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6660 
廖珮岑

科奇科爾 (Kochkor)奇遇——十一月的頌湖 (Song-Kul)

這是一個關於十一月仍然跑去吉爾吉斯高山湖泊—頌湖(Song-Kul)的故事。「你不會緊張嗎?」 眼前的黃土斜坡右側是一片薄冰,左側是一個可以卡半個輪胎的凹洞,我們乘坐的手排韓國小轎車的後方是一個深谷,在這個之字型轉彎的上...

廖珮岑

中亞伊斯蘭教如何練成? — 蘇菲派導師與帖木兒式建築

突厥、騰格里與蘇菲伊斯蘭教 (終)「如果你沒有時間也沒有錢可以去麥加朝聖,你可以來突厥斯坦朝聖三次,這樣就跟去麥加朝聖一次一樣喔。」D站在人來人往的亞薩維陵墓庭園正中間,抬頭望著陵墓。

廖珮岑

騰格里信仰與伊斯蘭教的融合—阿爾斯坦巴巴(Arystan Baba)陵墓

突厥、騰格里與蘇菲伊斯蘭教 (2)車子一個轉彎駛離主要道路,路邊的英文指標寫著:Otrar。奧特拉(Otrar)是中亞地區重要河流錫爾河流經的綠洲城市,是古代絲綢之路其中一個站點,如今已經沒落。

廖珮岑

[讓愛發電計畫] 遊牧過渡帶 Inner Asia Travel — 蒙古中亞故事集

關於我森林系畢業,研究遷徙猛禽,喜歡賞鳥、旅行、攝影。原本為了追逐世界各地的鳥類而開啟出國賞鳥的計畫,在過程中發現除了追尋當地的生物,也慢慢喜歡這些人與生物環境互動的地方故事。比起蜻蜓點水的速食觀光,更著迷於長駐當地,與當地人同吃同住的旅行方式。

廖珮岑

距離烏蘭巴托30小時—蒙古的長途客運

「safe traffic!(祝你搭車平安)」腦中響起為我送行的哈薩克族朋友最後一句英文,他微微上揚的嘴角,還有那輕鬆看待生命的語氣。這不是我第一次搭蒙古長程客運,上次是15個小時的車程,只記得那次就是一直睡,睡到腰酸背...

廖珮岑

泛靈與一神的過渡帶 — 遊牧民族與他們的騰格里信仰(Tengrism)

突厥、騰格里與蘇菲伊斯蘭教(1)「聽過Tengri嗎?」D問我。耳邊響起一個熟悉的英文詞彙,但是我想不起來與其對應的中文翻譯,我慣性地打開手機想要上網Google,卻發現一點訊號也沒有。

廖珮岑

森林的口香糖、藍莓與松子 — 蒙古北方的飲食文化

「你現在來是最好的季節,沒有八月熱,也沒有十月冷。」記得這是我出發前連絡信裡的最後一句話。生為亞熱帶國家的我跟蒙古人所感受的天氣果然不一樣。我穿著傳統蒙古袍,把自己包得跟球一樣,Б 穿著輕薄長袖將行李下馬,「這裡晚上會冷喔!

廖珮岑

當蒙古北方的人哼起台灣原住民的歌

「他們說想聽聽台灣的音樂。」Б 一邊開著車一邊把現正播放的蒙古音樂關掉。我別過頭去,後座有 4 個人,Б 的朋友、弟弟、親戚和親戚的朋友。只見他們全都笑著對我點頭。這天我乘坐上從蒙古最北邊的小鎮 Tsagaannuur 前往城市木倫(Moron)的私家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