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學寫作小組
Matty
主理
27 人追蹤
26 篇作品

人類學編輯答客問|出版不只是記錄,更要能引發讀者共鳴

Matty

在上一集的「編輯做客・線上問答:人類學成了出版顯學?我也可以出版田野筆記嗎?」線上問答,Matty 請來左岸出版編輯孫德齡 @DLsun,並邀請馬特市作者提出對人類學以及出版的相關問題,最後收到將近 20 個提問。其中,作者們最關心的問題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如何定義什麼叫做「好的」「人類學作品」?

編輯做客・線上問答:人類學成了出版顯學?我也可以出版田野筆記嗎?

Matty

無處不田野——這是人類學研究者愛說的話。推而廣之,這裡的「田野」,早已不再是人類學或質性社會學的研究專利,不只是去異文化沉浸式生活調研幾年寫的古典民族誌,而是一種認識世界、迎向他者的目標、視角與方法,許多學科都可以用這個視角,去開展自己的「田野」工作。

然後又等待下一個Bulan Ramadan(齋戒月)

江婉琦

開齋節戴著頭巾的台灣阿嬤六月,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晚上走在路上汗水黏膩的時節,某天學校課堂上談了宗教人類學,下課後的我跑到日落後的台北清真寺,再到大白天的台北車站、基隆碼頭邊和大安森林公園,體驗一年一度穆斯林朋友的大日子:Bulan Ramadan dan Idul Fitri(齋戒月與開齋節)。

Matters 的人類學作者,都在挖掘哪些有趣深刻的田野故事?

Matty

馬特市作者們擅長的主題寫作各不相同,今天為大家介紹人類學領域的作者,他們長時間投入田野,挖掘有趣深刻的故事,用文字帶領讀者探索廣闊的世界。Matty 把這些作者介紹給大家,如果有遺漏歡迎補充,喜歡讀田野故事的讀者可以在評論區留言(催更)喔❤️作者 @廖珮岑當蒙古北方的人哼起台...

黄奕 | 时间与主体:田野写作的两个关键问题

iago

授权转载 原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kpbGBIWS5fhHx2MZQ6cHxw黄奕 时间与主体:田野写作的两个关键问题2020年1月19日 编辑/插图绘画:iago 在这一年的实践中,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艺术实践,我越来越发现只有主体间性,而...

来自“反人类学家”的挑战(莫利斯·布洛克《人类学与认知挑战》)

周雨霏

第一篇帖子,不知道应该写什么…只好先粘贴一篇对我近期翻译的一本书的介绍。请多指教!(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商务印书馆学术中心)集体记忆是不存在的。变化没什么了不起,世界一直在变。真正有意思的是什么没变。人类学家不该那么关注仪式。外来肥皂剧对本土文化的侵蚀没那么严重。最好人类学系全都在未来消失。我一点都不会伤心。……这些看似违背了社会文化人类学“核心”理念的言论,其实正出自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一位...

「人類學」如何成為關鍵字?真的有這麼人多在乎人類學嗎?

宋世祥

重點:出版市場上「人類學」近年來成為關鍵字,也反映了人類學的價值逐漸被社會所看重。粗成這股趨勢發展的力量在作者看來有「設計思考的熱潮:實用人類學成為業界所需」、「學運之後青年世代對於多元視角與意義詮釋的追求」、「青壯世代學者們的努力」、「新一代人類學書寫者的耕耘」、「科技發展下人們重新尋找「人存在的意義」」3....

在自己的國家離鄉背井-BPO雇員採訪筆記

Yun

(現在的匯率:53披索=1美元)這一天的我是跟屁蟲,隨著BIEN(BPO Industry Employees Network,產業流程雇員網絡)的成員去訪問一間位於馬卡蒂的BPO公司的女性職員。桌上有幾大張卡紙,上面貼了黃色紙條,區分出...

永遠的流浪歌者──鄭功山

Baikal

台灣有李泰祥,有校園民歌成為四、五年級的美好回憶;越南有鄭功山(Trịnh Công Sơn),他的音樂,在戰火激烈的歲月裡,撫慰著無數流離無依的靈魂。鄭功山(1939-2001),越南情歌之父、反戰音樂家、永遠的流浪歌者、吟遊詩人,從1958年發表第一首情歌〈淚濕了的睫毛〉(Ư...

「十個救火的少年」:香港反修例運動中的恐懼與自由

關係者二號

*原刊於2020年二月份出版《人類學視界》第二十六期「原來人生是像一片薄如蟬翼的玻璃那麼脆弱。」這幾個月來讀著香港的新聞,我常常這麼想。香港從2019年六月以來發生的事,對我而言似乎定格在一些難以抹滅的畫面。在這篇文章中,我想記述一下六月份的幾個畫面,還有一些之後的想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