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7 篇作品累積創作 68434 
張蘊之

無感的田野:我的東南亞田調旅行

對於旅行作家們濃情厚愛的所見所感,我是嫉妒的。因為研究工作的關係,我需要啃讀大量文本,當然也包括過去千年歷朝歷代「旅行者」的遊記,他們以筆替代今時今日的相機,竭盡所能,忠誠且鉅細彌遺地,將所見所聞記錄下來。不是為了「紀念」,也不是為了炫耀,他們深知自己作為報導者的責任,畢竟,他們...

張蘊之

【魚露與蠔油】嫲嫲的西貢記憶:「走日本」

一九四一年,中日戰爭已進行了十個年頭,中國境內的種種慘況,不斷透過國際媒體和親友傳述,被海外的華人得知。有些知識分子為了支援祖國,選擇在戰火中返回中國報效國家;大部份為了生計奔忙的底層民眾,則在海外繼續拚搏奮鬥,每天守著報紙和收音機,關注著戰事的變化。

張蘊之

【頌缽】新手村問題集(一)

敲缽前需要沐浴淨身、焚香祝禱嗎?這是某次受訪時被問到的問題,我個人沒遇過如此主張的頌缽師,此前也沒想過這個問題。當時回答:「缽就是普通的家用食器,如果你取用家裡的碗時不會先沐浴淨身,那就沒有必要吧。」 這陣子反芻這個問題,我突然想通一件事:需要沐浴淨身,不是因為缽有多尊貴神聖,而是敲缽者需要一個儀式過程調整自己的狀態。

張蘊之

【頌缽】要買幾個缽才夠?

需要幾個缽?這是每個新手都會遇到的問題,老師通常會說:「一個就好。」因為光是練敲和磨,就要很長時間的努力練習。將「一個就好」詮釋成「找到命定的那個缽」,就像要求毫無戀愛經驗和識人能力的少女,在短短幾分鐘內決定一世相守的「真命天子」,一樣不切實際。

張蘊之

需要休息的時候

這幾個月打了一場又一場的硬仗,每天都跟自己說:「需要好好休息一陣子。」卻因為種種突發事件,繼續撐著,一搥一搥擊打眼前不斷冒出的地鼠,都不知道那些究竟是地鼠,還是滿天星?前天翻著行事曆,慶幸終於有一天是空著的,這一天總算可以消停一下了吧?昨天卻又接到通知,有個案進來,實習人員得排一個班進去處理。

張蘊之

已讀不回

終究,我們的關係來到了妳已讀不回的階段,距離我們隔著鐵門說:「好快再見。」還未滿一年。「究竟是怎麼惡化到如此境地的呢?」我常常翻閱著我們whatsapp和微信的對話紀錄,曾經那麼緊密,曾經,我們都不願錯過對方任何一個訊息,那麼著緊地,盡力做到秒回。

張蘊之

【旅行幹什麼】吳哥神廟拜什麼?吳哥微笑的四張臉,不是四面佛

「吳哥微笑」舉世聞名,是國王闍耶跋摩七世(Jayavarman VII)的標誌。從法國殖民時期開始,柬埔寨的「吳哥微笑」在法國的強力宣傳下聞名全球。所有旅人到訪柬埔寨,無論如何都要擠這麼一趟沙丁魚,在人山人海中想辦法與這這幅「名場景」合影。

張蘊之

【旅行幹什麼】吳哥神廟看什麼?「然後他就死掉了」

吳哥寺(Angkor Wat)台灣濕冷的冬天,正是柬埔寨(以及東南亞大部份地區)的涼季,乾爽舒適,也是一年當中最適合造訪世界遺產吳哥神廟的季節。然而,買了門票三日券,每天卻只是匆匆走過一間又一間的石頭廟,建築再美,類似的事物看久了也會審美疲勞。

張蘊之

【肺炎之年】正是時候修房子

去漆之後的牆面。窗框角的裂縫,一路裂到地板。肺炎之年,從年初的震盪、混亂、百業俱休,漸漸,台灣社會又回到了熱鬧運作的狀態。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出不了國。房子壁癌漏水的問題一直都有,颱風季節尤其難熬。

張蘊之

【九月課程】從文化藝術看見東南亞|講師:張蘊之

很久沒有開學期課,謝謝新中和社大的邀請,在這個疫情不知何時才能停歇的當口,與台灣朋友們介紹我所認識的東南亞。課程名稱:從文化藝術看見東南亞授課教師:張蘊之開課單位:新中和社大(捷運南勢角站)開課日期:9月17日(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