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舟

“只要天安门上还挂着毛主席像,我們都还是同一代人”

六月,我终于毕业了

今天导员发了快递,将毕业证、学位证等东西给我寄了过来,这便算是完成了毕业。

今年毕业,没有毕业典礼,没有散伙饭,也没有毕业照,毕业生们被学校连催三赶终于离开学校,累累若丧家之犬,又好似扫地出门。研究生三年,疫情占了两年,匆匆开场,草草收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