而施暴者,当然也是当时爱国者蔡洋,现在已无法查到任何有关他的信息。如果按照当时判定的十年刑期推算的话,蔡先生也差不多该出狱了。

我对于身边朋友的智商、情商、价值观等概念有着充分的自信,我相信没有几个人会站出来说,法律的判罚存在问题,蔡洋的行为代表了某种正义,或者说多多少少代表了一部分正义,而法律错在漏判误判。但我同样对于身边朋友的物种、身份、人格健全程度存在充分的担忧,我相信有很多人会在类似的价值判断上,在群魔乱舞口号漫天的动员运动中,颠倒黑白,以权谋私,为虎作伥。

故而,我愿意为蔡洋谱写一曲悲歌,一曲他想唱,想呐喊的悲歌。

现代人热衷于讨论阶级,讨论社会分层,但无奈的是,这种讨论往往是下层对上层的仰望,甚至改用瞻仰这个词。在绝大多数人眼中,阶层一次仅仅简单地与生活品质、社会地位、权利等功利意义相关。所幸的是,任何阶层都有可以向上瞻仰的对象,这也就在这本质上虚妄且是非不分的社会状态之下,形成了一种群氓式的幸福生活与无穷动力。

可惜,蔡洋在最后一层,几乎没人瞻仰他。当然,没人愿意去理解他,也就没有了他的悲歌。

蔡先生小学没有毕业,工作仅限于建筑工地,这样的身份注定让他既不富裕也没有所谓的文化、品味与格调。但是他有着最简单的赤诚之心,赤诚到紧紧跟着主流媒体与别有用心的宣传攻势,知道自己该恨谁、知道谁是自己的敌人。

在这爱国是生意,出国是生活的年代。蔡洋算是坏人吗?

这首悲歌必须告诉你:不算,非但不算,他比诸多义正言辞地煽动仇恨回头就把自己孩子送出国门的爱国贼们要好得多。

蔡洋的悲剧在于他的天真,而我们的悲剧在于我们的懦弱。当你天真受骗时,你还可以期待有朝一日幡然醒悟,就像著名的《少年小赵》;而当你懦弱让步时,你无法期待自己突然变得勇敢真实,变得人格完整,再次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

蔡洋的悲剧,李建钊的悲剧,两出悲剧皆为缩影,你我在这假面社会之中,早已忘却了善与恶,转而精通于趋利避害,苟且生存但不忘偶尔来一句岁月静好。

仍有太多问题值得讨论,但无法讨论:比如蔡洋坏吗?比如是谁乐于看到“蔡洋们”愤怒?又是哪些人,在助力培养出一个又一个蔡洋,时刻准备给予同胞以重击?

顺带一提,被打成脑残的李建利的老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就不应该开日本车,不开日本车就没有这种飞来横祸了,要说这事,归根结底还是得怪日本人。

蔡先生出狱的时候,如果可以,是不是该送一条横幅,红底白字,端端正正地印上:这盛世,如你所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