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真里斯

香港某名牌大學中文系碩士畢業,做過不同類型的工作,每份工作幾乎做不過半年,搞到履歷表非常不好看。因為生意失敗,失業了,開始不務正業、做個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平常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尾聲|後記|筆後以及我在Matters五個月後的感言

發布於

這篇感言文文長,裏面有我待Matters五個月的感言,以及對各位的感激,希望大家能夠撥空看一看。

我Tag的人有很多,不好意思,各位,打擾了。大家可以不用留言,因為我以滿懷感恩的心情,想告訴Matters的每一位朋友,這裏有一班熱情的市民,五個月來支持一位比業餘更業餘的九流作家,謝謝各位<(_ _)>

首先,我想感謝三位朋友,因為他們真的從頭到尾看完我這六十章,共二十萬的長篇小說。他們幾乎在每一篇留言、拍掌,更多的是經常打賞支持我。(這篇小說,他們打賞我好幾次)

@志工爺爺@蔚藍天空@si薰

我曾經說過,作者寫作,有時會涉及相性問題(我下面再說,甚麼是相性問題),所以,即使有兩、三個人繼續追看,對於作者來說

就是苦海中的明燈。難得的知音。對滿面愁容,想放棄,然後自暴自棄的作者就是大大的鼓勵。

接著,我想感謝,打賞、支持和長期拍掌鼓勵我的人。@Cherryyoko櫻桃陽子@桐生茂豫@winniex @annepink厚脸皮瓶瓶泡泡

感謝你們暖心的支持。讓我有心有力繼續連載下去。

最後,感謝@VickyLi @Carver @吃飯 @蔡艷秋 @小FUNG @竹節俠 @金融人。部落客 @無盡的旅程 @E寸金 @閱讀筆耕 @aizi @陽奈 @花笑儂 @慵懶的貓 @莉啊 @陶樂思 @青雲姐姐 @雪曜 @淡淡晴空 @葉葉小畫家 @susanli3769 @charming @阿紫 @菓葉書包 @西瓜 @宣宣 @阿良 @JinlyWong @雪曜 @魚片 @檸檬的故事 @atyh @馬思高 @歲月靜好小燕子 @土木坛子 @小K @張蘊之 @每天都有新體驗 @jingjing16 @shihmin @aafenguk @RoyFeng @evahe @我們都好了 @覺非 @鬼推磨 @寧想白 @洪俊彥 @莎茈 @浪子魂 @wowwow666 @柔汐 @DrYuan。汤圆 @開掛人生 @玉芝蘭JadeOrchid @LilyChen @今日丹堤大安店 @宣宣 (排名不分先後)長期拍掌鼓勵。讓我有勇氣繼續完成連載。如果有遺漏的人,也感謝你對我拍掌和鼓勵。(題外話,我的追蹤數至今有146人。我好奇有一半以下的人追蹤我,卻與我連一個基本的互動也沒有,我在想,你們為甚麼追蹤我?我猜,也許問題出在我的身上,事實上,我在現實中患有頗嚴重的「線上線下社交困難症」,也因為我,導致彼此間沒有交流互動,所以問題必定出在我身上^^")

我還記得,我去年十月開始連載這篇小說,當時,我的追蹤數約50~60人,當時也得到70~100個拍掌。我計算過,大概每一個月就有20~30人追蹤,所以,以平穩方式計算,這個月的追蹤數,大概有140~150人左右也應該差不多。相比同時期進駐的市民,我應該算是追蹤數既比較少,又中規中矩的市民,因為,有些同時期進駐朋友的追蹤數,早已超越我。不過,我還是衷心感謝追蹤我的人,因為,這個追蹤數比起我其他社交平台,包括Facebook和instagram群還要多。

借此機會,也想跟大家說聲不好意思,因為,我未能做到天天拍手和留言(跟據演算法,高拍手和多留言,會增加文章在熱門中的曝光率),之後仍未必能夠幫大家拍手和留言,還是那一句,我有「線上線下社交困難症」。同時,我的庫存已見底了,所以,之後比較少上Matters,有時候可能會發一些新詩(最愛寫暗喻詩,既有味道,又可以挑戰自己的寫作技巧XD),以及一些分享(相較新詩,分享真的需要時間寫,好像【不嚴謹考究分享】古往今來的「我手寫我口」?花了我一星期時間寫,所以,這類分享文章有心力,有時間才寫吧!)但,我不太考慮寫與當今國際社會地緣政治有關的文章,第一,我不熟識這個範疇,不懂得寫,若寫,必定不清不楚,也許會自欺欺人;第二、我在信仰的過程中,深深得到啟悟,好不容易從醬缸裏爬出來,才不要在走進醬缸裏;第三,我本逍遙人,自當逍遙去。

