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2 篇作品累積創作 75503 

權力的劇場摘抄

造舟遠航

黨代會好像一部精心編導的劇目在政治舞台上搬演,有着戲劇表演那樣的精心細緻的設計、練習和彩排,要赢得觀衆們發自肺腑的掌聲。在此語境中,觀衆首先便是參會代表們,掌聲則是一種儀式,表明他們認可台上演員即領導人,並同時認可這些領導人的提議、方案和權力。

定于一尊的领袖崇拜

造舟遠航

在党国体制内,一旦领袖本人被赋予神话魅力,他的个人崇拜代替了党魁职能崇拜,那么他就会凌驾于党之上,如斯大林和毛泽东。领袖崇拜的党国是“一党独大”,而个人崇拜的领袖却是“一人独大”,唯我独尊,他可以随意挑选他喜欢的人,把他们安插在党和国家的重要位置上。他是绝对的主子,党和国家的要员不过是他的跟班,他通过这样的主子-跟班关系,控制全党,而不受党的制约。

天不生近平,世界如长夜

造舟遠航

不同意的请举手?没有!没有!没有!

随想

造舟遠航

matters有个好,通知出现红点一般是有人给你点赞或是评论了,微信公众号的通知红点则不同,一般都是违规了。自做公众号以来,所谓违规的通知连篇累牍,积累了118页之巨,最后竟因转载的一篇文章被永久封号。想来,《言论既死,国家即亡》那篇文章只是个借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朱学勤:读左方《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

造舟遠航

《南方周末》的命运不仅与左方、江艺平、钱钢等历任主编的业绩联系在一起,更为重要的是,它是与整个中国改革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吕频:彭帅不是米兔组织化的一员,但却是呼应和示范效应的成员之一

造舟遠航

女权不需要承担什么自身之外的大任,虽然它确实承担了。就彭帅,我也相信她,女人都是很坚韧的,她一定可以挺过去。

彭帅的微博

造舟遠航

彭帅的微博截图,目前国内的网站已全部删除 分段文字版我知道说不清楚,说了也没有用。但还是想说出来。我是多么的虚伪不堪,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女孩,很坏很坏的女孩。大概三年前张高丽副总理你退休了,找天津网球中心的刘大夫再联系到我,约我打球,在北京的康铭大厦。

歷史上的今天:土肥原承諾幫助溥儀復辟當皇帝

造舟遠航

土肥原賢二肖像多年以後,溥儀仍記得當年他與土肥原初次會面的場景:“他那年是四十八歲,眼睛附近的肌肉已出現鬆弛的跡象,鼻子下有一撮小鬍子,臉上自始至終都帶著吻合恭順的笑意。這種笑意給人的唯一感覺,就是這個人說出來的話不會有一句是靠不住的。” 事實證明,土肥原並不是像他長得那樣值得信賴。

未选择的路

造舟遠航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因此走出了这迥异的旅途。

溥仪的面目

造舟遠航

溥仪的前半生是不自由的。很小的时候他便当了大清朝的皇帝,也是在很小的时候,他的大清朝便覆灭了。从此,复辟清朝,再次当皇帝成了他的梦想,他的负担。他在故宫里有过一段快活的时光,在天津也有过一段快活的时光,可是自从他要真正去实现他的政治理想的时候,快乐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