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2893 
铜绿山冰棒

昨年一辑秋

满目山河空念远 我时常想着,该在什么样的时候想你,直到那日午后,看见半黄的银杏叶随风落下去。苏州的秋,早晚温差大,每天起床穿毛衣围厚围巾,然后下楼去拉开工作室的门帘,晨光呲啦一声照进来,脚边的千头菊每每等了一夜,只为这一刻。

14
铜绿山冰棒

记一个消失的春天

在封锁的日子里,疯也似的想往外跑 思绪如果有触角 我已呼吸到一千公里外太平洋上潮湿的风 火车站里每一列车 都是我的分身 我向四面八方呼啸奔往 四面八方 每一声汽笛都啸成骏马 飞腾在我的梦中 二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 划亮夜空的惊雷 晃眼的油菜花 漫山滴翠的无名草 没有任何声响地 ...

1
铜绿山冰棒

你啊,兰州

你啊 指着敦煌的那汪月牙泉 说,不如我笑起来 眉眼弯弯 于是我笑 你说大概是星光落进了我眸子里 你啊 指着昆仑山上终年不化的雪 说,我老了 发色也会是这般地透亮 于是我抬头 你说山无棱 你啊 指着起伏的乌鞘岭 说,越过这山丘 就是青海湖 于是我想象 你说是我温柔了那片湖水 ...

铜绿山冰棒

江滨柳写给云之凡的一封信

太喜欢《暗恋》了, 拟江滨柳的口吻, 书信一封,给云之凡。江滨柳是民国人, 因此用繁体字拟信, 也许有些错误的地方, 还请各位见谅。之凡見信如晤: 昨夜凌晨,甫田歿了,你還記得他吧?

5
铜绿山冰棒

一点关于武汉的记忆

因为上学在武汉小住了几年,十八岁到二十二岁。常在没课的下午坐公交穿越武汉三镇,去黎黄陂路某家拐角店买贼好吃的公婆饼,虽然有时候特地坐两个小时公交过去也不一定能买到。地铁也有,但是因为过江的时候看不到长江,就非时间紧迫不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