至於新作小說,我會再考慮一下,是否放在Matters,《戰場上的天籟聲》對於我來說,是一種開放給大眾閱讀的嘗試,簡單來說,就是交個朋友,讓大家認識我。至於,有沒有達到我預期的結果,我心中早有答案了。無論如何,我以職業作家作為事業目標,所以,長遠來看,我都希望自己的作品會有營收,將來如果有新作(還是那句話,希望自己有心有力有時間,否則,是時候夢醒了),我會嘗試投放到收費平台,看看能否痴人說夢地賺點生活費XD(苦笑……

這個時候,又是廣告時間XDDDD
猶真里斯喜愛天馬行空,熱愛創作,目標成為一位全職作家,如果想繼續看猶真里斯的作品,每月只需付出最低5美元,就可以支持我的創作事業。支持連結:liker.land/eugenelisc/civic
也歡迎各位以「訂閱」方式,支持猶真里斯方格子中的「躬耕隴畝」。謝謝各位。
猶真里斯的方格子

話說回來,我初來Matters的時候,依稀記有人說過在Matters上,寫政治文章的人很多,也許我關注的群體的關係,所以,幾乎看見的是生活分享文,以及Matters或likecoin等攻略類文章,所以,政治文章很少看見,小說和新詩文章更加少見,後來因為某位人兄和他的妹的出現(到現在,很多人,包括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誰,他當時的頭像,明顯也不是他本人),積極推動作者群,令很多人在Matters發表小說和新詩等文學性創作,也連帶之前發布的前輩們,大家的創作也漸漸曝光,所以,某程度上,也要感謝某位人兄和他的妹。

至於,這個文學性創作熱潮會否消退?誰知道?有起,自然會落,有落,自然會起,世事,無絕對。不過,論在Matters寫文學性文章,寫新詩的確比小說好,小說的話,除非是短篇小說,否則長篇小說,的確會令作者無力,讀者無味,也許令作者無奈地停止連載,不過,我也算不錯了,完成小說的連載,畢竟,依Matters的功能以及UI設計,其實不適宜連載小說,只適宜作一些分享,若果要寫小說,甚至一系列的文學、或創作作品,在功能以及UI設計上,必須要加上「專題分頁」功能,否則,這種版面設計,單靠「標籤」功能,的確難以支持系列性文章創作,因為,以UI設計角度去看,「標籤」功能雖然有特色,但對於用家來說,是常用卻不顯眼,理論上,這個功能有點像Youtube,搜尋影片,不過,它能否連繫到作家與作品的關係?值得大家一起思考。還是那句話,每個平台,都有它的核心價值和設計方向,但是,另一方面,我很欣賞Matters願意細心傾聽每位市民的意見。

自從Facebook變成廣告商角力的戰場,出現私隱保障等問題,令到許多人開始網絡移民,尤其是香港人,紛紛離開Facebook,移居到MeWe一樣。不過,最重要的是Facebook已經不適合放長篇大論的文章,多數人都是放美圖分享,所以,愛寫文章、愛作圖文並茂分享的人便尋找出路,在茫茫人海中求知音,Matters,就是其中一個地方。其中,在這裏最出色的居民,都是以日常、飲食、讀書報告、遊記、知識專業等等分享,我也曾寫過幾篇食評和一篇遊記(《味蕾上的華爾茲》和《遊名勝,有段故》),除了下呂溫泉之旅只有三位朋友回應,其他美食分享,也有人留言拍手,不過,做美食分享,肯定比不上@atyh ,他是專家,邊上班,邊分享美食,很強!還有@桐生茂豫愛吃鬼研習社社長,不過……姐,你不是社長嗎?為甚麼,好像還沒看見你的分享?敲碗等美食分享XDDD

