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藝美學
紅日記RB
maintainer
1 Followers
49 Articles

「結婚」中譯、養生RB、紅日記RB的相簿、紅日記RB看天下

紅日記RB

*閱讀日本小說「結婚」中譯連載,請上網搜尋「日本文藝美學」 或至 https://streamtopic.pixnet.net/20868/highlight *閱覽「養生RB邦邦」篇章(隨時補充),請至網路上搜尋「養生RB邦邦」 或前往 https://streamtopic....

日本小說「結婚」、養生RB、紅日記RB的相簿

紅日記RB

*閱讀日本小說「結婚」中譯連載請上網搜尋「日本文藝美學」 或至 https://streamtopic.pixnet.net/20868/highlight *閱覽「養生RB邦邦」篇章(隨時補充),請上網搜尋「養生RB邦邦」 或前往 https://streamtopic.pix...

「結婚」中譯連載 最後一章 結婚進行曲(五)

紅日記RB

婚禮結束後,新郎、新娘雙雙換上出遊的西裝和洋裝。在親友的簇擁下,來到一樓的大廳。兩人已經完婚的信物,是美知子手裡拿著的捧花,和胸前別著的蘭花。「憲吉,」 美知子的母親以手巾拭淚,說: 「我任性的女兒就有勞你照顧了。」 「我會好好呵護她的。

「結婚」中譯連載 最後一章 結婚進行曲(四)

紅日記RB

「新郎楠憲吉先生,誠如剛才花木先生所介紹的,一橋大學畢業,服務於東伸工業,是個前途大好的秀才。」 在介紹人致辭之後,司儀豬木又邀請幾位貴賓發表形式上的簡短演講。每個人從座席起立,都說憲吉是「前途無量的秀才」。新郎憲吉一想到剛剛豬木所說的話,不禁噗嗤笑出來。

Back to All

「結婚」中譯連載 最後一章 結婚進行曲(三)

紅日記RB

豬木宣布宴會廳已經準備就緒,貴賓室的客人便魚貫往外移動到走廊。他們離去之後,各個桌上散置著丟滿煙頭的煙灰缸和飲料杯。有人遺失了一把扇子在沙發上。田中惠子(第一章)在其他同學離開之後,依然獨自一人坐在椅子上,呆望著那把扇子。(美知子終於結婚了) 自己和勝男三年前成婚,我...

「結婚」中譯連載 最後一章 結婚進行曲(二)

紅日記RB

貴賓室煙味瀰漫,擠滿了等待開席的賓客。年長者規矩的穿著燕尾服,年輕人就不穿那種土裡土氣的禮服,他們身穿藍紫色或深藍色的上下裝套服,巧妙的搭配純白色的衣領;而穿梭其間的,是美知子那群宛若清晨華美高貴花兒般的女性朋友。接待處坐著兩個年輕學生和筆直站立一旁的田村樹生(第五章)。

「結婚」中譯連載 最後一章 結婚進行曲(一)

紅日記RB

下午五點,丸之內的一個會館前計程車、轎車頻繁停靠。下車的人們一一跟招待員確認楠扇聯姻的婚禮是否在五樓舉行。豬木光夫是憲吉的好友,今天負責聯絡及擔任司儀的工作。由於楠家的親戚,幾個年輕學生負責收禮,他就專注於和飯店聯繫、安排宴會桌席,並整理如雪片飛來的祝賀電報。

「結婚」中譯連載 第九章 黃昏的訪客(三)

紅日記RB

「洗澡水已經準備好了。」 「好啦!不要吵!」 聲音之尖銳,連夫人自己也嚇了一跳。女傭不曾聽過江崎夫人這樣講話,受了驚嚇,慌忙由餐廳回到廚房。良平還沒回來。客廳的茶几上擺著他常抽的舶來菸草。夫人忐忑不安的拿起菸盒。(難道他跟這個女的......) 簡直無法想像!

「結婚」中譯連載 第九章 黃昏的訪客(二)

紅日記RB

(好眼熟,在哪兒見過呢?) 諮詢室的門開啟,走進一個嬌小的女子,夫人忽然這樣想。或許是因為室內光線變得黯淡,她的臉色看起來不大健康。年紀約是二十七、八歲,穿著暗色套裝,酷似小學老師。由於夫人在諮詢室閱人無數,一眼大致就能看穿對方是人妻、未婚、從事什麼行業;可是,總覺得很難洞察這個女人。

「結婚」中譯連載 第九章 黃昏的訪客(一)

紅日記RB

「可是呢,有這種遭遇的主婦不只是妳一個哦。到我這裡來講類似煩惱的人很多。」 東京青山高樹町一個女性問題諮詢中心裡,江崎靜江夫人笑著對一個中年婦女說道。午後的斜陽餘暉從窗子照射進來,在牆上留下陰影。室內裝飾著拉斐爾「聖母與聖子」的廉價複製畫。

