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6 篇作品累積創作 58444 
無盡的旅程

不該遺忘

那株孤獨的櫻花開了 在這乍暖還寒的二月底 施魔法般的 淨化了巷口那塊永遠髒污的三角地 那個被囚禁的男人哭了 在這陰晴不定的二月底 使幻術般的 浸濕了地下室那片已然乾涸的血色水泥地 櫻花的溫柔 撫慰不了為生活折腰的失落靈魂 而男人的悲痛 也喚不回被黑暗吞噬的無辜生命 二月底的那天 ...

無盡的旅程

波茲坦廣場的人們攀過了那道牆 在冷洌的冬天裡捎來了春暖的希望 伯利恆的人們爬上了那道牆 在槍口的威脅下高喊著對自由的期盼 阿茲特克城的人們鑽過了那道牆 在亡靈的庇護下奔向更偉大的夢想 天朝皇帝眼皮子底下的人們翻出了那道牆 在不設限的網絡裡貪婪地補充心靈營養 人們不斷地逐起一道道的...

無盡的旅程

罪行海洋

“你可以幫忙寫信嗎?” 加入這個關注移工權益的社團時,其實早已沒甚麼衝前線的熱誠了。那時的我,在幾個NPO社團之中游走,但其實大多像個透明人一樣,只有在需要捐物資或捐錢時才會冒出來,想著,熱情沒了但錢總還有些,試圖以這種最不費力的方式苟延殘喘的抓住過往那個懷抱理想的自己。

無盡的旅程

無神論

薩諾斯在廚房找到了手套 皮革殘留著淡淡的肉桂香 麵粉還灑落在戒指上 索爾從陰暗的車庫裡尋回了槌子 矮人打造的神器 如隕落的王者般 靜靜地 躺在生繡的鐵釘上 奧丁醉倒在宇宙樹旁 金色盔甲在陽光下閃爍 噶瑪蘭的瓶身也被照的發亮 谷哥大神指著前方對著我說 “先左轉,兩百公尺後再右轉” ...

無盡的旅程

趕巴士的踊子

那年我二十歲,頭戴高等學校的學生帽,身穿藏青色碎白花紋的上衣,圍著裙子,肩上掛著書包。我獨自旅行到伊豆來,已經是第四天了。在修善寺溫泉住了一夜,在湯島溫泉住了兩夜,然後穿著高齒的木屐登上了天城山。一路上我雖然出神地眺望著重疊群山,原始森林和深邃幽谷的秋色,胸中卻緊張地悸動著,有一個期望催我匆忙趕路。

無盡的旅程

隧道的另一端

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來。從開始工作之後,日本理所當然的成了最常造訪的休假去處,可在這樣頻繁的來去之間,東北地區總是一直跟我處在種擦肩而過的淺緣關係中。直到了2018年春天的那次越後湯澤之旅,才算是我跟它的第一次相遇。

無盡的旅程

我以為是詩

清晨的腳步聲嚇退了夜色 霧霾從角落悄然地接手 趁著萬物仍陷在寤寐之間時 成了寂靜大地上的首席畫家 肆意地揮灑 用那從太古時偷來的畫筆 任性地 將逐漸甦醒的我們推向太虛幻境 噹 幹 回神了 ———————————————————— 早上6點趕著去上班,開車在起大霧,能見度剩不到10...

無盡的旅程

往事如煙,未來如塵

章詒和的書是從大王的書櫃裡挖出來的,我平常就有著時不時去翻一下大王藏書的習慣,家裡的奇幻,科幻,偵探類小說都是他在買,我想到便會去抓一本來看。「往事並不如煙」被突兀地放在艾西莫夫區的邊角上,就在那堆「基地」系列旁,那相對陰柔的書名勾起了我的興趣,近代中文文學跟歷史的書我一向看得不多,章詒和對我來說完全是個很陌生的名字。

無盡的旅程

當小尼古拉長大之後

在大埔事件正沸騰的那年,我跟大王利用年假出國探訪姊姊一家人,大埔的土徵是幾個我參與比較深入的抗爭運動之一,那時帶去旅行的隨身背包上,理所當然的貼了張被視為大埔抗爭精神圖騰的「拆政府」貼紙。"你可以聊聊你背包上那張貼紙的故事嗎?" ,有天晚餐,我的姊夫突然這樣問我。

無盡的旅程

黑暗的左手

埃思特梵以某種溫和,直接的眼神注視著我。在紅色的光源之下,他的臉龐如此柔和,如此易受傷害。從他的凝視中,我終於明白,自己一直以來害怕去正視的那一點,他同時是個女性,也是男性。在格森星上,他是唯一徹底信任我的人,把我當人類來看,把我當個體來喜愛,付出全然的忠誠與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