至於政治文章嘛……試問有誰願意天天因為同一個問題,與對方吵得面紅耳熱,頭昏腦脹?我?我在上面已經說過我的看法,我本逍遙人,自當逍遙去。

最後,關於作者和讀者相性,以及我經常自嘲自己有「線上線下社交困難症」。所謂相性其實是指作者和讀者的關係,我從一開始在Matters便說過,如果雙方相性不好,作者多努力也好,文筆多優美也好,還是沒有讀者願意閱讀,對作者來說很可悲。為何相性不好?簡單來說,就是作者不懂得,或不太願意社交,所以,作者文章寫得多精多美多好,結果留言、追蹤、支持和拍手也低,也因為演算法關係,令作品未能曝光。

那麼有人會問,為甚麼他們不願意社交,原因有很多,譬方說,沒有時間一一回覆、感到吃力(我嘗試過不看文章,單單回覆、留言、拍手已經耗掉我一個半小多時的時間。一個半小時,可以至少看一套電影。回覆、留言需要去想,再加上Matters上,跟蹤過我的都應該知道我打字很慢,所以,天天這樣浸淫,經營社交平台對我來說,太吃力,太花時間)、又或者本身不擅張交際,所以,每個人的性格不同。所以,我自嘲自己有「線上線下社交困難症」,不過現實中,我也是朋友不多的人,只有兩、三個知己,我自覺自己是個孤單的人,沒辦法,我的經歷和際遇,令我由一個愛社交,轉變成不愛社交的人,在網上更是如此……

所以,想在Matters增加自己文章的曝光率,便要多社交,回覆、留言和拍手,其實去到哪裏都一樣,即使在純文學平台也是一樣,有時吃力不討好,也沒關係,起碼自己曾經努力過,大家說對不對^^不過,如果我有錢(可惜我沒錢),我會找<偽知名專欄作家>志工爺爺閒聊 : 馬特市新人通關密技 ~~ 社交苦手的救星 @志工爺爺 做行銷總企劃,有一位大企業曾說個一句話,大概意思是:「無論產品好壞,沒有錢,沒有好的行銷隊伍,這個產品都會注定失敗。」唯有這樣,我可以專心寫小說,爺爺專心做行銷,我就不用這麼辛苦搞社交。所以大家有行銷策略問題,找爺爺諮詢一下就對了XDDD

正如我剛剛所說,不論在甚麼平台,也要靠社交增加自己在該平台的曝光率,Matters也是這樣。大家在這裏分享和尋找知己的同時,記住與人互動和社交,讓Matters熱鬧起來。這是大勢所趨,潮流所趨。

好吧!感言說到這裏,接下來,請大家欣賞《戰場上的天籟聲》尾聲和後記。最後跟大家說一句……

青山常在 綠水常流 後會有期

攝於2019年11月葡萄牙里斯本某街道上

終於來到尾聲,這是我最喜歡的尾聲,因為這是我去年說要在馬特市連載《戰場上的天籟聲》的時候寫成的,所以,風格和寫作手法更顯得與前面五十多章格格不入,但這更能體現出,我這不合格的業餘作家,寫作風格成形,變得成熟,如果有新作的話,我相信更加有趣。希望大家喜歡這部作品,也謝謝大家陪伴我五個月。

故事完結,貫徹我的風格,配上配樂,這次選用Final Fantasy XV版本的Stand by me(其實,這是首老歌,但Final Fantasy XV拿來作遊戲完結的片尾曲),我很喜歡這首歌歌詞,的確與本作尾聲很配,希望大家喜歡。


齊物戰爭結束後半年,在戰後的東政月面都市常羲某市集大街上……

   有一位快四十歲的男人,走過市集大街,雖然他穿著東政國協軍的軍服,卻沒有作為軍人的威嚴,倒是衣衫襤褸,不修邊幅,像殘兵敗將似的。他背著背囊,左臂夾著一瓶骨灰龕,似乎漫無目的向前走,然而,當他經過一間小飯店外,被店外的招牌吸引著。他停下腳步,看過櫥窗裏的情況後,便收起憔悴的面容,對著手上的骨灰龕微笑道:

「老朋友,已經快二十年,想不到這家小店還在……」

男人摸著肚子,似乎感到有點飢餓,他又對著骨灰龕微說道:

「我感到有點餓,不如我們先進去吃過飯,然後,再作打算吧!」

接著,男人推開小店的門,進入小店,店裏的女侍應招呼他到開放式廚房的吧台座著。廚房裏的主廚,正是這間小飯店的老闆,正當他轉身詢問男人想點些甚麼的時候,老闆一看見這副飽經滄桑,熟悉的面孔便大吃一驚。

