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行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5 人追蹤
17 篇作品

李蔚然 | 我在北京长大,在柏林工作,不想参与是非,但朋友邀请我游行

shenbolun

2020年年底,我刚刚搬到德国柏林。那时候疫情还比较棘手,平时街上也没什么人。一礼拜最刺激的事儿就是出门买菜。那天天气特别冷,下着小雨,阴森森的,我备好行头出门买菜的时候,以为自己眼花了,出现幻觉了。大街上全是人!一水儿的黑色口罩,人和人肩并肩地向前走,挥着黑旗,放着音乐。

反種族主義、反白人至上主義遊行-20190820

自由自在魚

一年前的8月20日,UNC一座有種族主義歷史背景的雕像Silent Sam(沉默的山姆)被抗議者集體推倒;一年後的今天,抗議者組織了一場遊行活動,以紀念Silent Sam被推倒一周年,同時表明反種族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的鬥爭遠未結束,且任重而道遠。

游行记忆存档 20210515

颀影

关键词:柏林 巴以 游行;文章类别:流水账

围炉weiluflame

对话Boyi:同志游行在香港 | 围炉 · CityU

围炉weiluflame

Boyi,香港人,泛性恋者。多次参与筹划组织香港同志游行,2017年香港同志游行的筹委成员之一,担任秘书处、宣传组、销售及旗手负责人;与朋友共同创办专门服务于香港女性性小众群体的非盈利组织「女角 Les Corner」;性小众百科类刊物《书入认识性小众》编采工作人员之一。

就緬甸目前的情況,看起來內戰可能性急劇飆升

德州通訊社

最近的消息是民盟(反軍方文官集團)在昂山依然被控制的情況下任命了一個新的臨時副總統(克倫人),並且宣佈建立了個新政府 軍方在得知副總統被任命的情況下對其展開逮捕行動,但其本人不知去向 而克倫軍最近的官方說法是近期有議員政治家進入克倫,加上臨時副總統是克倫人那麼就很可能已經逃亡到克倫軍所在地。

我们该如何看待柏林人去游行

浅表性设计炎

今天在群里看到一个链接,是关于最近在欧洲多地爆发的反对疫情隔离措施的游行。文章说这些游行的欧洲人仿佛活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居然谴责研发疫苗和防疫措施,还提到了很多阴谋论,真够荒谬、反智、无脑。作者开篇先给出了“无脑”的价值判断,然后在这个基础上简化地描述事件,最终得出了确实无脑的结论,也得到了留言评论区的一致认可。

选票 01 | 黑人民权运动中,UCLA教授是否应特殊对待黑人学生的期末考试

shenbolun

九年前,在我还在公司实习的时候,一次和同事坐地铁回家,他看着满车厢推搡吵嚷的乘客,操着东北话说了一句:“这些人都该突突了。”无心插柳的一句话,后来经常浮现在我眼前:到底人有没有资格裁决另一个人?如果真的要清除一些人,标准到底是什么?人作为一个整体到底有什么价值?

谁给你上帝的视角?

近近

天马行空离题杂感一篇。今天给儿子读《西游记》,讲到黑风怪偷锦斓袈裟的一段,提到两个绝对反派的“妖怪”,被打死后现原形,分别是“大白蛇”和“苍狼”。我就在那儿发了一会儿呆。为什么“大白蛇”和“苍狼”是天然的反派?是威胁了人的生命而引起了人的恐惧?

游行的终点在何方?

LostAbaddon

游行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以及游行到底能带来什么,是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从形式上来说,示威游行是一种公民走上街头示威,以表达对特定议题的不满甚至“公民不服从”意愿的集体行为。往大了说,示威游行是公民不服从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向当权者展示了公民对特定议题甚至特定法律条款的不满意甚至不服从。

在“同婚元年”参加台湾同志骄傲游行

朱凯麟

10 月最后一个周末我到了台湾,回来后写了这篇文章,作为一名大陆同志首次参加骄傲游行的记录 游行尾声,坐在凯道终点休息的人。摄影/朱凯麟走过台北第一高的 101 大楼,突然一阵够呛的烟味进到我的鼻子。那是一座燃烧着的香案摆在街口。每逢初二、十六,台湾的工商业者就要以牲礼、金纸拜祭土地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