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绿山冰棒

脾气暴躁,性格古怪

我能不能也去唱山歌,能不能,就瞎几把活着?

时常会想,如果我不是现在的我,而是以一种别的什么身份生活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讲着不同的方言,走没有走过的路,爱不曾爱过的人。

说不定,我在迪拜当乞丐,因为听说迪拜的乞丐都各个腰缠万贯;也许是某个国家的公主,每天在我七层的天鹅绒被上醒来,人人都爱我;或者,我在越南做妓女,和中国哪个帅气公子哥有那么一段暧昧的情色交易,交易到了最后,谁也忘不了谁。

当然也可以不当女人了,做个男的,就做一个帅哥吧。

我太想当一回帅哥了,太想知道他们的心理活动了,为什么就那么无情?连木心都说,长得俊的人,不太在意别人的。好好的一个帅哥,怎么就不能爱一爱我呢?爱我一下会变丑啊还是会死啊?这么犟,小心我下辈子当个帅哥跟你抢老婆哦!

可是我到底只有曹XX这一个身份。湖北人,女,生于遥远的上个世纪九零年代,做着一份仅能糊口的工作。再多一点?没有了,就是这样。一日三餐,打工挣钱,单身成习惯,假期偶尔熬夜在网上跟人对骂当双标键盘侠,追追剧看看电影,为别人的故事而流泪。

是挺喜欢看剧的,上起头来一个晚上能追完一部剧。豆瓣记录上我1月一共看了21部影视剧。只有在看剧或者看电影的时候,我才能从现实生活中抽离出来,被摄取了魂魄一般。所以一直很喜欢那首老歌,《给电影人的情书》,写的多好啊:

“人间不过是你寄身之处 

银河里才是你灵魂的徜徉地”

前几天不就有个音乐人去往银河了么。

他作为音乐人,尚可留下许多作品,作为不死的他在人世永生;而像我这样平凡的人,终究只是成为一抔尘土吧。

我也不追求什么永恒了。以前总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要么写一部牛逼哄哄的书永垂不朽,要么就干一番大事业,让所有人都认识我,还是太天真,能平淡而普通地过好这一生就已经是万幸了。

也结个婚,生个孩子,像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那样。没办法,我也只能靠这种方式让自己在人世间留下什么东西了。幸好是个女的,基因再劣质,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不婚也能生孩子,户口就上我的,我农村户口,是个新时代的新地主。而男的若想有孩子,还得借别人的肚子,但凡这个男的差劲一点,都没人愿意搭理他。

可是一个人生活好难啊,每到周五总思考好久周末怎么过,一个人吃饭也好多都太贵了,痛经了还要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烧水,好看的风景也无人说。

有时候觉得无味,活是不想活了,但是死又不敢死,想了想,只能笑着活下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