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3 篇作品累積創作 46301 
pengson

也谈儿童数学

(于2020年11月23日深夜) 作为一个父亲,常常会关注一些教育类话题。最近看到这样一个广告,一位妈妈气急败坏的指责孩子连10以内的加减法都算不出,“掰手指这样这样不就得到答案了吗?!“,另一位妈妈”语重心长“的劝告,”我们不能再用上一代的方式教数学了“,接下来就是关于”数学思维“,”快乐数学“的各种概念。

15
pengson

找不到硬币的妈妈

(2020年11月20日下午,于上海张江) 公交车速度慢了下来,应该是要到站了。我捧着手机看《季羡林文集》,正看到回忆小猫小狗那一段。抬起头,车缓缓停下,前门嘭一声打开。一个妈妈抱着孩子,背着双肩包,走了进来。后来跟着孩子的奶奶或者外婆。两个大人先后坐定,妈妈将孩子放在奶奶怀里,然后取下背包,摸索了一阵,取出一张卡。

5
pengson

戴口罩的一年

(于2020年11月19日夜,上海家中) 下班路上,一同行走的同事问我,你怎么还戴着口罩。我这才意识到,在街道上行走不必那么太担心飞沫。毕竟所有人都面向南方走去,那是地铁站的方向。对向而来的人寥寥无几。即便有,彼此之间的距离也足够安全。我摘下口罩,畅快的吸了一口空气。

12
pengson

义卖群见闻

(于2020年11月17日夜,上海家中) 同事邀请大家进入一个“闲置物品义卖群”,我听说可以交易闲置物品,心生欢喜。儿子长得太快,很多物品已经失去了使用价值,房子太小,无处安置,倒不如找机会处理掉。在网络平台上挂了几个月,餐椅,小三轮,结果无人问津。

10
pengson

遇见:不戴口罩的人

备注:发现文章的时间戳只反映了创建时间,而非发表时间,所以自行标注。(2020年10月29日) 早班公交车上人声鼎沸。几个大妈兴高采烈的讨论着什么,说的是上海郊区方言,半个字都听不清楚。整个车上只有她们在旁无若人大声交谈,我却感觉似乎前后上下左右都是高音喇叭对着我咆哮。

5
pengson

遇见:穿皮裤的老阿姨

走在小区的主路上,前面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阿姨。她穿着一条皮裤,两手握着婴儿车的把手,努力的走着。道路两边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轿车,中间只留下将将容许一辆汽车通行的空间。对向有辆汽车缓缓地驶过来,阿姨讲婴儿车拉到路边,让汽车通过。跟在后面的我也稍微让路边走了几步。

pengson

遇见:晚饭前的米线馆

超市购物过后,我们打算在家米线馆子吃晚饭。离正常的饭店还有一个小时,相比平时,店里人不多。我们坐下好久,邻桌才过来一桌客人:父母带着年幼的女儿,花白头发的奶奶。我判断她是奶奶而不是外婆的原因很简单,那个丈夫对老人更亲切,而妻子则略显冷淡。丈夫想要和妻子商量点餐,但妻子好像并不感兴趣。

5
pengson

为什么孩子更容易掌握新事物?

我的母亲今年55岁,用一部iphone 6,因为不熟悉操作,经常会遇到困难。比如,群聊天找不到打开摄像头按钮,缩小视窗后找不到还原按钮,想拍视频找不到视频选项。我总是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演示,期望她最终能学会这些常用的功能。这个过程相当漫长,足足有几个月时间,她才掌握微信和抖音的基本操作。

5
pengson

上海生活:医疗,教育

在上海,很多外地人梦想着有朝一日拿到本地户籍,成为新上海人。我的父母和朋友也认定我会是走这样的路,但我总告诉他们不一定。因为在我看来,上海并非是天堂,至少不是大多数人的天堂。很多人说,上海的医疗和教育资源那么好。没错,但是医疗资源和教育资源都不是免费的。

pengson

如何看待上位者做出愚蠢的决定

承接上一篇,还是说体测这件事。部分人抨击体育局相关领导,认为他们是外行领导内行,愚蠢且固执。“他们早就应该退位让贤了“,如是说。没错,从运动员或者关心体育赛事的观众的立场来看,体能测试确实于提升竞技水平毫无作用。如果领导们的目标和运动员们高度一致,为什么会发明如此背道而驰的制度,而且一再强调体测会继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