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鬼研習社
桐生茂豫
主理
24 人追蹤
43 篇作品
Ping

《雜碎》吃從來就不只有吃(一)

我甚至不記得在紐約的中餐館裡有沒有點過「雜碎」這道菜。「雜碎」不是罵人的詞,在美國,它是菜名「Chop Suey」,隨著廣東移民來到美國最後在美國變形的中國菜。Andrew Coe並非學者,不過他查了很多史料佐證,也幸好不是學者,因此這本書簡單易懂,讀來毫不艱澀,反倒像是小說般順暢流利。

Ping

《雜碎》吃從來就不只有吃(二)

中國人到美國,已經是十九世紀的事了。早年移居海外的華人,多從廣東潮汕、福建兩地搭三寶船往南洋或到台灣,1848年中一群廣州四邑丘陵區的農村村民搭船前往美國加州,與來自各地的淘金客一樣,企望從金礦裡翻身致富。他們花了半年多到達舊金山,有人去挖礦,有人做貿易,有人賣吃的給這些單身勞工...

10
Ping

《雜碎》吃從來就不只有吃(五,全文完)

從1882開始,中國新移民不准進入美國長達六十年,1943年終於廢止了這個法案,讓當地華人取得公民身份。但在無法有新血加入的年代裡,可以想見這些餐館會漸漸與第一代舊移民一起步向無人傳承的凋零結局。不過在1930年代,開始有美國人模仿做廣東菜,這些餐館像是「Don the Beac...

10
Ping

《雜碎》吃從來就不只有吃(四)

回到沒有排華情緒的東岸紐約。從一宗白人女性與兩名中國男性的三角戀所引發的命案開始,帶出二十世紀初紐約的「白人奴隸」議題。當時有湧入城市尋求工作與獨立的年輕女性,有歐洲移民,以及這些年輕女性確實有人在賣淫,這個謀殺案把這整個社會問題跟唐人街連結在一起,雜碎中餐館被當成妓院、賭場一樣的地方,與整個唐人街共同扛起這污名。

21
Ping

《雜碎》吃從來就不只有吃(三)

中國人遷入紐約的歷史比西岸早,十九世紀初就已經有船員在靠岸空檔暫居,在廣東人前往舊金山淘金之時,紐約就已經出現華人社群,聚集了船員、廚師、做小生意的商人,甚至和愛爾蘭移民通婚。相較於西岸濃厚的排華情緒,東岸另有其他移民問題,畢竟從歐洲大量湧入的移民足以稀釋掉中國人的經濟威脅。

20
南灣水巷生

令人憤怒的蛋炒飯

(刊於《立場新聞》。) [水巷閒思]近日網上因一碟蛋炒飯鬧得沸沸揚揚。事源廚師帕特爾(Hersha Patel)在英國廣播公司的飲食專訊上教人煮蛋炒飯,自稱羅傑叔叔(Uncle Roger)的華裔諧星拍片戲謔之。

11
西瓜

土豆粿

万般疼爱谐于父母。父母对自己的疼爱是无私的。在父母眼中,我们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即使我们成家立业了,我们也是他们的手心肉母亲一大早的就给我们做好吃的。这感觉倍感幸福。这种美食我不懂中文应该怎么叫。

洪俊彥

東引今憶:炸糯米腸

炸糯米腸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食物,家家巷口的鹽酥雞小攤都有在賣,但東引「台雞店」炸糯米腸的特殊作法,我在台灣就沒見過。東引島上的居民有一個特殊行業--開餐車,車上冷熱飲、小吃等應有盡有,只要一通電話,隨call隨到,服務我們這些在窮僻小島服役,購物不易的阿兵哥們。

49
射手媽咪婷婷

早餐吃鍋燒意麵很奇怪嗎?

今年5月開始瘦身之後,有刻意少吃澱粉,成功瘦了4公斤後,沒多久便開始稍微恢復一下澱粉量,澱粉這種東西真的是很難讓人捨棄,主要是有飽足感且會令人精神飽滿,是人體熱量很重要的來源之一。

iago

食之療愈| 食物裏的愛,治愈了我的暴食症

圖/文:iago 泰國是少數的女性多於男性的國家。這個六千萬人的國家裏,女性比男性整整多出了六百萬人。我在我們住的附近這條夜市街上,也有這樣的感受,目之所急的,大部分是女人的厨藝、女人的勞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