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3 篇作品累積創作 27921 
張子房

告別敦南誠品

2006年,初冬。我和學長東哥瑟縮在統聯上,口袋裝了兩顆小七飯糰。四小時長途客運,中途沒有補給,車上只有一格小小的洗手間,座位壓著膝蓋無法伸直。口袋只剩五千元台幣,沒有工作的話,這五千元得省著花到學期結束。

50
張子房

高度自救,港人互罩|今年買到的防疫用品

「台北有口罩賣嗎?幫我買一盒,要獨立包裝。」一月份往台灣看大選,舊同事捎來信息,著我幫她買一盒口罩。她家裡五個人,口罩存量不足。12月爆發疫情,1月份香港人已經開始儲備口罩,導致門巿貨源短缺。

張子房

限聚令、禁外遊|復活節長假期香港人怎麼渡過?

長假四天,接到七個電話,抱怨說: 「我訂了去日本的機票,現在去不了了!我要返鄉下呀!」 「哦,去唔到日本咪去日本城囉。」我淡然說。香港人愛去日本,幽默形容去日本旅行等同「返鄉下」。

張子房

BN(O) 開箱!每個香港人都有一個移民夢?

網絡圖片拖延了9個月,終於下定決心刷卡續了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雖然是開箱文,但我不打算把自己那本BNO拍照上來,我想開箱的是香港人的移民情結。BN(O)科普BN(O)全名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英國國民(海外)。

張子房

台籍同事隔離最後一天,北角佛堂確診武漢肺炎

台籍同事回台過年,返港後自行隔離十四天。雖然她所在的區域沒有感染個案,為安全計,她選擇home office——宿舍辦公。上飛機前,她想給我們帶幾片口罩,卻不敢。台灣當局徹底執行「限罩令」,到機場前一天她想帶,聽到其他台籍同事過關經驗,就不敢了。

張子房

武漢小粉紅讓我別恨他:我旁邊醫院死了一個

年三十晚武漢小粉紅給我發一張圖,讓我別恨他。我奇怪,他為甚麼認為我恨他呢?一個素未謀面的人。雖然他過去半年詛咒香港命運,「暴徒」受傷他拍掌叫好。我也未至於懷恨,只覺得他蠢。多聊幾句,他給我發來這個︰我冷冷地想,早一個月就告訴你,疫情嚴重,讓你提防。

張子房

從阿扁到小英:十年來我經歷過的總統大選

我和學長的對話 輔大圖資系學長知道我在台北,特意給我發了whatsapp。結果我翻查資料發現,2004阿扁連任我還在香港,但感覺已經在台灣。這麼說來中學開始,台灣總統大選經已是同學之間茶餘飯後的談資,總有一兩位愛好者,把新聞節目的資料背出來。

張子房

馬拉人問我香港亂不亂,我這樣說⋯⋯

遊檳城怡保,每位華人見面便問我香港亂不亂?亂。我答。哎呀,還亂,還得了,都沒人敢去了。「沒人叫你去呀!」我心想,當然只能心想,不能宣之於口,不然他們會踢我下車。藍絲的假象或真相?香港把政見作黃藍之分,黃者,願意接受社會變革,要求政府回應訴求。

張子房

小粉紅氣炸鍋

進入正題之前為免被質疑故意拉黑洗白,還是先說清楚。近日認識一位同胞自號坦白哥,江南某城巿土生土長。他自小看港劇港產片長大,每星期去一次當地的稻香和太興用餐。他自認自己非常了解香港,比我這個正港香港人更了解香港。

張子房

平庸者的恐懼︰我看到的現實何以你們視而不見

行政同事一有機會就抓住國內同事水蜜桃,講他眼中的香港近況︰他們這麼暴力,起飛腳、拿雨傘打人、掟汽油彈。這麼暴力的行為,為什麼沒人講?這些全部有直播的。為什麼警察打人你們就一直講?難道黑衣人不是暴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