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95 篇作品累積創作 334498 

如果人生跑馬燈不能讓別人看到,那就靠寫作吧!

鴻雁東南西北飛

幾年前,我和一位寫作班上的學生家長閒聊起來,她告訴我,她最近想要重新提起筆來寫作。一開始我以為是她要發展斜槓事業,正要向她祝賀。「我最近檢查出有乳癌,」她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說……

1

「尊重,但沒必要去學」,究竟是尊重,還是恐同?

鴻雁東南西北飛

如果「尊重,但沒必要去學」的論點成立的話,那麼,學生有福了,社會科當中有好幾個單元可以直接刪掉--我尊重女性,但不用去了解女性;我尊重原住民,但不用去了解原住民……如果是這樣,那「尊重」二字說穿了就只是包藏歧視的起手式而已。

1

在外島服役的每一天,我都和三位不存在的弟兄聊天……

鴻雁東南西北飛

我擔任的是連上的政戰文書,負責連上弟兄心理狀況的各項追蹤與整理作業。按國軍心理衛生中心的規定,輔導長每日都要約談三位弟兄,不可重覆,隨時掌握個別士兵的最新狀況;再根據約談情形,反應在回報單上,每日回報給心衛中心。然而……

如今,求「站」不得的我,好懷念那求「坐」不能的被操歲月

鴻雁東南西北飛

上個禮拜六,我從一早九點坐定位上課開始,上到下午三點,除了上廁所、喝水、吃東西外,一連坐了六個小時,坐得我渾身不舒服。一下課,稍微休息了一會兒,便馬上換上慢跑裝,出門一口氣跑了五公里,一吐久坐的怨氣。想一想,其實很有趣:我現在是求「站」不得,反觀十多年前當兵被操時,卻是求「坐」不能。然而,現在的我,真巴不得回到那被操的歲月--

如果為人父母的你可以打小孩,那你的主管或長輩可以打你嗎?

鴻雁東南西北飛

我不是為人父母,無法體會家長盛怒之下的心情,不好說什麼。不過,我的疑問是:如果你覺得小孩做錯事,你打他是應該的,那麼--你做錯事的時候,別人打你也是沒問題的嗎?我們試著進入以下情境想一想……

回憶那位總是把我們當垃圾的斷水流教授

鴻雁東南西北飛

一堂課五十分鐘,斷水流頂多講十分鐘,其餘的四十分鐘都花在貶損學生上。「我以前寫過小說,小說還翻拍成電影,」斷水流目光一掃,問底下學生:「你們有寫過小說的舉手。」要是沒人舉手,他會冷笑一聲,說道:「你們這些東吳的學生啊……」

1

把孩子的眼矇起來,不讓他見到惡,他就會向善嗎?

鴻雁東南西北飛

任何一段關係發生矛盾或衝突時,處於弱勢的一方想逃離強勢的一方是本能的反應,就連狗遭到虐待都會想遠離施暴者,何況是人?所以,離家出走這種事根本不需要教,也不需要學,這是與生俱來的自保反應。應該思考的是……

1

車站行腳(9):汐止,除了好市多,還有古厝多

鴻雁東南西北飛

汐止,百年前這樣一座繁華市鎮,在以前的我眼中竟只有淹水、Costco,還有駕車高速行駛過程中匆匆一瞥的星光橋……實在是無知到了極點。這一趟走下來接近四個小時,卻仍有不少古厝和其他人文遺跡,我們來不及走訪;可以想見它的底蘊非常深厚,非做足功課、多跑個兩趟是無法透徹理解的。

我的撞球歲月

鴻雁東南西北飛

隔壁桌的男同學在彎腰貼近球桌瞄準時,可能是想耍帥,會故意左右張望,尋求觀注,再調整一下姿勢,確定擺好pose,這才出桿擊球。瞄來瞄去,總算瞄到不該瞄的東西--接著,我看到櫃檯那一帶,飛出一個打火機,呈拋物線飛越兩個球桌後,不偏不倚掉落在白目男的身邊--「砰!」的一聲,桌上有火花迸出……

探尋荷鄭終局之戰的古戰場

鴻雁東南西北飛

假如你參觀完安平古堡後,不妨再花三分鐘步行到附近的安平公墓,爬到頂端。三百六十年前的1月25日,你腳下的這塊丘陵正因為猛烈密集的砲擊而震動,上面的碉堡被轟得支離破碎--這是鄭軍與荷軍終局之戰的古戰場。然而,以事後諸葛的立場來推測:「熱蘭遮城旁的這座丘陵及碉堡的有無,會不會是台灣歷史的重要轉捩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