「你……你是信陵介吧?」

「老闆好眼力,快二十年了,你還記得我?」

「記得!記得!你跟你的朋友經常來我這裏吃飯清淡議政,有時候,看到你們談得眉飛色舞,我和其他客人也雅興大發,加入你們行列。」

「哈哈……」信陵介大笑道:「那只是我倆年青狂妄時,真的不堪回首。」

「年青不狂妄,難度老大徒悲傷嗎?」老闆微笑中帶點哀傷說道。「對了,你那位朋友呢?為甚麼看不見他?」

「你說他?」信陵介指著放在桌上的骨灰龕淡淡地說道:「他就在這裏……」

「甚麼?他?」

老闆非常驚訝,他用圍巾抹一扶自己的雙手,然後走出廚房,走到吧台前,坐在信陵介旁邊,他從褲袋裏,拿出一包香煙,拿了一根給信陵介,信陵介接過香煙,放在嘴巴裏,然後,他從衣服胸前的口袋裏,拿出打火機,點著口中的香煙,接著又幫老闆點著香煙,二人深深地吸了一口,不若而同地吐出一層層灰白色的煙霧。

「他是甚麼時候犧牲?」

「哈哈……」信陵介嗤笑說道:「我和他被分配到國協宇宙軍,在一艘宇宙空母中擔任戰鬥機後勤的技術人員,登上空母的第一天,我們就遇上一場小型衝突,有一架西聯宇宙戰鬥機突破空母上的防空砲,對著機庫射出幾枚飛彈,機庫發生大爆炸後,大量金屬碎片在機庫裏橫飛,他來不及逃跑,被其中一塊碎片擊中他的頸上大動脈……」

信陵介再吐了一口煙霧,看著自己的手,唏噓地說道。

「戰鬥結束後,他奄奄一息,很快就在我的懷裏死去了……」

信陵介看著骨灰龕笑道。

「老實說,我也是差一點沒命回來……」

「為甚麼這樣說呢?」老闆眉頭深鎖問道。

「停戰之前,我帶著我的戰鬥機中隊在小行星帶,追擊西聯戰鬥機隊,俗語說得好,『窮寇莫追』,我們遭到對方的強力反抗,當時我發現我的戰鬥機已經耗儘彈藥,對方也似乎發現了,他向我發起攻擊,我心想不妙,這回肯定死在這堆小行星裏,成為宇宙的其中一顆小塵埃……」

「接著怎樣了?」老闆替信陵介緊張。

「對方沒有瞄著我的駕駛艙攻擊,只瞄著我戰鬥機的兩邊機翼攻擊,他看見我的機翼被打中冒煙後,就離開了……」信陵介嘆了一口氣:「後來,我在戰鬥機的通訊器上收到訊息,才知道新任元首田宏村早已宣佈停戰命令,我們中隊也是停戰後半小時後才知道。也許對方覺得我們是神經病,明明已經停火,還對他們窮追猛打,所以,打壞我的戰鬥機機翼,泄憤之後就算了……」

「我就幸運……他就不幸運了。」信陵介撫摸著骨灰龕說道。

「的確…」

老闆吐了一口煙霧,用手摸摸眉頭,有點難過地說道。

「我們女團長的那位當護民軍指導師的丈夫,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跟你一樣,在停戰之前,帶著幾個營隊去追擊西聯兵,結果遇上對方強力反抗,被對方用刀刺中胸膛後犧牲。他們也是剛剛結婚,可憐我們的女團長這麼年輕就當了寡婦;可憐我們的指導師英年早逝……」老闆激動得流淚,他憤慨地大喊道:「這都是那個戰犯利衛英的錯,都是發動戰爭的人的錯,他們的自私自利,犧牲了這麼多人!」

