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老油子

杂志记者·无奈观察·加速玩家·祖安狂人

女孩子

發布於

女孩子

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在这里不要生孩子了,生活已经那么难了,要是再生个女孩出来,那怎么办啊?

是啊,那怎么办啊。

女孩子心理脆弱,承受不住开办补习班老师的阴损毒辣;女孩子过于乖巧,乃至于以为禽兽老师的兽行是必须服从;女孩子无力反抗,如果父母只是一介布衣,更可能沦为被侵犯后恶臭蛆虫的茶余谈资。

何必那么悲观呢?拥有中国梦的我们,仍然可以用“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来自慰,但正义是什么啊?是那些专横机器的螺丝钉,穿上特定的制服,就能享受的专指定义吗?是掌握媒体机关的“媒体人”,张口就来的“锐评”“钟声”吗?是站在三尺讲台上,信誓旦旦和孩子说红领巾是鲜血染红的,回头为了赚钱,再把孩子逼出鲜血的老师所能传授的吗?

早晨六点,晨晖透过窗帘洒在了地板上,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的日子又多了一天,不知道今天的官方媒体又要指导我们恨谁,也不知道今天又有哪些不知好歹的敌对势力要误判形势,更不知道这片伟大土地上的快乐蛆虫们,何时才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把所有公鸡都杀光,天还是要亮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地摊经济”没什么用 除了说明中国媒体人的无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