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追蹤
115 篇作品
高原萬里

回到美好年代

《Swallows and Amazons》劇照,Image Source:StudioCanal Films / Guardian UK2016 年底,我當時上的西班牙語課要交 end-of-term presenta...

25
一燈大叔

小粉紅有多討厭,他們自己知道嗎?

過去一年,我驚訝地發現,小粉紅這種令人莫名奇妙的生物,已遍佈華人圈。最初,我以為小粉紅等同於五毛黨,如電腦病毒般只能生存於網絡世界,直至他們在不經不覺之間,入侵了我的工作圈、朋友圈,甚至生活圈,令我覺得不勝其擾⋯⋯ 我說...

FoxCabin

「咁點算?」「我也不知道。」

每次傾偈都總被問:「咁點算?」問者無力問,答者無力答,「我也不知道。」 我的生命裡有著很深刻的「不可得」,不只不能由我說了算,就連往該方向努力也不應該的無力。這或多或少讓我學會專注在可努力的事情上。

MaryVentura

假如多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在香港轉機✈️【LikerID:9thkingdom】

——香港不是一夜之間變成「曾經」的。——香港是一夜之間成為「曾經」的。究竟香港與「曾經」還有多少重複之處,又有多少遠去不復,每個人心裡也許有不一樣的衡量。要是再有一次選擇的機會,去年五月春日裡會從香港轉機,再看一眼那翡翠...

流水桃冰

我來自被流散的族群......

我來自一個流散的族群。我城被奪了;我家被毀了。有些人選擇留下,與我城共存亡; 有些人決定離開,以作保留承傳。不論是去或留,兩者皆不易,無論選擇哪一個,內心都負上千斤萬兩的重擔。離開,並非個人選擇,是家人的決定…… 人雖...

葉啟俊

香港的五月下旬

五月下旬的香港島南面 想寫日記。可能只是因為很久很久沒出這麼多街,見這麼多人。每日看似無關的事情,都好像星體的轉移,背後都互相牽引 。很多時回頭一望,才發現每處都已有兆象。所以,記下來吧。

山寨匠人

一切由生兒育女開始⋯

港區國安法由公佈實施到現在也十天了,剛剛在這段時間,我為了「孟母三遷」,為孩子有一個更理想的環境而操勞著。我沒有時間寫文章,也沒有時間看新聞,只有在收拾細軟的過程中,慢慢經歷著「斷捨離」,放低過去的自己,接納今日的改變。

Priscilla

社區爆發又殺到嚟,究竟是誰的責任?

立場新聞圖片舉了幾個日常生活中見到的例子,其中一個是昨天得知的:有住在最近爆幾單個案公屋的同幢住客一家大小,未知道深喉檢測結果,就約了我親友一家大小出街飯聚,親友惶恐,現在只能再先自我隔離等待其朋友消息。

Dasein

在墙内窥探墙外的香港人

1997年,邓小平逝世后方知香港这个城市,那时我正读小学二三年级,主要因为他的一句话,等香港回归后,他要去走一走,看一看。去年至今,这句话音犹在耳。香港回归前,我们班级还在班主任的主持下举行了一个欢迎香港回归的活动,记得电视台还来录了节目。

2
一元去哪兒

流離

你有想過,有一天你會成為一個難民嗎?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街道上,一些小孩會伸手討錢,他們是敘利亞人。長期內戰的結果,就是家破人亡。為了生存,他們選擇了離家出走,尋找其他國家庇護。土耳其打開大門,收容了350萬敘利亞難民。離開了戰亂,卻在異國找不到工作,只有走在街上討錢討吃,成為土耳其人眼中的負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