「結婚」中譯連載 第八章 妻子的旅行(四)

紅日記RB

雖然才下午三點左右,這家餐廳裡的光線卻異常幽黯。昏暗之中,每張木桌上都點燃蠟燭。熒熒火焰陰影之下來客還不多,他們的身影映照在山間小屋般,圓形樹幹羅列的牆面上。惠美子從沒來過這種怪異的場所。「這裡不是酒館嗎?」 「不是,是餐廳哦。

「結婚」中譯連載 第八章 妻子的旅行(三)

紅日記RB

惠美子不想和不認識的年輕男子同車。可是身穿褐色襯衫的青年已經打開停在門口的老爺車車門。車子是陳舊的達特產小型車,車門外還用白漆畫上骷髏。惠美子想到這種車子跑在路上肯定會引人側目,不禁有些懊惱。「不好意思,規子叫你開車送我這個歐巴桑。」 惠美子不曉得該說些什麼,只好重複剛才的話語。

日本小說「結婚」中譯連載 第八章 妻子的旅行(二)

紅日記RB

「就是這樣,我從早上就有氣難消。手支著下巴,左思右想,突然想起妳,所以過來找妳。」 午後,惠美子來到學生時代的朋友立石規子昏暗的工作室向她訴苦。所謂的工作室,也不過是約十個榻榻米大小,鋪著木板的房間,散亂擺著油畫工具和畫布,正中央並排兩張破舊沙發。

「結婚」中譯連載 第八章 妻子的旅行(一)

紅日記RB

「妳給我滾出去!」「甚麼要我走,你才該滾蛋!」 跟往常一樣,吵架之後,丈夫敬三說:「好!今天下班,我就不回來了!」 接著把門一摔,揚長而去。天空烏雲密布,像要下雨。平常,細心的惠美子看到這種天氣,就會勸丈夫攜帶雨具;今天因為賭氣,結果甚麼話也沒說。

「結婚」中譯連載 第七章 她是賢妻嗎?之二(五)

紅日記RB

就如妳在書信上不斷提到的,為了鞏固夫妻關係,而建立共同的生活目標,於是向我提出一些方案。例如:首先,計畫蓋一間客房,為了這個目的,夫婦兩人協力擬定方針,儲蓄、尋找工人。從妳的角度來看,這樣便能增進夫婦的團結、改善生活。關於這一點,我對於老婆--妳的善意是不加懷疑的;可是,想...

「結婚」中譯連載 第七章 她是賢妻嗎?之二(四)

紅日記RB

我這麼說,就妳的立場也有很多不平跟不滿吧!可是呢,且聽我道來。仔細推敲,這種兩人間的拌嘴,其實是妳我婚姻觀不同所導致。妳給表妹美知子的信件裡,強調夫婦是共同生活的一對男女。夫妻之間的愛情,根據妳的想法,是兩人在家庭方面、社會方面一步步前進、聯結而產生。

「結婚」中譯連載 第七章 她是賢妻嗎?之二(三)

紅日記RB

我說過:「我變得不敢在妳面前表現散漫、伸展手足。」這當然不可照字面的意思來解釋。所謂丈夫,並非只要求妻子作為共同生活的對象。在妳寫的信件裡面不斷的提到婚姻生活就是共同生活,我絕不認為僅只是如此。男人有時候(不,是常常)要求妻子兼具母性,能夠包容丈夫無法顯露於社會的弱點和邋遢。

「結婚」中譯連載 第七章 她是賢妻嗎?之二(二)

紅日記RB

所謂賢妻,到底有什麼特質呢?對於妳最近的作為,我腦海中猛然浮現這個疑問。賢妻是隨著嫁給了什麼樣的丈夫,而有不同的定義吧!然而,根據先進女性的想法,所謂的賢妻是準備餐點的時候,計算卡路里;從孩童的繪畫當中查看色彩感覺,深入了解他的心理;生活一一規劃,全都依照學理實施,並督促丈夫出人頭地。

「結婚」中譯連載 第七章 她是賢妻嗎?之二(一)

紅日記RB

以下是昨天的事情。很罕見的,我提早從公司回家。看到妳和幫傭正在準備晚餐,我抽著香煙,去客廳看電視。因為時間還早,每家電視台都播放兒童節目,我起身去關電視的時候,發現電視機上面有一封信。原本我不會偷看妳寫的,或別人寄給妳的信件。所以在這裡事先聲明一下,完全是因為當時我瞄到信紙上面出現好幾次我的名字。

「結婚」中譯連載 第六章 她是賢妻嗎?之一(三)

紅日記RB

聽我這麼說,小美知妳必定會想: 「這種事情我怎麼會不知道」。即使我沒有講這些無聊的話,小美知,妳一定正從各個角度觀察憲吉先生吧!那麼,我就無法站在前輩的立場寫這封信了。請再忍耐一下,繼續看下去哦。出乎意料的,我發現在訂婚之後,就把對方當作「一輩子共同生活的對象」來看待,好像...

