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行

朱凯麟

在“同婚元年”参加台湾同志骄傲游行

10 月最后一个周末我到了台湾,回来后写了这篇文章,作为一名大陆同志首次参加骄傲游行的记录 游行尾声,坐在凯道终点休息的人。摄影/朱凯麟走过台北第一高的 101 大楼,突然一阵够呛的烟味进到我的鼻子。

阿Q公民對談

最后的战役

这是去年的台北同志大游行, 也是我生命中最震撼一天,一场「最后的战役」🇹🇼🏳️‍🌈 之后经历了公投失利的低落与风波,次年依然顺利地正式颁布同性婚姻专法,成为亚洲第一片同婚合法化的国度。

NoxYang

Zoe:等我回到香港,我不知道那还会不会是我熟悉的家

8月初,我在洛杉矶一个艺术社区认识了Zoe。三周前,她刚从香港来到洛杉矶,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特效化妆课程。在Zoe来到洛杉矶前,她参与了香港的游行。她在我面前我回忆了当时的情景。In early August, I me...

DistrustDemocracy

Distrust Democracy?生活在西方国家的边缘人

最近Matters讨论海外爱国游行的帖子很多,尽管我作为海外华人并不支持他们这样做,但我还是愿意为他们辩护几句: 从爱国示威者的角度来说,他们认为香港游行破坏了香港的繁荣稳定,有港独分子在里面把水搅浑,还有接受了CIA资助的人在煽风点火,对于香港反送中运动应该旗帜鲜明地反对,就应该走上街头表达自己的这种看法。

彳踌躇踯躅踟蹰亍

817 New York Stands with Hong Kong 游行集会纪事

最近发现关于香港问题,示威者和官方的事实描述割裂严重,每当跟朋友谈论起这个问题的时候,经常被指责“你看到的都是片面报道”“你看的都是fake news”,而我也无言以对,毕竟我得到的讯息的确是被人过滤过的。

Bing

从占中到反修例,影响香港社运的境外势力到底在哪?(2)

一如既往,香港的反修例游行被大陆官方定性存在“境外势力干预”并加以怒斥,而大陆民间舆论对这一“唯恐天下不乱,亡我之心不死”的叙事体系更是熟稔有加。官方与民间共享的这一叙事都根植于主权国家二元对立的敌我概念之建构,但表现形式却是大相径庭。官方定性的“境外势力干预”侧重于言,外交部与...

黄雪琴

记录我的“反送中”大游行

2019年6月9日,无数的香港人再次走上了街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带着要去发声、参与、见证并记录历史的心态,我也加入了游行的队伍。去到现场先是被人海震撼了,游行的人多得让人难以置信。全城沸腾,老少白衣,并不夸张。主办方民间人权阵线后来宣布有103万人,警方则称最高峰时有24万。

纪小城

【女权史上的今天】1919年3月16日:沙拉维领导埃及妇女反英独立大游行

1919年3月16日,埃及女权主义者侯达·沙拉维(Huda Sha'arawi)领导了一场反抗英国、争取民族独立的妇女游行示威活动。1914年,英国向奥斯曼帝国宣战。当时埃及名义上是奥斯曼帝国的一个省份,于是英国宣布将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