「都是這些尸位素餐的人的錯……」信陵介拍拍老闆的肩膀,安慰他說道。

「老闆提到女團長和指導師,難度你也參軍了?」信陵介好奇問道。

「是的。」

老闆抹掉眼淚,將他參軍的經過,以及兒子們在戰場上犧牲的事情娓娓道來,信陵介在一旁靜靜傾聽。

「唉……難怪。從前看老闆的小孩都在餐館裏幫忙,現在只剩下一男一女,還有幾位老伙計。」信陵介看著那一男一女,然後向老闆問道:「那麼他們就是老闆的小女兒和小兒子?」

「啊……不是!不是!」老闆答道:「我的女兒早就嫁人了,現在她跟她那出身在八島國的丈夫在市集另外一邊經營壽司店。」

「哈哈……那麼這個女婿不就會搶岳父的生意嗎?」信陵介笑道。

「不會!大家各取所需吧!想吃八島國料理的,就去他們那裏;想吃華北、華南國菜的,就來我這裏。大家都是良性競爭。」老闆哈哈笑道。

「至於,那一男一女是我的小兒子和他的太太……」老闆稍有釋懷地笑道:「雖然,大兒子和二兒子在戰場上犧牲,可是,當我回來看到我的小女兒和小兒子都成家立室的時候,我就想……我們比起其他人幸運多了。活著,是種幸福……」

「是的……」信陵介微微笑道:「能夠活著,真是一種幸福……」

二人深深吸了一口煙,吐出一口煙霧後,弄熄煙蒂,靜靜地坐在吧台前,不發一言,沉默了數分鐘後,老闆站了起來,離開吧台,向信陵介問道。

「信陵介,你還沒告訴我,想吃甚麼?這一餐我請客吧!就當作慶祝大家從死裡逃生,活著回來吧!怎樣?」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吧!」信陵介二話不說,直接向老闆點小店的招牌菜。「先來一瓶啤酒和一份招牌家鄉揚州炒飯吧!」

然而,當信陵介的目光轉移到骨灰龕上,他似乎想改變主意。站在開放式廚房的老闆也留意到信陵介準備改變想法,他靜待著信陵介的最後決定……

「等一等!老闆!」

信陵介一手搭著骨灰龕會心一笑地說道。

「老闆!你還是給我來兩瓶啤酒和兩份招牌家鄉揚州炒飯吧!」

「好勒!」老闆爽快地應道。

*         *         *

齊物戰爭結束後十年,在太陽系國協的中西伯利亞邦國,克拉斯諾亞爾斯克行省圖拉城外,某家族墓園附近……

   秋季的圖拉城外,成熟的麥田吐出金穗,靜待著農民收割。有一家人來到麥田,然而,他們並非來收割麥穗,而是前往家族墓園拜祭先人。走在前面的四個年約十歲的可愛孩子,他們一男三女手牽著手,手拿著鮮花,背著小背囊,歡天喜地唱著歌謠向家族墓園前進,後面有三位女性跟隨著他們,走在最後面的女性年約十八、十九歲,她扶著她那約六十五歲的母親跟隨著前面的女性。至於,前面的女性年約三十五、三十六歲,她戴著一頂大圓帽,然而,圓帽卻遮不住她那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精緻的面孔,雖然她還有幾年才到不惑之年,然而在親朋好友和鄰人眼中,都以為她還有很長時間才到三十而立,更想不到她竟是這四個孩子的母親。

她的丈夫與她邂逅的時候,他的內心深處曾經這樣描述她。

「這個女孩子個子長得高,是標準的模特兒身材。一頭銀白色的頭髮,襯托她那雪白的肌膚。她的耳朵有點微尖,活像真正的森林妖精似的,這一切已經夠迷人了,然而,女孩子最驚為天人的美,在於她那美麗的雙眸,水汪汪的眼睛,她的虹膜顏色,更是左右不同,左邊是暗紅色,右邊卻是紫色,難度這就是傳說中的陰陽妖瞳?」

後來,她和她的丈夫相處一段不長的日子後,她認為她的丈夫是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男人,所以,她向他告白。那時候,她的丈夫心花怒放,他毫不猶豫,狠狠地放棄過去一段令他非常介懷,非常悲傷的孽緣,接受她的愛的告白,當時,他的內心深處這樣描述她對他的愛意。

「她給我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那種不食人間煙火,與世隔絕的天仙美人,她與眾不同的甜美樣貌,令我認為她不是一個普通的森林妖精,而是一位養尊處優的妖精公主。然而,美麗的妖精公主,不好好待在她的森林王國,卻願意紆尊降貴,與我這個凡夫俗子永遠在一起……」

