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1 篇作品累積創作 37500 
Fishear

法國年輕人對中國的提問

九月開學,利用工作之便,我採訪了9名法國大學三年級的年輕人。他們都是20歲左右,有中文学习经历,最少学过兩年,最多則學過九年。我向他們提出兩個問題,並将他們的回答記錄於此,也許可以由此管窥法國的中國知識的教育,以及法國年輕人對中國的看法,理解和想像。

Fishear

(#愛情城堡) 傘

Image par zhugher de Pixabay這是六年前我寫過的一篇小小說。一直存放著,第一次帶到這裡。故事里的時間是虛構的,可事情幾乎是真的。一把小小的傘,幾代人的眼淚,永遠也說不出口的愛情。

Fishear

人類學田野故事(4) 不怕鬼的陶爺

最近忙到飛起,好久沒有更新, 而matters 又有了各種新變化,還開發了新的標籤功能。一日不見,如傻三年,為防止大腦癡呆,趕緊更新一篇試試手,於是就把之前我的所有人類學田野故事匯集於此標籤下,歡迎大家關注:) #Fis...

Fishear

(讓愛發電計畫提案)海外華校的故事:應試洗腦機的跨境生產?

我計劃的創作是關於一個海外華校的故事。這個提案的題目並不是它最終的定稿。先說一說這份醞釀中寫作計劃的緣起吧。前一陣子,在《海外中文課堂上的小小戰狼》一文中,我提到了自己曾在海外華校教中文的一段經歷。

Fishear

(言起教育) 理科噩夢

不考數學這麼多年了,可每到生活中的焦慮時刻,我總會夢見自己考數學。試卷發下來,一道道題目看下去,居然沒一道會的,有時還會夢見自己算錯了小數點,而且是在考試結束的那一刻發現的,於是掙扎著,哭喊著,渾身冷汗地從夢裏醒來,恍惚悵然好一陣子。

Fishear

海外中文課堂上的“小小戰狼”

最近因為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移民又成為緊迫的話題。很多人移民的初衷便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再接受中共強加的洗腦教育。本人曾經誤打誤撞在海外華校教過幾年中文,接觸過一些中國移民和移民家庭,也了解過中共支持下華校的運作流程。

Fishear

人類學田野故事(3) “我不是炎黃子孫”

從我到青海見到羊博士起,他就把給我介紹藏族或土族的男朋友作為了一項神聖的文化使命放在了心上。大概物色了一年多時間,終於決定把他離婚帶小孩的藏族親弟弟介紹給我。他的這一提議自然遭到身為他同事的,我的藏族學姐的激烈反對,於是他憤憤不平地和學姐慪了好幾天氣。

Fishear

法國疫情亂畫記 4 開著法拉利送西瓜🍉?

法國封城第五週,郊區人漸漸待不住了,街上蹓躂的越來越多,平時不叫的狗也叫得越來越兇,就連貓晚上也放了出來,憋足了勁兒打架。待在家裡,什麼能夠排解抑鬱呢?最簡單的就是吃好吃的。吃什麼呢?

Fishear

封城第四週,蝸牛Covid之死

封城一個月了。這週週四出了趟門,進入公園,手里掌著兩片青菜葉包裹成的綠色盒子,裡面裝著我的蝸牛Covid。(Covid的故事🔗) 這是一個月以來,第一次正午出門。家旁邊的公園安靜極了,沒有人,土路被四月明麗的陽光照射...

Fishear

封城第三週,養了隻蝸牛,命名Covid

封城第三週,戴著口罩,懷著末日搶購的心情去了躺超市。排队三十多分鐘,進門直奔綠色蔬菜區域,幸运发现了来自西班牙的小青菜。洗菜时,突然看到一隻小蝸牛藏在葉片中間。不期而至的小生命令我一陣驚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