「結婚」中譯連載 第六章 她是賢妻嗎?之一(二)

紅日記RB

首先,我想寫的是妳和你的未婚夫將共度一生。妳一定會覺得奇怪,不知為何我要特別強調這種理所當然的事。請姑且耐心的聽我道來。我和信明訂婚之後,不用說,也跟一般人抱持相同的想法,認為所謂結婚就是兩個人共同生活一輩子;與其說是認為,不如說是想當然爾。

「結婚」中譯連載 第六章 她是賢妻嗎?之一(一)

紅日記RB

小美知子: 隔了一年,我昨天在豪德寺的茶會遇到了你媽媽。很高興得知妳的喜訊,起初我很訝異,以為妳還小;但是,立刻打從心底裡祝福妳,而寫了這封信。如果跟人家說妳是我的小表妹,可能有點不貼切;我認為比起其他的表姊妹,妳像是我真正的妹妹,大概是因為我們兩個上同一所小學的緣故吧!

「結婚」中譯連載 第五章 夫妻間的利害關係(四)

紅日記RB

許多中年男性認為夫婦之間就是施與受的關係,丈夫養老婆,老婆就應該完全配合他。田村的婚姻觀也不出這種夫婦間的損益關係。丈夫扶養妻子,相對的,妻子要負責家事和照顧先生。此種方式堆疊出的共同生活並談不上夫婦間的情愛,關於這一點,田村想法含混籠統。

「結婚」中譯連載 第五章 夫妻間的利害關係(三)

紅日記RB

兩星期過後,得知里子患上了白血病 。教學醫院的年輕醫生只叫陪同看病的田村進去診療室。「我沒有跟你太太明講,老實說,很可能是白血病......」 「白血病?」 田村不曉得這是什麼樣的疾病。年輕醫師看著他詫異的表情, 「那我就直截了當的跟你說吧......等於...

「結婚」中譯連載 第五章 夫妻間的利害關係(二)

紅日記RB

結婚後,田村和里子在八個榻榻米大的公寓裡組成一個新的家庭。里子無法適應新生活、新環境。她總是避開走廊上或公用廚房裡的女性鄰居,田村看在眼裡只是嫌惡。「何必那麼畏畏縮縮!」 他不高興的嘟嘟嚷嚷。「我還不大會說東京話嘛!」 里子就會這樣辯解。

「結婚」中譯連載 第五章 夫妻間的利害關係(一)

紅日記RB

田村和親戚乘坐的前後兩輛車,從火葬場駛出之時已接近黃昏。冬日微弱的夕照正由街道兩旁農家的藁木屋頂上,和銀白的樹叢間褪去。妻子的骨灰罈用白布包裹,在田村的膝腿上晃動著。他意識到老婆雖已不在人世,冬天日暮、黃昏夜晚依舊來臨,讓他有些難以置信。

「結婚」中譯連載 第四章 男人之心(五)

紅日記RB

這已是八年前的往事了。有村今天偶然在百貨公司發現那款令人感懷的音樂盒,讓他憶想起當日午後所發生的種種,而買了下來。(倘若彼時音樂盒未響......) 他腦海裡浮現妻子出院返家的情景。當晚,闔家總算再度團圓餐敘,慶祝女主人痊癒。

「結婚」中譯連載 第四章 男人之心(四)

紅日記RB

他無法理解為何酒店的媽媽桑會這樣邀約自己,說不定是希望他以後成為店裡的常客。可是銀座的女人對於公司部長級職員收入的多寡是一清二楚的。(她是在揶揄我嗎?) 不過,如果是在戲弄我,當時她的表情可是很認真的。有村結婚以來--不,甚至結婚之前,也基本上沒有不忠的紀錄。

「結婚」中譯連載 第四章 男人之心(三)

紅日記RB

「爸爸,音樂盒有問題。」 隔天清早,有村在年老岳母和佣人的張羅下,整裝準備出門上班的時候,兒子泰一郎手插在毛衣口袋裡,這麼跟他說。「怎麼了?」 有村邊繫著新的領帶,問他。泰一郎怯怯的說: 「爸爸,你昨天買給我的音樂盒聲音怪怪的。

「結婚」中譯連載 第四章 男人之心(二)

紅日記RB

部長抽著煙,一邊凝視著音樂盒。音樂盒的曲子如同流水,逐漸浸潤隱藏在心靈深處的傷痕。(飄雪的夜晚......)他反覆的默念著歌詞。(讓人開心的壁爐) 於是,這首令人感傷的童謠緩緩的將他帶回八年前。當日像今天一樣,烏雲密布、寒風徹骨。