可惜,無情的戰火奪去她丈夫的性命,讓他們從此陰陽相隔,自己因此成為未亡人。她丈夫離開她的時候,留下四個孩子給她和她丈夫的家人一起撫養。在別人眼中,認為她的經歷非常不幸,大家都為她的過去感到難過,然而,她卻不是這樣看,她認為相比過去的自己,現在自己非常幸運,因為她得到親情和愛情,得到了真正的幸福。自從她來到亡夫家的那一天開始,她積極面對一切,並含莘如苦地養育她的四個孩子,她從來不期望他們將來成為名垂千古的大人物,只要他們快樂地健康成長,長大後成家立室,得到屬於自己的親情和愛情,幸福美滿地過一生,那麼她和她的亡夫就已經心滿意足……

一家人來到家族墓園,墓園裏正安葬著那位女性的亡夫、亡夫的父親以及亡父的祖輩們。她和她的四個孩子拿起鐮刀和掃帚,清除長在墓碑旁的雜草,以及掃除墓園裏的落葉,老婦和她的女兒則在墓碑前安放好鮮花,待一切都準備好後,他們一家人在墓碑前跪下,瞻仰墓碑,合十祈禱,靜靜地思念著故人,女性更將孩子們的近況,一一向亡夫匯報,她神情不帶哀傷,倒是沉醉在家庭幸福裏……

差不多一小時後,掃墓結束,一家人經過一番收拾,便離開墓園。這時,四個孩子催促大人先行離開,他們從後跟上,四個孩子的母親雖然無奈地搖頭嘆氣,卻依從孩子的請求,她帶著亡夫的母親和妹妹先離開墓園,當孩子們看見大人們離得遠的時候,他們對著墓碑舉起雙手,此時,墓碑前早已被拆開的一枝枝鮮花站了起來,它們彷彿跳著華爾滋,緩慢地飛向墓碑,四個孩子不停變換手勢,鮮花開始裝飾墓碑,一會兒後,鮮花將墓碑裝飾好,墓碑不單被鮮花包裹著,墓碑的主人們是被孩子們的愛包裹著。孩子們從小背囊拿著手帕,他們互相抹一抹汗珠,裝飾墓碑,似乎消耗他們不少體力。

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孩子們中的大姐似乎有好注意,她跟弟妹竊竊私語後,弟妹們都點頭讚好,接著他們再次揮動雙手,這一次,地上的小石子不停打滾,滾到墓碑前,當小石子堆砌成一段長長的句子後,他們便心滿意足,再次手牽著手,唱著歌謠離開家族墓園。

原來,他們想跟父親和祖父說出一句愛的告白。

「父親、祖父,我們愛你們。兀兒德、薇兒丹蒂、俄勒特羅斯和斯庫爾德字。」

*         *         *

齊物戰爭結束後五十年,在太陽系國協的火星瑪哈斯邦國邊境的某條小村莊外……

「爺爺!爺爺!」男孩子叫嚷道。

「怎麼了?不是跟你們說過嗎?先讓爺爺休息一回兒,然後才繼續種田嗎?」祖父說道。

「不是啊!爺爺,今天收音機裏面的古典音樂節目,節目介紹的音樂家名字,跟哥哥的名字一模一樣。」女孩子說道。

「真的嗎?那將收音機拿過來給我聽聽。」爺爺說完後,男孩子將掛在圍欄上的收音機拿下來,他拿到爺爺的跟前,三人在楓樹下,靜靜收聽收音機的內容。

「老一輩的人,沒有人不知道『齊物戰爭』的殘酷。不和平的世界,被強分成東西兩大陣營。現在,幾乎所老年人,不論男女,都曾參與過那場戰爭。水深火熱的年代,人們對未來是否和平,失去了信心,然而,五十多年前,剛從歐羅巴中央音樂學院畢業的年青音樂家小沃爾夫.理察.華格納則認為,若果人類仍保持對將來的希望之心,和平必定出現,美好的新世界將會降臨。雖然小沃爾夫.理察.華格納在參與戰爭的過程中壯烈犧牲,然而,他對世界未來抱有希望,並將希望之聲傳播於世界上每一個人的心裏……」

交響樂緩緩奏起,對音樂有久別重逢之意的爺爺,表現得十分難過。交響樂中,所表現出的混亂,失落,悲痛,是使人瘋狂的音色;希望,曙光,光明,是使人喜悅的樂色。因為,黑白交集,所以,才會譜出這一首使人聽出耳油之音聲;令人感到淒蒼美絕之樂聲。

