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8 篇作品累積創作 40585 

《22世紀殺人網絡復活次元》:復活為何?

古華多羅

《22世紀殺人網絡復活次元》劇照不如看倌回想一下二十年前的生活是怎樣?與今日有甚麼分別?或許是電話功能強大了,收入多少而樓價也貴了之類。恍惚今日只是昨日的重覆,日光之下並無新事。科技和物質上進步了,但人心卻沉迷過去,比以前更萎枯。就在這背景下,Matrix開拍了第四集。

21年尾的小小回顧和思考

古華多羅

21年12月尾,過了颱風天氣才漸冷。殘年急境,和儕友圍爐,不分立場前中後傾心而談。倒有一些內容值得一再思考,權作小小回顧和思考。

由反脆弱到不對稱 — 讀《不對稱陷阱》(skin in the game)(二)

古華多羅

《不對稱陷阱》在Taleb整個 Incerto(不確定)系列中為非技術性附注,而同系《反脆弱》擁有核心的地位。Incerto 系列中眾多概念,包括有名的黑天鵝事件,也圍繞著反脆弱而生。故要更好理解skin in the game 概念,看倌應先了解它與反脆弱性的關係。

人生在世(帖撒羅尼迦前書4章13至18節)

古華多羅

「永生咁好,點解基督徒都唔去死呢?」撇除基督徒的詰難,這句話倒是談到怎樣做基督徒、甚至做人的切入點。

<沙丘>:人的偉大和悲哀

古華多羅

究竟是「英雄做時勢」還是「時勢做英雄」?這是歷史哲學其中一條核心問題。筆者中學讀歷史時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印象十分深刻。圍繞著人的偉大和悲哀,也是 整個系列的主題。

等差(羅馬書 6章,哥林多前書7章)

古華多羅

最近和一些朋友和網友交流對香港現況的看法,都不太樂觀。筆者比較樂觀的觀點是我不認為香港會有如東西柏林進行封鎖的情況,但我悲觀的是封鎖不是外在,而是在香港實行等差政治。奇怪是這觀點很少人提及。

一隻貓救了的狗

古華多羅

我有一位朋友,有一隻曾經由貓所救的狗,姑且叫它做O仔。

記餞別一位前輩

古華多羅

飯後送別前輩,回辦公室的途中我沉默許久。我心忤,有一天黎明來到,後人會如何評價前輩的一代?就是說他們耽於逸樂揾錢,若三十年前就抗爭就沒有今日之事嗎?否則歴史就會改寫嗎?又會如何評價我這一代呢?

再思復和神學(二):三十年來的發展和評價

古華多羅

總有一日抗爭會終結,人們會重回和平、靜好、公義的日子,但面對這一天臨到之前的黑暗,香港人就只能以哀歌的勇氣撐下去。究竟這天何時降臨?哀歌徘徊在香港到幾時?吾人不能代替公義的主回答,只能繼續轉化社會的工作以身盼待。

再思復和神學(一):作為處境神學的復和神學

古華多羅

據說「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但實情是那裡就有人受傷的群眾,他們往往都不是受歌頌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