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舟

“只要天安门上还挂着毛主席像,我們都还是同一代人”

校园从法西斯主义手中保卫生活

“我在这里生活了四十多年,能不知道谁是法西斯?”

公开的法西斯主义被消灭已有近80年。对现代人来说,法西斯这个词己已然退化为一个用于一般化政治攻评的贬义词,而失去任何具体的含义。

但与此同时,法西斯主义并没有真正死亡。与过去公开的阵营对抗不同,今天的法西斯主义以匿名的方式渗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以习惯的形式侵蚀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道德。

在这种隐秘的侵蚀下,我们变得冷漠而残忍,以他人的痛苦为乐,在其中汲取虚幻的优越感。我们沉醉于空洞的宏大叙事,用想象的集体胜利掩盖对自身命运的无力与绝望。我们为仇恨言论所吸引,自以为能在丛林竞争中获得优胜,而对“自由”、“民主”、"平等”、“正义“这些保卫自身的价值嗤之以鼻。

社会的撕裂、对未来的绝望、道德的沦丧,我相信这已经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共同体验,无论你抱持何种意识形态。

但还没有到投降的时候。现代的反法西斯斗争,将是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不是对他人,而是对自己。为了从法西斯主义手中保卫我们的生活,我们必须要向自己宣战。

我们要战胜被结构性鼓励的懒惰。要超越容易获得的资讯、观点与知识,去主动地建立反思性的认知方式,以独立、自由的人的姿态面对社会。

我们要超越宣传、惯习与偏见,去认识具体的人,开放地面对每一个群体,从而体会到这个事实:人与人的共性远超过被夸大的异质性。

我们要保持心灵的开放,保持改变自身的能力,让求真意志超越无益的自尊用真实的尊严保护自身的完整。

最重要的是,要允许自己保持无力。在强制性的权力面前,个体无力掌控自身命运。这的确是绝望的情境。一种选择是将自己的大脑改造成强权的形状,以营造狐假虎威式的权力感。而我宁愿保持自身的无力,暴露在绝望的处境中以保卫更重要的东西—我的道德、我的良知。

同学们,行动起来,保卫自己,保卫社会,保卫生活。

Anti-fascist

北京清华大学某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