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son

非典型事物爱好者

核酸检测风波

(最近的文章好像都是写核酸检测的,魔怔了)

回到媳妇老家,高邮乡下,早就听说要三天两检。不过这次铁杆忠臣岳父大人不在家,没人给村干部打报告,所以只要媳妇一个人去做就好了。我骑上岳母的小电炉,后座载着媳妇,专门挑没有汽车的小路走。大路上汽车多,电动车更多,而且速度飞快,不断地有大爷大妈风驰电掣般从两侧驶过。我这个慢悠悠的性子实在是接受不了,索性小路上逍遥自在。

镇上唯一常驻的核酸监测点在镇医院南门口,一个方方正正的小亭子。我靠边停下,媳妇跑到窗口问。不知道里面说了什么,媳妇说“没带身份证”,估计是要身份证。媳妇又说,“啊,结束了?” 估计里面人没回应,因为媳妇又重复了好几遍。亭子边上一扇门打开,白短袖身材高大的男人迈着螃蟹步一脸不耐烦的走出来。媳妇一脸失望,我正准备安慰她,突然看到堂弟走过来,手臂上有圈红色袋子,看起来是个志愿者。

“弟弟!”

“姐姐!”

接下来我们“沟通”了一下想要做核酸的意愿,要不说有熟人好办事呢,堂弟直接推门进到亭子里,拿给媳妇咽拭子棉签,示意媳妇去另一个窗户做核酸。而媳妇一脸开心。

过程很简单,我们询问了检测结果何时出来,然后准备离开。

此时,一辆没注意什么牌子的SUV从对向开过来,然后慢慢靠近小电驴。距离实在太近了,我有点不舒服的感觉,于是把小电驴往后退了几步。

SUV 上下来一男一女,女的包着白头巾,下来就不动了。男的矮个子,油光满面,大踏步走到亭子边上,大着嗓门问道,“我要做核酸呢”。这个“呢”字出现在这里非常违和,但是听起来就是这个味。此时窗子后面正是堂弟,具体说了什么不清楚,但肯定也是说“早上结束了,下午一点再来之类的话”。然后这个男人就怒了。

只见他离开亭子,来回踱步,越走越快,脸上的神态却越发暴怒。先是对着医院的方向骂了几句,这个时候我已经听不太清说了什么了,毕竟外地人。然后他回到亭子,大力的敲着玻璃(还不到锤的程度),说着“为什么不早说”之类的话。媳妇有点害怕,我倒是见惯了这种场面,我示意她上车,离开这个地方。媳妇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害怕堂弟出事,所以一动不动。

然后最精彩的地方来了,刚刚离开的白衣螃蟹男回来了,两个混人碰到了一起。先是互相指责,矮个子脚踢护栏,显示自己武力强横,高个子作势要打,显示自己来者不拒。嘴上的功夫更是了得,听不清的叫骂连珠炮一样倾泻。

最后还是矮个子先败下阵,他狼狈的回到车里,发动车子,然后猛踩油门。

这个时候我晓得害怕了,毕竟要是他开着 suv 撞过来,谁也跑不掉。紧张的搜索坚固的掩体,亭子,不行,矮墙,也不行,河边,河边倒是可以,动作快的话能把他骗进河里。

不过矮个子走的倒是挺快,迅猛掉头,加速离开。

开出去几十米,车子突然又停下来,矮个子脑袋伸出来,又是一阵叫骂,手上指指点点。这边的白衣螃蟹男也不甘示弱,骂了回了。

几分钟以后,媳妇回过神,开始安慰堂弟。堂弟倒是神色如常,估计也是司空见惯。我们问要不要一起回家,他推辞了。于是媳妇上车,我们开始往回走。

媳妇依然有些害怕,我安慰她,没事的。接下来我讲了我小时候的事情,出门要账碰上村里的无赖,比今天这个场面还要刺激,那个时候我才十二三岁。

不过今天这个事情我也并非毫无波澜,不过多半是我吃的太少,想得太多。我想,如果不是有熟人,那岂不是也要等到下午了。因为有熟人,所以走了后门,这总是不太光彩的。因此连鄙视那个暴怒的男人,也不能堂堂正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