交響樂一直播到終焉,爺爺似乎想起一段苦不堪首的往事,淚水偷偷地從他的眼眶掉下來,孫兒們看到爺爺哽咽流淚,他們有點錯愕,雖然不知道爺爺因何事而流淚,然而,二人皆上前安慰傷心的爺爺。爺爺看著兄妹二人天真無邪地安撫著自己悲痛的心靈,他不再悲傷,他用著一雙溫暖的大手,搭著兄妹的肩膀,溫柔地附合交響樂的最終段,用日耳曼語唱出交響樂的最後幾句:

戰爭的時代應該要結束了……

讓我們這一代為新一代帶來了和平……

我們不求他們的回報……

只願他們為將來帶來永遠的新希望……

戰爭是殘酷的……

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再出現戰爭……

然而……

人們對將來仍懷有希望……

心中仍保持著純潔……

愛好和平的音樂聲就會再次降臨……

她的名字就是……

戰場上的天籟聲。                                        

-完-


大家好,我是猶真里斯。大家看完這部小說之後,有甚麼感想?是不是覺得這部小說所表達的事簡直亂七八糟?不知想說甚麼?如果你有這個感覺,這是很好反應,猶真里斯盼望大家耐心地閱讀看我這篇後記,我會告訴你一切原委,以及這篇作品的前世今生。

猶真里斯大概從高中二年級開始我的寫作之路,到現在差不多已經有二十個寒暑。每個人的寫作之路不同,有平坦的,有荊棘滿途的,有些人似乎順利,有些人總在逆境,有些人會選擇放棄,有些人會選擇堅持。寫作的人都知道,讀者多,作者更多,如何讓讀者喜歡自己的作品?唯一是迎合讀者的口味,但當你迎合讀者的時候,你所寫的是你的自己風格嗎?這是你想要的嗎?我一直都在反思這個問題。

在作者不斷地尋找讀者的年代,許多作者因為埋頭苦幹了好幾年,卻找不到讀者的共鳴,便會回想自己似乎將時間都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他們也許會退出和絕筆,但我相信我們所做的事情並非沒有意義,回想一下,我們為何會寫作?每個人的理由不同,在此我挪用一下大哲笛卡兒的概念,他說:「我思故我在」,我說:「我寫故我在」,我想寫一些我對現在社會價值的看法,寫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以這個方式證明自己曾經存在過。不論自己將來是否能夠繼續寫下去,我會想我曾經寫過;當到達人生旅途終點的那個時候,我會想我無憾了,這就是我開始寫作之路的原因。

戰場上的天籟聲》其實是《【第二章】小沃爾夫的提琴》的原作品,它是我在2008年在香港念大學的時候寫成的作品,至於《【楔子.幕起】大時代.小人物》則是我在2003年在台灣念大學的時候寫成,這兩份作品都是為參加文學獎,結果當然名落孫山。所以,文學獎對我來說是一瓶毒藥,它能夠鞭策我完成作品,然而這些作品礙於字數限制,當時的我未能在有限字數中,掌握好情節上安排,故此,每次參賽都寫不出優秀的作品。

後來,我發現這篇以戰爭作為題材的小說,與我高中二年級寫的未完稿科幻小說有一定關聯,彼此的世界觀和故事有發展下去的可能性,所以我便埋頭苦幹地寫這部作品,中間斷斷續續,一寫就寫了12年,直到2020年10月才完成。

如果你問為甚麼寫了那麼久?作為一個比業餘更業餘的作家,每天不是忙工作,就是忙家事,作為長子(非嫡孫),心裏牽掛的事情太多了,沒有作為職業作家的幸運,所以就寫了這麼多年。因此,如果讀者們看見本作詞不達意,風格有異,劇情奇怪,請多見諒,畢竟是我個人多年多變際遇的奇怪產物。至於這部作品會不會有新作品,譬如是比未來更未來的時代,我想當我有一天心血來潮的時候,可能會有,不過,現階段暫時沒有這個打算,反而想繼續去尋找靈感,嘗試寫新的題材以及形式,希望不久的將來,再為大家帶來新作。謝謝大家一直對我的支持!後會有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最終章】最美好的歸屬 我永遠的家人 最終回

7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