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9 篇作品累積創作 35394 
黄雪琴

中國#MeToo出首例勝訴,我們距離真正的勝利還有多遠?

7月11日傳來一個好消息,女職工告成都社工界“大佬”劉猛性騷擾案一審勝訴。這是去年#MeToo浪潮中第一個勝訴的案子,也是“性騷擾損害責任糾紛”在去年底寫入民事案由後中國第一個用“性騷擾”案由得到受理並勝訴的案件。

黄雪琴

抵抗暴政,从生活小事开始

昨夜在一素食店里听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的流亡故事,结束的时候有一位香港朋友站出来,说“分享一个很不幸的消息,香港出现了第二位‘梁先生’,借来一分钟,希望大家在这里为她默哀一分钟。” 顾不上默哀,我拿出手机查,第一条信息是一幅漫画:七个人并排着,六个穿黑衣,中间一人身穿黄雨衣,...

黄雪琴

记录我的“反送中”大游行

2019年6月9日,无数的香港人再次走上了街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带着要去发声、参与、见证并记录历史的心态,我也加入了游行的队伍。去到现场先是被人海震撼了,游行的人多得让人难以置信。全城沸腾,老少白衣,并不夸张。主办方民间人权阵线后来宣布有103万人,警方则称最高峰时有24万。

黄雪琴

哪有记者不发声?

媒体记者,服务于被统治者,而非统治者——The Post 日前,我的朋友,我的同行,《新生代》的编辑危志立被消失了。他的妻子,中国“女权五姐妹”之一的郑楚然与律师从广州寻到深圳,从各级警察局问到信访办,都“查无此人”。留在郑楚然脑子里的仍是20日凌晨一点警察围进他们家里的情景,...

黄雪琴

中国Me Too一周年:历程、成绩与限制

黄雪琴:我回访了18位2018年在中国卷起#ME TOO风暴的举报者,试图了解这场运动是如何发生的,她们遭遇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又受到了什么限制。2018年1月1日,北航博士毕业生罗茜茜在微博上用红色的#Me Too做封面,实名发文举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陈小武十几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

黄雪琴

房思琪教我懂得的事:公益圈的性侵

房思琪教我懂得的事:公益圈的性侵 小寒以为林清和她一样,也是雷闯的受害者。林清却揭露了其他公益人士对她的侮辱和伤害。越来越多的公开讲述浮现,转折是像她们一样的公益圈年轻人。撰文/林中客 薛秦 林清(化名)想打一场战争,指控一位活跃的公益人士性骚扰自己。

19
黄雪琴

致中山大学人社院张鹏教授

个人声明 本人黄雪琴,是《她曾以为自己能躲开教授的手》一文的作者。文章中指出中山大学人社院教授张鹏2011年到2017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以及女同事。张鹏日前屏蔽了学生在个人朋友圈和微博发表了声明,说他承认有“严重违反社会公德、家庭美誉行为的”不当行为,自认为有“担当”地接受了处分。

37
黄雪琴

性骚扰的“叫兽”处理了,高校反性骚扰机制仍遥遥无期

10日,经过两天系列疯狂的删文删帖、发布混淆视听信息、开会控制舆情等动作,中山大学总算出来了一个情况通报:对教授张鹏作出停课处理,停止其任教资格,取消其硕士生、博士生指导教师资格,终止与其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聘任合同,并报请主管部门,取消其“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称号。

黄雪琴

中大教授长江学者六年持续性骚扰 五名学子实名举报换来一张“党内处分”

陈静越来越焦虑。她又梦见去上课,楼梯里遇到教授张鹏,转身想跑,对方一把手抓住她,恶毒地问:你为什么举报我?你把我逼急了,我也不让你活…… 在惊恐中醒来,陈静大汗淋漓。早在今年“五四”青年节,她们五个女生给中大纪委发去了举报信,指控张鹏从2011年到2017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和女老师,是田野中名副其实的“叫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