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7011 

長洲24小時:日落東灣,信步長貴,感受觀光島嶼的生活氣息

張子房

即將打烊,店裡的妹妹熱烈地討論新菜單評價如何,原來,廚師也是年輕女孩。捧餐、收銀、解釋餐單、料理、照顧客人、收集意見,元氣滿滿,眼睛霍霍,充滿神彩。長洲本土不產這個吧 — — 日本料理我指。

步走/山村道54號

張子房

一百年前,跑馬地已是富人聚居之地。1920年代,一排排法式洋樓沿山坡建成,上接太平山頂,下連跑馬地馬場。直到1970至80年代,隨着城巿發展,法式洋樓無法滿足人們的空間需求,紛紛改建為層樓較高的複合式大樓。下層停場車和商戶鋪位,上層是居住空間。

興華(二)邨/步走

張子房

興華邨的起源和香港其他公屋邨的十分相似,均來自一場大火。1976年2月1日,愛秩序灣艇戶大火,接近3000人受災。港英政府遂興建徒置大廈安頓災民,順便讓水上人家「上岸」。

OpenSea一周體驗!用NFTs把舊香港陸續上架!

張子房

大半月前發現Matters利用NFT賣頭像,聽說還挺受歡迎。想了想其實我也可以透過NFT賣相呀!反正放在其他平台賣不去。研究了大半個月終於成功在OpenSea上架了第一張相片。不過中途好多地方忘了截圖。希望用文字能說明上架經過吧!

PMQ、大館、新聞博物館:友善社區與中上環活化空間

張子房

過去幾年參加導賞團和帶領導賞團,中上環的居民大抵和音音抱持差不多的態度——與自己關係不大。剛開幕那會兒還是會興高采烈地參觀,半年後,熱情冷卻了,可能一年只去一回。即使是以重視社區營造,邀請大家午飯時進入場館坐一坐,吃午飯聽音樂的活化項目。亦與社區越走越遠,變成了巿中心一個旅遊觀光景點,利用經濟和消費切割成另類居民不願涉足的場所。

安心監察,疫苗限聚——自由不斷收窄的疫後政治,停損點該設在哪兒?

張子房

到房署恰談公事,甫入門即遭外判保安擋住: 嘟安心出行!量體溫。哦,我寫紙呀唔該。無得寫紙!咁我唔入去叫同事出嚟,好快。門口距離詢問處兩米,即是四步距離。豈料保案擋在我面前,嚴禁我越過地上的黑色防滑帶。我說: 那麼可以麻煩你幫忙轉達,我想找⋯⋯我唔會幫你!

1

中產庭院,庶民退散!18年後的中環街巿

張子房

這個月來來回回了中環街巿好幾遍,期待那邊重現街巿的,庶民生活的生命力。無奈再次證明,香港的保育項目又淪為中產階級的、縉紳階層的消遣樂園。

天罰vs人禍!為何要在八號波兩小時內趕返工?

張子房

香港人是全世界出名最勤力最有效率的打工仔。外地人眼中感覺香港人熱愛工作,處事靈活,一切以完成任務為優先,不惜犧牲下班後生活。甚至常常替老闆講說話,疫情底下生意差,好多公司拖延發薪,打工仔會同情老闆,情勢差大家共渡時艱。

黑松沙士、蝦湯米粉、肉骨茶:回不了家的朋友們怎麼過中秋

張子房

親人不在身邊,無論甚麼節日都感覺與自己無緣。硬拉她們出去,恐怕更難受。

留下來的我們

張子房

逃離「娥掌」的人們炫耀着外地生活有多自在,這邊不需要很好英文討飯吃不會很難政府對退休人士優厚⋯⋯說:聽到你兩年後在某個地方得到身分會令我很欣慰。講了這麼多出走的話題,不如這次反過來,講講留下來的我們的思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