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6768 

谁给你上帝的视角?

近近

天马行空离题杂感一篇。今天给儿子读《西游记》,讲到黑风怪偷锦斓袈裟的一段,提到两个绝对反派的“妖怪”,被打死后现原形,分别是“大白蛇”和“苍狼”。我就在那儿发了一会儿呆。为什么“大白蛇”和“苍狼”是天然的反派?是威胁了人的生命而引起了人的恐惧?

疼痛往事:我与子宫内膜异位症相处的11年

近近

本文首发三明治公众号。“子宫内膜异位症是一个比较常见的疾病,育龄期妇女中患病率达到了3%-5%,而且病人中有1/3的比例不孕。……对于生育期的女性,患有子宫内膜异位症后,我们会建议她尽早怀孕,这样可以让卵巢休息一年左右。” 假如你在网上搜寻“子宫内膜异位症”的消息,往往会看到以...

1

那热闹寂寞如风

近近

离开哥伦布五年了。哥伦布是我很喜欢的城市,尽管那座小城也给我前所未有的孤独,但在回忆之中,那孤独也是暖色调的。那是座安静的小城,但也有沸腾的时候。忘不了它平日的宁静如水,更忘不了它沸腾时红红火火的热闹。每当我从窗外欢悦的黑人舞曲中醒来,鼻子里又钻入一阵烤肉香,我便知道,这个城市的足球赛季到来了。

美国尔湾:隔绝病毒也在隔绝人心(首发三明治公众号)

近近

一例”新冠“确诊之后 写在前面: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有一种彷徨,又有一种羞耻感。彷徨是每天早上醒来,看到的死亡数字飙升;在国内的父亲肝癌需复诊,却挂不上一个四月之前的号——无论是公众亦或私人层面,我都无能为力。羞耻感来自于我安逸的生活,仿佛活在一个可以自由出门呼吸新鲜空气的地方,也是一种背叛。

疫情杂感

近近

2020魔幻开篇,还有多少人在“”感动中国“”。面对生存的威胁,自由的丧失,隐私的互揭,仍然感动得热泪盈眶,要说“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中国老百姓要有多善良,才可以如此卑微,如此低贱,如此受到重创仍然相信一个本应受到监督、却往往不但没有监督却往往指鹿为马却往往披上皇帝的新衣的“暴力统治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